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看出清淨心

 
 
 

日志

 
 

不再行巫的校长母亲(《女巫——扁担山社区奇特文化探索》笔记)  

2015-04-19 23:41:57|  分类: 开卷无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我家乡,人们认为神是不会错的,要错就错在当事者死不承认,或者神要为当事人开脱而让另外的人来为他承担责任……”





不再行巫的校长母亲
韦兴儒


1999 年春节,为了拍一张女巫神坛的照片,我找到了当地一所小学的校长,在他那里听到关于他母亲一次失败巫卜,差点使一个家庭酿出大祸的故事。

在我们家乡,巫卜以及所有具有宗教色彩的活动仪式、器具是不允许拍照、录音、录像的。因为人们认为,这些仪式是在做阴事,相关器具也为阴事所用,而照相、录音、录像等皆为带电的“阳器”,阴阳会相克,拍照、录音、录像会克掉仪式和器具的阴气,会破坏其灵气,使活动适得其反。据说校长的母亲是正在走红的女巫,我想,校长是个知识分子,通过他去说服,也许他的母亲会让我拍下她的神坛。

校长高兴地对我说:“你算找对了,老人的神坛已经不用了,也永远都不准备用了,钉着‘马脚’挂在屋里,不给谁去取下钉‘马脚’的针。我想,既然不准备用了,老人会同意拍照的。”

按传统规矩,停业的女巫的神坛不准随意撤掉,而且仍要时时供以酒食,不然神差们会给女巫制造麻烦。只要不让取下订“马脚”的针以免进入迷幻(详见:http://williamho.blog.163.com/blog/static/74954914201531022122765/ )即可。有些保存到女巫辞世,有些保存到据说是神差们自然转移到其他女巫那里为止。

“不是说老人正是很红火的时候吗?咋就不用了?”我好奇地问校长。

校长便给我讲起了他母亲不再行巫的原因。

那是三个月以前,属关岭县的坝康寨有一家人的一头水牛夜里被盗了。牛主家有两兄弟早几年就结婚分了家,牛是老大的,老二是个游手好闲的人,而且平时手脚不干净,常与村里的几个年轻人做些小偷小摸的事。老大的牛被偷后,他和父母家人都怀疑是老二干的,经常指桑骂槐,和老二吵得沸沸扬扬的。为此,老大来找母亲卜算,“神差”们(详见:http://williamho.blog.163.com/blog/static/74954914201531034626785/ )经过反复查询,确认就是老二偷的牛。人们往往相信女巫无所不知,老大回家后动了宗法,和宗族父老商量,决定以父老出面,变卖老二的粮食来陪牛。处罚行动当天,老二不服,在打骂中杀了老大的肩膀一刀,幸有众人力劝,才没弄出人命来。

校长说:“我母亲听说因为自己卜算差点弄出人命,吃惊不小。担心以后又会弄出什么大事来,也就不干了。”

从校长口中得知,后来在丁旗镇抓了一伙盗牛的,他们向派出所供认老大的牛也是他们偷的。

像这一类的案例,在巫事中是常有的事,但在我家乡,人们决不会去怪罪于女巫或神灵。他们会认为,神是不会错的,要错就错在当事者死不承认,或者神要为当事人开脱而让另外的人来为他承担责任。

校长和人们没有谁有责怪女巫之意,这位女巫之所以不干了,是她自己有自己的顾虑。这个案例我想说明的是:也许老大老二关于这头牛的矛盾以及老二的平时行为,早已进入了女巫的信息库中,而在她进入迷幻时,顺理推测出这样不符事实的结论。这就证明,女巫无法脱离现实的种种信息和常人所具有的思维走向,只是她们多了一层千年传承的神秘外衣。



2015年4月2日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摘自《女巫:扁担山社区奇特文化探索》p.110-112,韦兴儒 著,110 千字,贵州人民出版社 2001 年 8 月第 1 版第 1 次印刷,印数 1-1000,定价 6.80 元。广州图书馆藏:B992/259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