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看出清淨心

 
 
 

日志

 
 

最伟大的洞见(《与神对话》精华摘录)   

2011-01-07 09:15:57|  分类: 开卷无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如何爱自己?

>>> 如何学会信任?

>>> 真爱;错爱

 

 

 

“脱离你的思想,将你的思想留在身后,而挪入纯粹的存在。”

 

 

 

以下摘自《与神对话》第四部:与神为友[4-9

 

尼尔:

       在我与你的对话之间,我学到我的关系是神圣的。它们是人生最重要的面向,因为,我是经由关系来表达及经验我是谁,以及我选择做谁的。


神:

       并且不只是你与其他人的关系,还有你与每个地方的每样东西的关系。你与生命的关系,以及生命的所有元素的关系。你与金钱、爱、性及神——人类经验的四基石——的关系,你与树木、植物、动物、鸟、风、空气、天空及海洋的关系。你与自然的关系,以及你与我的关系。

 

尼尔:
       我与每样东西的关系决定我是谁和是什么。你告诉过我,关系是片圣地。因为,缺乏了与别的什么东西的关系,我就无法创造、认识和体验有关我自己所决定的任何事。或者,如你的说法,缺少了我不是的东西,我是的东西……就不是了。

 

神:
       我的朋友,你学得很好。你在变为一位信使了。

 

尼尔:
       然而当我试图向别人解释这点时,他们有时候会被搞糊涂。这观念并不总是很容易转译的。

 

神:

       那就试试看用“白色的比喻”。

 

尼尔:
       对,那立刻有助于我。

 

神:
       想像你是在一间白色房屋里,有白墙、白地板、白天花板,没有角落。想像你被某些看不见的力量悬吊在这空间里。你在半空中摆荡。你无法触及任何东西,无法听见任何东西,你看见的一切只是白色,你想这样你会“存在”于你自己的经验里多久?

 

尼尔:
       不太久。我会存在那儿,但我不会知道有关自己的任何事。很快的,我就会发疯了(go out of my mind)。

 

神:
       事实上,那正是你会做的事。你真的会离开你的头脑。你的头脑被分派要担当的任务是整理所有进来资讯的意义。而如果没有任何资讯进来,你的头脑便无事可做。
       立刻的,你离开头脑的那一瞬间,你便停止存在于你自己的经验里。就是说,你对自己不再知道任何特定的事。
       你是大?是小?你无法知道,因为没有外在于你的东西可以拿来与你自己比较。
       你是善吗?是恶吗?你无法知道。你究竟在不在这儿?你无法知道,因为这没有东西。
       你无法知道有关你自己在自己经验里的任何事。你可以尽量去将之概念化,但你却无法经验它。
       然后有些事发生,以改变所有这一切。在墙上出现了一个小小的点。就好像曾有人带着一支墨水笔前来,挤出了一小滴墨水。没人知道那个点实际上是如何跑到那儿的,但没有关系,因为那个点救了你。
       现在,有别处的东西在了。有你,有墙上的点。突然之间,你又能做些决定了。你又能有些经验了。那点是在那边。那意味着你必然有这边。那个点比你小。你比它大。你又再度开始界定你自己——相对于墙上之点。
       你与那个点的关系变得神圣了,因为它给回了你对自己的一个感受。
       现在一只小猫出现在房间里。你不知道是谁这样做的,是谁在引发所有这一切,但你心怀感激,因为现在你可以做更多些的决定了。小猫显得比较柔软,但你显得比较聪明(至少,部分的时间);它比较敏捷,你比较强壮。
       更多的东西开始出现在房间里,而你开始扩张你对自己的定义。然后你觉醒了。只有别的什么东西在场时,你才能知道你自己。这别的什么东西是你所不是的东西。故此:当你不是的东西缺席时,你是的东西……就不是了。
       你记起了一个巨大的真理,而你发誓永远再也不忘记它。你张开双臂欢迎每个人、地与物。你什么都不拒斥,因为你现在明白了,所有出现在你生命中的东西都是个祝福,送给你一个更大的机会去界定你是谁,并且认识你自己为那个

 

尼尔:
       但是,如果我单独被放在那白房间里,我的头脑难道不会想出到底发生了什么吗?它难道不会说“嘿,我是在一间白房间里,事实不过如此。放松去享受它”?

