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看出清淨心

 
 
 

日志

 
 

他们早就看见万物的气韵   

2015-06-14 11:32:56|  分类: 颠倒梦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大卫·霍克尼(David Hockney,1937- )身上,我隐隐约约感觉到,经历了轰轰烈烈的长达一个世纪的大折腾之后,西方人在思考如何“构建和谐社会”的时候,早已将目光投向被经济学大家张五常(1935- )断为“五千年历史中有 4800 年富甲天下”的那个中国(详见:http://williamho.blog.163.com/blog/static/74954914201551241035712/ )。

不难发现,当下西方人的思想,普遍较之我们要“活”得多。我想,他们得感谢东方传统的“散点透视”的启发,让他们多少都放下些“单点透视”这样狭隘的思维习惯吧。

如果说大卫这位“英国艺术教父”从东方传统智慧中学会了“移步换景”看世界,他的视线,可能还是落在“实”的东西之上。而在“日本国宝级摄影家”杉本博司(1948- )看来,“实”的东西非常可疑,他的视线,穿透过“实”,透视到“虚”的东西上面去了。他看中国画如是,看西洋画亦如是:

“中国山水画的宗旨是表现万物气韵,然而对于西方绘画,那就完全是另外一种体验……我从(东方)牧溪画中学会了怎么观察省略之中的细节。而在(西方)狐眼女子这幅画中,我通过对细节的深入观察,知道了表现全体的画法。”

这样,杉本博司就看见了“看不到的”东西!

其实,国人就算从未念过书,都会用“神气”、“血气”、“气息”这样的词语去表达,可见,杉本博司所珍重的“气”,早已是深嵌在我们文化基因中的一个片段。于是有一天,我突然好想知道,“气”,究竟是样什么东西?就百度到:


“中国春秋战国时代的思想家,将的概念,抽象化,成为天地一切事物组成的基本元素,有着像气体般的流动特性。认为人类与一切生物具备的生命能量或动力,也被称为是气,宇宙间的一切事物,均是气的运行与变化的结果。”


这段描述让我大吃了一惊,我们的远古先祖将组成宇宙万物的基本元素,说是“气”,这与当下粒子物理学家说的“弦”(组成物质的不同形式的基本粒子,只是“弦”所发出的不同“声音”罢了),不就是一个意思的吗!这下子我就有了一个遐想,当科学再进一步,“弦论”被普遍接受的那一天,世人一定会恍然大悟……他们早就看见万物的气韵!还说不定,拨动“宇宙之弦”的上帝,会现身。


忍不住将杉本博司书中这精彩的一小段摘录下来:





潇湘八景图 与 狐眼女子
杉本博司


中国山水画的宗旨是表现万物气韵,而换一个角度来理解,就是事物表面所显现出来的表象是虚的,并不是真。通过捕捉并表现出表象之中的气韵,能够将生生不息的世间万物中的风雅意趣活灵活现地表现出来。来看看南宋时期的禅僧画家牧溪(?-1281)流传下来的《潇湘八景图》。这幅画选取中国洞庭湖一带潇水与湘水合流处的景观,绘制成潇湘八景,在宋朝那个时代为室町将军家所获。因为画中有足利义满(1358-1408)的印章,可见在义满那个时代便已备受珍重,后来成为东山御物,据推测,他为了能把画挂在壁龛里面就将卷轴切断了。现在流传于专家手中的只有四幅。我恰好有机会得以见到实物,当时我便被墨色浓淡间潜藏着的可谓神秘的无限色调深深地吸引住,沉溺于忘我境地之中。


2015年6月14日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远浦归帆图 (南宋)牧溪 32.3 × 103.6 cm
“重要文化财”,藏于京都国立博物院


再来看《远浦归帆图》。两艘小船满帆横渡湖上,广阔的湖面上阵风吹拂。淡墨一笔,便将清风吹拂的形态表现得淋漓尽致。岸边垂柳,枝干在风中剧烈摇摆鸣动,将大气中那无可名状的生机表现得栩栩如生,虽然不做任何的细节描绘,但却丝毫不影响人们在想象中感受到柳枝上的每一片叶子。以一笔之墨风,令森罗万象分毫毕露,这样的笔势,不显力道却又非常自由,让我感到身心自在洒脱,有如亲临画境一般


2015年4月27日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烟寺晚钟图(南宋)牧溪 32.2 × 103.6 cm
“国宝”,藏于东京白金台富山纪念馆明月轩


