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看出清淨心

 
 
 

日志

 
 

我从幻象中获得顿悟   

2015-06-05 16:17:33|  分类: 颠倒梦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些体验是明丽而光辉的。每晚我都会在最纯粹的幸福中飘游,周围的一切都会幻化成各类形象。各种主题和谐共融,隐退又重来。每晚这类幻景都将延续一个小时左右……病愈之后,我的工作出现了一个丰收期。我的很多主要作品就是在这一期后逐渐完成的。我所获得的顿悟,或者万物归宿的种种想法,给了我力量。” ——荣格(Carl G. Jung,1875-1961)





我从幻象中获得顿悟
荣格


起死回生之后的几周里,我都生活在一种奇怪的节奏之中。白天的时候,我觉得压抑难耐,既虚弱又凄惨,一动都不敢动。阴郁之中,我便想着:“现在我只能回到这个无聊的现实之中了。”傍晚时分,我总会沉睡,一直持续到午夜前后。然后醒过来,静静躺一小时左右,这是一种完全不同的精神状态。我被一种狂喜或者说是巨大的幸福感包围着。我觉得我似乎在空中飘荡着,在宇宙的怀抱中安睡。虽然是一种巨大的空寂状态,但心中充满了幸福。“这是永恒的福分,”我想,“虽然无法言说,但真是美妙极了!”

这一时刻,周遭的环境也变得奇妙无比。在午夜的这一个小时里,护士会给我送来加热的食物,因为只有这时我有胃口吃东西。长久以来,我一直认为她是年长的犹太女性,比实际年龄要老得多,她每天都为我制备洁净的常规食品。我望着她,她头部周围就像有一个蓝色的光环。我觉得自己就像来到了安石榴园*里,而蒂费莱特和马尔蒂斯正在进行着婚礼仪式。我自己就是犹太经师西蒙·本·约斋,这是场神秘的婚礼,像出现在秘教的传统似的。我没法表述我内心的喜悦之情,这实在太美妙了!我只是不断地默念着:“这就是安石榴园!马尔蒂斯和蒂费莱特的婚礼仪式!”我到底扮演着什么角色,我并不清楚。哦,那就是我自己,我就是婚礼。我的快乐就是这场盛大的婚礼。

安石榴园的情景渐渐隐退了,越走越远。接着是耶稣基督的婚礼,在张灯结彩的耶路撒冷。我没法说出细节。那是一种永志不忘的欢愉。天使也来了,一切都是光明的。而我也就是“耶稣基督的婚礼”。

这个场景也结束了,一种新的景象随之而来,即最后的幻景。在一个宽广的山谷里,我最终走到了尽头,眼前是一排起伏的小山。在这处平缓的山谷尽头是一个古典式的半圆剧场,这剧场在一片碧绿景致的映衬下,显得绚丽面典雅。在剧场的舞台之上,正在庆祝神圣的联姻。男女舞蹈家登上舞台,在撒满鲜花的长椅上,宙斯和赫拉完成了那神秘莫测的婚礼,和《伊利亚特》中所写一般无二。

这些体验是明丽而光辉的。每晚我都会在最纯粹的幸福中飘游,“周围的一切都会幻化成各类形象。”各种主题和谐共融,隐退又重来。每晚这类幻景都将延续一个小时左右,随后我便接着入睡。第二天清晨之时,我又会觉得:“灰色的早晨又来了,这灰色的世界和箱子们又来了!多么无稽,多么荒唐啊!那些内在的境界是多么奇异,多么美好,相比之下,现世却是滑稽可笑的。”我渐渐地康复了,这些幻象也越来越少,在出现初次幻象三周之后,终于完全消失了。

在幻象时刻所体会到的美和愉悦的情感是没法用语言表达的。那是我所经历过的最为宏大而悦目的景象。白昼是等级鲜明的对比物:我备受摧残,焦躁不安,烦恼不已。周遭的一切都那么鄙俗,那么恶劣,那么笨拙,无论是空间,还是精神上都太过拘束,形如坐牢。虽然原因无法测度,但是它具有一种催眠力量,仿佛那就是现实本身,尽管如此,我依然见出了它的空虚。虽然此后,我对世界的信心重新得以恢复,但是从此我都没法全然摆脱这一印象:生活是一种被纳入专门的三维体系中存在的积淀。

对这些幻象中的一些景象我记得十分清晰。起初,在出现安石榴园的幻景之时,我对护士说,若她受到困扰,请她必定要原谅我。我简要地指出,室内有一种圣洁性,可能会对她有害。她显然并不明白我的意思。在我看来,圣人到来之时,会产生一种奇幻的气氛,我担心其他人不能接受这个,但我也没有办法。当时我就清楚了为什么有人谈论圣洁的气味,圣灵的“芳香”。就是这种气味,是各种神秘的相合。