 

神:
       当然,一开始会。但很快的,在缺乏任何进来的资讯之下,它不会知道该怎么想。终究,那白色、那空洞、那空无、那孤单会影响它。
你知道在你自己的世界里所曾发明出来的一个最厉害的惩罚是什么吗?

 

尼尔:
       单独拘禁。

 

神:
       一点都没错。你无法忍受长期的单独一人。

 

尼尔:
       在不人道的监狱中的单人牢房里,甚至没有灯光。门是关着的,你是在绝对的黑暗中。没东西读,没事可做,根本没有任何别的。

 

神:
       既然思考就是创造,你就会停止创造你的实相,因为你的头脑必须有资料以便创造,你称你头脑的创造为结论,而当它无法达到任何结论时,你会离开它——你会“发疯”。
       然而,离开你的头脑并不永远是坏事。在你所有伟大洞见的时刻,你都是那样做的。

 

尼尔:
       呃,请再说一遍?

 

神:
       你不会以为洞见是来自你的头脑吧?

 

尼尔:
       唔,我一向以为……

 

神:
       那就是了,那就是问题所在!你一向以为。试试看偶尔不去想!试试看只是存在。
       当你只是与一个问题“同在”而不是继续思考它时,最伟大的洞见才来到。那是因为思考是个创造的过程,而存在是个觉察的状态

 

尼尔:
       我不大明白。请让我更了解一些。我以为不思考才是问题所在,在白房间里的家伙发疯了。

 

神:

       我没说他发疯了,是你说的。我说他离开了他的经验。他停止创造他的实相。因为他没有资料。
       但是,如果他停止创造他的实相有相当一段时间了,那又是另一回事。可是如果他只这样做一下子?只一个短短的时间?这样一种“暂停”,是会帮助他或伤害他?

 

尼尔:
       这是个有意思的问题。

 

神:
      思、言、行是创造的三个层次,是吗?

 

尼尔:
       是的。

 

神:
       当你在思考,你就是在创造。每个思维都是个创造。

 

尼尔:
       没错。

 

神:
       所以,当你在思考一个问题时,你是在试图创造一个解答。

 

尼尔:
       一点都没错。那有什么不对?

 

神:
       因为你或许可以试图创造一个解答,或者你也可能只是变得察觉到已经被创造出来的解答。

 

尼尔:
       再说一遍!为了我们一些较迟钝的人,你能否再说一次?

 

神:
       你们都不迟钝!但你们有些人在用一种非常慢的创造方法。你试图用思考来创造。如我们显示过的,这能办到。但现在我再告诉你一些新东西。思考是最缓慢的创造方法
       记住,你的头脑有资料来创造。而你的存在根本不需要资料。那是因为资料是幻想。它是你们所假造出来的东西,而不是本在的东西。
试着由本在的东西而非由幻想创造。从一种存在的状态而非由一种头脑的状态创造。

 

尼尔:
       我在试着继续聆听,去了解它,但我想我跟不上了。你走得太快了。

 

神:
       借由思考,你无法很快的找到答案——任何答案。你必须脱离你的思想,将你的思想留在身后,而挪入纯粹的存在。你难道没听过真正了不起的创造者,真正了不起的问题解决者,当你在给他们一个问题时,他们会说:“唔……让我跟它在一起一会儿……?”