在另一幅的《烟寺晚钟图》中,整个画面几乎被清一色的淡墨覆盖;画面中部,墨色挥洒之余,密布着些许白色烟霞似的物体,其中有山寺钟楼掩映于树木之中。在烟寺晚钟这种诗意回响之中,整个画面开始从心底浮现出来。而水墨画面只不过是补全了那种烟雾缭绕的想象而已。这样的境界才可称得上是诗画合一。整幅画面,云蒸雾绕笼盖四野,烟寺钟声仿佛在人心中久久回响。这幅画以视觉享受引导听觉,真是世间少有。


这是我最初接触东方绘画时所留下的印象,然而对于西方绘画,那就完全是另外一种体验。那要从我第一次看到北方文艺复兴时期的画家彼得鲁斯·克里斯蒂(Petrus Christus,1410/1420-1475/1476)所画的《年轻女子的肖像》开始说起。


2015年6月14日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年轻女子的肖像 彼得鲁斯·克里斯蒂 约 1470 年 橡木板油画 29 x 22.5 cm
历代大师画廊,柏林


画中狐眼少女微微有点倾斜,让这幅画的观赏者反而觉得自己是被她凝视着。当我在大都会美术馆(MMA,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偶然邂逅这幅画时,我就感觉到她投射过来的视线,我就像是被吸住了似的站在这幅画的跟前,牢牢地钉在那里。这位年轻贵族女孩的肖像散发着某种气质。虽然她的容貌并非极为出众,但是一旦遭遇她的视线便难以摆脱,进入一种对峙的状态。而对峙的胜负从一开始便已经注定,因为对方的眼神是不会动摇的,所以注定我是失败的一方。这是一幅几十厘米大小的四方形小品画,然而,当我摆脱了她的视线之后,又马上被这幅画的其他细节所吸引。挂在脖颈上的珍珠首饰里的每一颗珍珠都闪耀着虹色光芒,其中高光部分成为白点闪烁着。而这一切全都包含在直径不到两毫米左右的珍珠上。左斜上方好像有光线从窗外照射在这个少女身上。如果仔细观察这珍珠上的高光部分,就可以看到,上面还描画着那道从窗外照射进来的光的反射。这甚至会让人产生一种错觉,仿佛连这个少女房间的内部情况也全都被描绘在这个光滑的球面上。虽然,要将这些事物描绘在两毫米的球形上是不可能的,但观者却能感觉到这些并没有被画上去的东西。不仅这些珍珠如此,那些银制发饰以及编织物纤维上的细小皱褶也是如此,特别是她那双眼睛里闪烁的光芒更是如此。如瓷器一般白亮的肌肤表面上,有许多细小纹路,这就是时间的力量,而这位狐眼女子的视线历经五百多年沧桑而不变,从时间的另一边穿透了我的视线

彼得鲁斯·克里斯蒂是继凡·艾克(Jan Van Eyck,1385-1441)之后的尼德兰画派画家,彼得鲁斯·克里斯蒂的展览期间,我每个星期天上午都会去观看。会场人很少,非常安静,我站在这幅没有用玻璃保护的画面前,注视着这幅画,心里甚至想“看尽所有值得看的东西”,结果却是看不尽、看不完。在我看来,“神灵存于细节”这种“陈词滥调”的意思正好在这幅小小的绘画作品中得以体现。而所谓的“对细节的执著”,在我自己身上,也已经到了几近病态的程度。这也是我之所以选择落伍的大型干板照相机的原因。银盐摄影就是将银粒子集合起来形成图像,利用小小的胶片拍摄的图像,就像点彩派的绘画作品一样,每一颗粒子都可以看见。这让我恍然大悟,世界就像印刷一样,仅仅用点便可得到还原。


我从牧溪画中学会了怎么观察省略之中的细节。而在狐眼女子这幅画中,我通过对细节的深入观察,知道了表现全体的画法。我希望,自己对这两种方法的运用能够达到互不颉颃,合而为一的境界。然而,尽管我与摄影打了这么长时间的交道,可“真”之为何物,我至今仍不得而知。



2015年6月14日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节录自《现象》p.98-107(日)杉本博司 著,林叶 译,80 千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5 年 1 月第 1 版,定价 68 元
UTSUTSU NA ZOU by Hiroshi Sugimoto
Copyright (c) Hiroshi Sugimoto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Original Japanese edition published by SHINCHOSHA Publishing Co. Ltd.
本书在日文原书的基础上删减了部分文字与图片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品书茶聊
阅读(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