我没法想象竟会有这样的经历出现。这并非来自想象。幻象和体验都是完全真实的,也不是主观臆测的,而是一种绝对客观的存在。

我们常常避讳谈“永恒”的话题,但是,我可以将我这一体验说成是一种非时间状态的快乐,在此,现在、过去和未来都已合为一体。凡是出现在时间之中的事物都被置入一个完整的整体之中。我觉得一切都没有走出时间之外,一切都不能用时间的概念来加以度量。这种经验只能用一种感觉状态来加以形容,但是却不能够加以想象的再现。我没法想象过去、现在和将来的同时状况是怎样的,就像有些并未开始的事物,有些现存的事物,还有些已经完成的事物,而此时,这些事物都是一个统一体。我仅仅能捕获到他们的综合,这是一种处于恍惚状态的整体,同时含有对于某种起始的期待,对于正在发生的事物的惊喜,对于已经出现过的事物的满足或是失落。人们也被卷入这种不可名状的整体之中,又以完整的客观态度去观察和感受着它。

后来,我又经历了一回这样的体验。那是在我妻子离世之后的事,我在梦中见到了她。如同幻象一般,她站在离我较远处,目不转睛地望着我。她正值青春年华,大概三十来岁的样子,穿着一件多年以前我的一位当巫师的表姐为她做的衣裳。那可能是她所穿过的最美的衣服。她的表情不悲不喜,而是聪明达观、全无波澜的全知全觉,似乎她已经超脱了情感之外。我明白那并非她,而是她为我制作或遣送的一幅肖像。肖像里面含有我们的初识,五十三年婚姻中所经历的种种,还有她生命的完结。面对眼前的这种完整,我们默默无言,因为这几乎没法领悟。

在这个梦以及与此相关的那些幻象中我感受到了客观的存在,这是属于已完成的个性化的某一方面。这表明远离了各类评价,以及感情纽带。一般认为,感情纽带对人类至关重要。但是,这种纽带也具有某些投射的意味,重要的是抽出这些投射现象,以期达到自我的客观存在。情感即某种欲望关系,沾染了强迫与束缚的气息,源于对某人的某种期望。因此,这会令他和我们脱离自由。在感情关系的吸引力背后才是客观的存在,这仿佛是一个核心秘密。通过客观的认识才能达到所谓的真正的相合。

病愈之后,我的工作出现了一个丰收期。我的很多主要作品就是在这一期后逐渐完成的。我所获得的顿悟,或者万物归宿的种种想法,给了我力量,让我得以提笔重新著述。我也不再致力将我的见解完备,而是顺着思想之流写作。这样一来,问题便一个个接踵而至了。

这次患病的另外一种变化,我觉得将其解释为对现存事物的肯定更为恰如其分:我对于一切存在的事物均给予承认,这种存在毫无主观的抗逆,并接受我所见和所理解的存在环境,接受我的天性以及他本该有的面目。在患病之初,我发觉自己的态度有某些偏差,我深知这需要我自己负某种责任。但是,若想遵循个性化的道路,并要过自己的生活,就必须承担这一点。没有错误,生活就无从谈起。在任何情况之下,我们都不能保证不犯错误,或者不跌入严重的危险之中。有人也可能会想没准有一条笔直的道路,但是,那很有可能是通向死亡之路。而死后就什么也没有了,那么就全无意义了。任何想要走捷径的人,都与走向死路毫无差别。

这次患病也让我明白了:承认自己的命运是多么重要。只有这样,自我才会存在,我们也会因此锤炼出来一个在未知状态之时也不放弃的理念,这个自我耐久,能够经受得住真实,也有能力对付世界和未知的命运。这样,即使经历了失败也等于面对胜利。万事万物皆不被干扰,不论是内在还是外在,因为自我的延续性已经能够抵抗生命和时间的不断流逝。但是,一个人只有遵循自己的命运之路前行,而不去寻根问底地干预命运的安排才能如此。

我还了解到,人必须接受这样一个现实,就是作为自己一部分的内在的、独自形成的个人思想。这是一种现实的存在,虽然真与假的类别是常存的,但在此处它并没有力量,只能占据次要位置。思想的存在比我们对它们的判断要重要得多。但是,这些判断也不宜加以压制,因为它们也是现存的思想,是构成我们的完整性的某一成分。


------
*《安石榴园》为 16 世纪作家摩西·科多维罗撰写的印度神秘哲学著作。依据印度神秘哲学的普遍观点,马尔蒂斯和蒂费莱斯王国位于神示十层中的两级,上帝在此现身。而它们象征着上帝头脑中的女性及男性原则。



摘自《荣格自传》p.265-268[瑞士]荣格 著,戴光年 译,武汉出版社 2014 年 2 月第 1 版,定价 39.80 元
2015年6月5日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