 

尼尔:
       当然有罗。

 

神:
       那么,这就是他们所说的了。而你也可以做同样的事。你也可以是个伟大的问题解决者。但如果你想像你可借由思考它而去解谜的话,那就行了通了。不行!做个天才,你必须离开你的头脑!
       天才并非创造答案的人,而是发现答案已然在那儿的人。一个天才并不创造答案,是发现答案
       这并不真的是发现(discovery),却是寻回(recovery)!天才并没发现任何东西,只不过是寻回失去的。它“曾经失落,但如今被寻回”。【译注:著名圣歌“奇异恩典”(Amaging Grace)中的句子。】天才是记起了你们所有人都忘怀了的东西的那个人。
       而你们大多数人却忘了的一件事,就是所有一切都存在于现在这永恒的一刻。所有的解决之道、所有的答案、所有的经验、所有的了解。事实是,你们不需要创造任何东西。你们所需要的,只是觉知你们希望和寻求的每样事物都已然被创造了。
       这是你们大多数人都已遗忘了的事。那就是我为何会派人来提醒你们说:“甚至在你们提出问题前,你们已被答复了。”
       如果事情不是如此,我不会告诉你这些事。然而,你无法借由思考所有这些事而挪到一种觉知的状态。你无法“思考觉知”,你只能“就是觉知”。
       觉知是一种存在状态。所以,如果你对人生中的某些事困惑或不明白,你必须不在意。而当你有难题,别去思虑它。当你被消极、负面力量及负面情绪包围时,什么都别在意。【译注:此数句都用到不在意(not mind)】
       当你“在意(mind)”它,你就是服从它!明白了吗?你被它控制,因为你在意它。别像孩童一样,他们总是太在意父母。脱离你的头脑。
       记得,你是一个存在的人(human being),而非一个在意的人(human minding)。所以,挪入存在吧!

 

尼尔:
       那是什么意思?我不明白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神:
       你现在是在什么状态?(What are you being right now?)

 

尼尔:
       激动。因为你这胡言乱语让我有听没有懂,所以我很激动。

 

神:
       啊,所以你的确知道你是在什么状态!

 

尼尔:
       不,那是我的感受(feeling)。我觉得激动。

 

神:
       那是你的状态。你的感受就是你的状态。我不是告诉你感受是灵魂的语言吗?

 

尼尔:
       嗯,是有,但我并不是这样了解它的。

 

神:
       很好。所以现在你是在比较了解的状态了。

 

尼尔:
       是的,一点点。

 

神:
       你听见我说什么吗?

 

尼尔:
       什么?

 

神:
       我说,现在你“是在(being)”比较了解的“状态”了。

 

尼尔:
       你在试图跟我说什么啊?

 

神:
       我是在说,在现在的每一个“当下”,你都在“是”什么。而你的感受是什么正精确的告诉你你是在什么状态。你的感受从不说谎。它们不知如何说谎。它们精确的告诉你在任何一刻你是什么。而你能简单的借由改变你是怎么样的状态,来改变你的感受如何

 

尼尔:
       我能吗?我该怎么办呢?

 

神:
       你可以选择“在(be)”一种不同的状态!

 

尼尔:
       那看起来不太可能。我感觉怎么样就是我感觉怎么样。我无法控制它呀!

 

神:
       你感觉怎么样是对你是怎么样的一个反应。而这个你能控制。那就是我在这儿要告诉你的。
       “是”(beingness)是你将自己放在其中的状态,它并不是反应。“感觉”则是个反应,但“是”并不是。你的感觉是你对你是什么的反应,但你的“是”并非对任何东西的反应。它是个选择。

 

尼尔:
       我在选择是我所是的。

 

神:
       你是的,没错。

 

尼尔:
       为什么我并没觉察那点呢?我似乎并不觉察到那个。

 

神:
       大多数人都没有。因为大多数人已忘记他们正在创造他们自己的实相。但是你已忘记了你在那样做并不表示你没有那样做。它是指你根本不知道你在做什么而已。

 

尼尔:
       “父啊,宽恕他们,因为他们不知道他们做了什么。”【译注:新约圣经,耶稣被订到十字架上讲的最后一句话。】

 

神:
       一点都没错。

 

尼尔:
       然而,如果我不知道我在做什么,我如何能做任何不同的事?

