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看出清淨心

 
 
 

日志

 
 

【转帖】阮义忠专栏:码头缆桩与军中岁月  

2012-08-08 11:43:36|  分类: 为学日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帖】阮义忠专栏:码头缆桩与军中岁月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澎湖马公,1977年。阮义忠/摄

 

 

失落的优雅·阮义忠专栏:码头缆桩与军中岁月

 

       每当看到码头缆桩,我就会忍不住多瞧几眼。 在海军服役期间,这种蘑菇状的实心铸铁 正是我最常使用的座椅。船只航行时甲板晃来荡去,它是定力所寄;泊在岸边时,它又是 安住之所托。在那些漂泊不定的日子里,坐在上面就令人感觉踏实。然而,当码头空荡荡 时,缆桩就成了孤寂的意象;无船的港口就像空虚的怀抱,又冷又凄。 


       那回从基隆坐船去马公,大半游客晕得七荤八素,我却有如重温摇篮滋味,一夜好眠。 醒来船已入港,时辰虽早,但码头上的三位男子显然等候已久,蹲在缆桩上的那位尤其坐 立难安。这一幕让我想起自己有回呆立码头望海的焦虑。

       服役时我在运补舰担任通信士官,往返金门岛运补,海上作业多过陆地。当时我和内人正在热恋,每当军舰在高雄码头靠岸,在台中念大学的她就会逃课南下,搭四五个钟头的 火车来找我。有一回进码头营区的人忘了传话,她傻傻地在雨中站了好几个钟头才回学校 。

       总之,那个年代可没手机不好连络,有一天甜甜蜜蜜约完会,回码头才知道两个小时前 军舰接到紧急命令出航了。我有如五雷轰顶,瘫软在缆桩上久久才回过神来。擅自离舰的 违纪行为,军法最严重可判前线脱逃。幸好舰长从轻发落,后来只将我禁足了三个月。

       往事虽已成云烟,却常会不期然地跟你搅和一下。马公码头的这一景,倏地把我拉回到四十年前的那个小水 兵。


 

 

 

失落的优雅·阮义忠专栏

为“失落的优雅”补白(开栏语)

老天出了一道谜题

天地健行者

农妇的优雅

望乡的背影

山里的小姊弟

等戏开锣的孩子

八家将的莫名优雅

沙河上的钟馗

汪洋前的独脚男子

万般带不去,唯有业随身

看海的小女生

从梦中脱身

那夜的裸泳

当心飞机

旧布鞋与老竹凳

扛斗笠的人

与神共眠

听那远方的火车辗轨声

迪化街两兄妹的外套

家园的前身

爱河上的栈道

水门外的午睡

农具间的摇篮

大冠鹫的宿命

中山北路的沧桑

田中央的布袋戏工坊

岁月之矢

佛相、人相、庄严相

老田寮的茶、人、狗

体会到了什么叫哀伤

碧侯村的影子

向往天际

几乎被遗忘的山城

书香门第的芬芳

做功课的童年

五位小小摄影师

躺在大地怀里

荒芜之境的美丽心地

随风飘荡的台湾小调

等候家人下工

文学家的郊游

在回忆中重游旧地

必然和偶然

奔跑的孩子,隐藏的摄影人

孤独旅者与飘泊人

等到因缘成熟时

穿过时光隧道

爰得其所

有喜、有忧、有淡定

人生百态、世间万象

望海的背影 

台北谣言·阮义忠专栏

只是一则谣言罢了(开栏语)

无声的爱与恨

用力擦亮台北

八又二分之一和一又二分之一

电影总有散场的时候

不确定与不具象

囚禁不住的梦

脸孔与面具

几分是真,几分是假

成人世界的迷障

城市迷宫的出口

新公园的恐龙

五二○农民运动

万物被光洗净

那朵云

大台北左岸

被光线牵动的傀儡

温习恋爱

歌厅和红包场

与恐龙干杯

鸿源百货12楼的柏青哥

电影广告牌拼图

台北的蜕变

小天堂的早餐

来自何方?将往何处?

逝去的与存活的

拍卖乡愁

No.1

走样的童年

在现实中发掘愿景

埋怨与理解

命运的造化

股民人生

钟摆生涯

皮相与名相

有关盖房子的记忆

窗里窗外 

假发店与修相机的老黄

流浪儿的美梦

浪漫年代的电影试片会

幸福不是拥有得多,而是计较得少

鱼在空中,人在地上 

时间、空间、人与人之间

背影与文身

上世纪的漂泊者

运动与参禅

一切只是空间的片断

被抹掉的岁月痕迹

比例错觉

破窗户与落汤鸡

生命的强度

靠左或靠右

欲念一触即发

卖药郎中的场子

令人动容的背影

都会上班女性

时钟停摆,时光照样流逝

别人的悲剧

化缘和尚与大象

美丽的错误

水淹台北

空城记

幼儿园的毕业大合照

一个时代的结束与开始

台北不再是谣言(结栏语)

人与土地·阮义忠专栏

老天给的礼物(开栏语)

美浓,回家的路上

都兰的蔗香

澳花的三代同洗

鹿港的午餐

永靖的好德之家

桃源的过客

车城的海角几号

比利良的最后人家

三湾放鸽子的兄弟

多纳的夜明珠

告别童年

头社的米真香

西螺的惜福老人

布农族的床头话

垦丁农场的孤单女工

风柜的蒙面女

水埯的鹦鹉鱼

蔺草的清香

农妇的雕像

被爱串起的一家子

二水乡的十字路口

北港的妈祖信徒

苏厝的陆上行舟

摄影与信仰

美浓的伯公坛

兰屿的白日梦

兰屿的头发舞

举手宣誓或去煞仪式

灵魂的肖像


 

  评论这张
 
阅读(218)|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