 

神:
       现在你的确知道你在做什么了。那即这整个对话的目的。我到这儿来叫醒你。你现在醒过来了。你是觉知的。觉知是一种存在状态。你是“在”觉知。从这觉知状态,你可以选择任何其他的存在状态。你可以选择要聪明,或很棒。你可以选择有同情心与善解人意。你可以选择要有耐心与会宽恕人。

 

尼尔:
       我难道不能就只选择快乐吗?

 

神:
       可以。

 

尼尔:
       怎么做?我能怎么做?

 

神:
       别去“做”。只要“是”它。别试着去“做”快乐。只选择“是”快乐,而你做的每件事都会由之流出,借之生出。你“是”什么会生出你在做什么。永远要记住这一点。

 

尼尔:
       但我怎么选择“是”快乐?快乐岂不是自动“发生”的事吗?我的意思是,岂不是由于正在发生,或将要发生某事,而我就是快乐吗?

 

神:
       不对!是由于正在发生或将要发生什么,而你“选择”是乐事。你在选择是快乐。你难道没见过两个人对同一套外在境况有全然不同的反应吗?

 

尼尔:
       当然有啦!但那是因为那境况对他们每个人有不同的意义啊!

 

神:
       是你决定某件东西的意义的!你给了它意义。除非你决定某件东西的意义,否则它根本没有意义。记住那点。根本没有东西有任何意义。
       意义是由你存在的状态跃出来的。
       在任一片刻,都是你在选择是快乐,选择是悲伤,或选择是愤怒,被安抚、被宽容,或得到启发,或不论什么。是你在选择。是你。并非什么外在于你的东西,而你是相当武断的在选择
       现在这里就是那伟大的秘密。你可以在事情发生之前,选择一种存在的状态,就如在事情发生之后那样。由此,你能创造经验,而不只是有那经验。
       事实上,你现在正在这样做。在每个片刻。然而,你也许是无意识的这样做。你也许像一个梦游者。如果是这样,那现在是醒来的时候了。
       然而,当你在思考时,你无法全然醒来。思考是另一种在梦境的形式。因为你在思考的东西是个幻想。那是没关系的。你活在幻想中,你将自己放在那里,所以你该对它加以思考。但记住,思维创造实相,所以,如果你曾创造一个你不喜欢的实相,就别再去思虑它!

 

尼尔:
       没有东西是邪恶的,除非思考使之邪恶。

 

神:
       一点都没错。
       所以偶尔有那么一次,完全停止思考可能是件好事。与一个更高的实相接触。弹出幻想之外。

 

尼尔:
       我如何能停止思考?看起来仿佛我永远都在思考中。我甚至现在就正在思考!

 

神:
       首先,要静下来。附带一句,注意我说要静下来,我没说去思考安静。

 

尼尔:
       哦,那很好。那非常好。

 

神:
       好的。现在,当安静了一会儿之后,你会注意到,你的思想至少慢下来了不少。它开始冷静下来。现在,开始思考你在思考什么东西。

 

尼尔:
       你说什么?

 

神:
       你听到我说的,开始思考你的思维走到哪里。然后,阻止你的思维走向那里。将你的思维聚焦。思考你的思考什么。这是朝向大师级的第一步。

 

尼尔:
       哇。我头都要炸了(blowing my mind)!

 

神:
       一点都没错。

 

尼尔:
       不,我的意思是——

 

神:
       是的,你是的。你只是不知道而已。这真的是炸开了你的头脑。你们人类是怎么说的啊?让我们炸掉这地方?嗯,那么现在你将要炸掉你的头脑!那即是说,你将要离开它。
       现在,当人们看见你在这种无头脑(mindlessness)状态,他们很可能会问:“你失魂了吗?”而你可以回答:“是的!不是很棒吗?)因为你的头脑是你的感官输入物的分析者,而你已停止分析所有进来的资料。你已停止思考它。反之,你在思考你在思考什么。你在开始将你的思想聚焦,而很快的,你会根本不将思想聚焦在任何东西上面。

 

尼尔:
       你怎么能不聚焦在任何东西上?

 

神:
       首先,你聚焦在一个特定的东西上。但除非你先聚焦在什么东西上,否则你无法不聚焦在任何东西上。
       在这儿,部分的问题是,头脑几乎总是聚焦在许多东西上。它们一直由一百个不同的来源接收输入的资料,它以比光速还快的速度分析这资料,送给你有关你自己以及什么事发生在你和你周边的资料。
       不要对任何东西聚焦,你必须停止所有这些头脑里的噪音。你必须控制它,限制它,并且最终——消灭它。但你想要不聚焦在任何东西上,首先你必须聚焦在一些特定的东西上,而非同时聚焦在每件东西上。
       所以,把它弄简单一点。你可以用烛光的摇曳开始做。看看蜡烛,看看蜡焰,看看你能注意到它的什么,深深瞪视它。与蜡焰共处。别去思考它。就只与它同在。
       一会儿之后,你的双眼会想合起来。它们会变得沉重、模糊。

 

尼尔:
       这是自我催眼吗?

 

神:
       试着不要去贴标签。你明白吗?你又那样做了。你在思考这个。你在分析它,想要给它一个名字。思考某件事物会阻止你与它在一起。当你做这个时,不要思考它。只要与那经验在一起

 

尼尔:
       好的。

 

神:
       现在,当你觉得好像想闭眼时,就闭上双眼。别去想它。就只让眼皮自己闭上。如果你不挣扎着保持眼皮睁开,它们便会自然的这样做。
       你现在限制了你感官的输入。这很好。
       现在,开始倾听你的呼吸。聚焦在你的呼吸上。尤其是,倾听你的吸气。倾听你自己阻止你去倾听其他每件东西。这就是了不起的点子到来的时候。当你倾听你的吸气,你是在倾听你的灵感。【insbiration,译注:主要是“灵感”之意,但也有吸入、吸气之意。】

 

尼尔:
       哦,我的神啊,你怎么做到的?你怎么就想出像那样的玩意儿?

 

神:
       嘘。安静。停止思考这事!
       现在,聚焦你的内在视野(inner vision)。因为一旦你有了灵感,它会带给你伟大的“洞见”,【in-sight,译注:亦为内见,与内在视野一样。】将此洞见聚焦于你前额的当中,刚在双眼之上。

 

尼尔:
       所谓的第三只眼睛吗?

 

神:
       是的。将你的注意力设在那儿。深深的看那里。别怀着看到某些东西的期待去看。看向空无、看向无物(no-thing)。与那黑暗同在。别用力去看见任何东西。放松、满足于空的宁静。空是好的。除非来到空(void)里,否则创造无法到来。那么,享受这空。不期待更多,不想要更多。

 

尼尔:
       我们该拿不断冒出来的思绪怎么办?大多数人得到三秒钟的空就很幸运了。你可不可以说一说所有不断冒出来的思绪这个问题——特别是就初学者——初学者对他们为什么无法让头脑安静,而达到你在谈的空无,感觉非常挫败。对你而言可能非常简单,但显然对我们大多数而言并非如此。

 

神:
       你又在思考这事了。我请你停止去思考此事。
       如果你的头脑继续装满了思绪,就只观它,让它不成问题。当思绪跳进来,只退后一步,观察到这正在发生。别去思考它,只注意到它。别去思考你在思考的事。只退后一步去注意它。别去判断它,别因它而受挫。别开始跟你自己说像“哦,我又来了!我只会想!我什么时候才能达到空无呢?”这类的话。
       你无法经由不断抱怨到不了空无而达到空无。当一个念头——不与任何特定东西相关,与当下一刻也无关的一些外来思绪——跳进来,只注意到它。注意到它,祝福它,并使之成为那经验的一部分。别“住”在上面。它是经过的行列之一部分,让它过去
       对于声音或感受,也同样这样做。你可能会注意到,你再也没有比当你试想体验全然寂静时听到更多声音的了。你可能会注意到,你再也没有比当你试想全然舒服的坐着时,更难以感觉舒服的了。只要注意及此。退后一步,看你自己注意及此。将所有这一切包括为你经验的一部分。但别“住”在上面。它是经过的行列的一部分。让它过去
       就象你刚才问的问题,它也只是你有的一个问题。它是个突然跳进来的思绪。它是经过行列的一部分,让它过去。别试图回答它,别试图解决它。别试图去想出答案。就只让它在那儿。让它是经过行列的一部分。然后让它过去。注意到你不必对它做任何事。
       在此你会发现了不起的平静。多么的轻松啊!无东西可要,无事可做,什么也不必“是”,除了是你现在所是的之外。
       放手。放下。但继续“观”。不带焦虑,不带期盼。只……保持一个温和的“观”。没有看见任何东西的需要……只有看见任何东西的准备。
       现在,当你第一次、第十次,或许第一百次、一千次这样做时,你也许就会看见看似一个闪烁不定的蓝色火焰,或一个舞动的光点的东西。它可能首先像闪光般出现,然后在你的视线中稳定下来。与它同在,挪入它。如果你觉得自己与它合而为一,就让它发生
       如果它发生了,就不必再对你说任何的话了

 

尼尔:
       这蓝色火焰、这舞动的光是什么?

 

神:
       是你。它是你灵魂的中心。它是包围你、流过你的东西,就是你。跟你的灵魂说哈罗。你终于找到他了。你终于体验到它了。
       如果你与他混合,如果你与合而为一,你会体验到你会称为至福的一种崇高饱满的喜悦。你会发现你灵魂的精髓就是我的精髓。你会与我合而为一。也许只有一瞬,只有一兆分之一秒,但那就够了。在那之后,别的都无关紧要了,再没有任何事会与以前一样了,并且在你们的物质世界,没有任何东西可比拟。而就在此时,你会发现你不需要任何外在于你自己的人或物

 

尼尔:
       在某个层面那似乎有点吓人。你是指我再也不会想与任何人在一起了?我不会想爱任何人,因为他们不可能给我我在内心找到的东西?

 

神:
       我并没有说再也不会爱任何外在于你自己的人或物。我说你再也不会需要任何外在于你自己的人或物。我再说一次,爱与需要并非同一件事。
       如果你真的有我描写过的内在合一的经验,其结果会与你害怕的正相反。一点也不是不想与任何人在一起,你会想要与每个人在一起——但现在,为了一个全然不同的理由。
       你不再试图与别人在一起,以便从他那儿到什么。现在你渴望他们什么东西。因为你会全心渴望去与他们分享你内心找到的东西——对一体的经验。
       你会与每一个人寻求这一体的经验,因为你知道这是你存在的真相,而会向你自己的经验里认识这真相。

 

尼尔:
       这是当你变得“危险”的时候。你会爱上每个人。

 

神:
       是的,那的确是危险,因为我们人类已经创造了一种生活,在其中,一直与每个人感觉一体会给我们惹麻烦。
       然而现在你也明白其原因,所以你能避免所有这一切。

 

尼尔:
       嗯,是的,我现在的确知道,需求、期望与嫉妒真的是了不起的爱之终结者。不过,我仍没把握能将这些自我的人生中消除,因为我没把握自己知道其处方。我的意思是,说“别再那样做了”是一件事,而说“这是方法”又是另一件事。

 

神:
       那就是你与我的友谊发生作用的地方。
       与神的友谊让你“知道处方”——不止是摆脱需求、期望与嫉妒的处方,并且是所有人生的处方,历来的智慧。
       你与我的友谊也会容许你去实际化这智慧;让他实际,让他真实,让他活在你人生中。明白是一件事,能够用你所明白的又是另一件事。拥有知识是一件事,而拥有智慧又是另一件事。
       智慧即应用了的知识。
       我会显示给你看如何应用我给了你的知识,我一直在显示给你看。然而如果我们是朋友,你比较容易听见我。然后我们可以真正的飙!然后我们可以真的飞!
       我们在这儿谈的是关于与神有真正的友谊,不是假友谊,不是个假装的友谊,不是一个时有时无的友谊,而是一个重要的、有意义的、密切的友谊。
       我正在带领你走过会帮你做到的那个步骤。头三步是:
       1.认识神。
       2.信任神。
       3.爱神。
       而现在我们要看第四步:拥抱神。

 

尼尔:
       拥抱神?

 

神:
       拥抱神。亲近神。
       那是我们在这儿一直在讲的事。我们一直在讲如何亲近神。

 

尼尔:
       我喜欢那样做。我喜欢与你亲近。我一向想亲近你。只是不知如何做。

 

神:
       现在你知道了。现在你知道一个非常好的方法了。借由每天少许黄金片刻与安静同在,与自己同在。这是你可以最有利开始的地方。
       当你与自己——真正的自己——在一起时,你就是与我在一起,因为我与自己是一体的,而自己与我是一体的。
       如我以前跟你说过的,有不止一种方法。达到自己有不止一条路,而达到神也有不止一条路,那是世界上每个宗教都该去了解——和教导——的事。
       一旦你找到你自己,你也许希望开始移出自己,去创造一个更新的世界。要做到这个,你只要触摸别人以你喜欢自己被触摸的样子。看别人有如你喜欢你自己被看到的样子。

 

尼尔:
       已所欲,施于人。

 

神:
       一点都没错。拥抱别人有如你会试图拥抱我的样子。因为当你拥抱别人时,你的确拥抱了我。
       拥抱所有的世界,因为所有的世界拥抱了我是谁及我是什么。
       不拒斥世上任何东西和世间任何人。然而,虽然你是在世界里,而世界是在你里,但记住你是要比它大的。你是它的创造者。因为你正在创造你自己的实相,与你正在经验它一样确定的。你同时是创造者与被造物,如我一样。

 

尼尔:
       我是“以神的形象和肖像”造的。

 

神:
       是的。而在任何既定的片刻,你能选择具有做创造者或被造物的经验。

 

尼尔:
       我能选择“在世但不属世”。

 

神:
       我的朋友,你在学了呢!你在用我给了你的知识,将它转成智慧。因为智慧是应用了的知识。你在变成一位信使。我们在开始以一个声音说话了。

 

尼尔:
       与你为友的是意谓着与所有的人,与每样东西——每个境况与条件——为友。

 

神:
       是的。

 

尼尔:
       万一有个人或状况是你不想再看到在你人生中产生影响的呢?万一有个人或状况是你发现很难去爱,你发现你自己想要抗拒的呢?

 

神:
       你所抗拒的,会持续
       记住这个。

 

尼尔:
       那么,解决之道呢?

 

神:
       爱。

 

尼尔:
       爱?

 

神:
       没有爱无法解决的状况、境况与难题。这并不意味着你必须屈服于凌虐。我们之前讨论过这点。它的确意指,为你自己和别人,爱永远是解答。
       没有爱无法治愈的人。没有爱无法救的人。的确,根本没有什么好救的,因为爱就是每个灵魂的本质。而当你给了别人的灵魂它本是的东西,你就已将它给还了它自己。

 

 

 

>>> 神圣的力量

>>> 心领神会

>>> 存在是第一因

>>> 我的 贰零壹零de天書

  评论这张
 
阅读(419)|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