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看出清淨心

 
 
 

日志

 
 

奉献给人类的宝藏(西方心理大师荣格回顾自己的一生)   

2015-06-09 13:53:11|  分类: 开卷无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传说在公元前 523 年的一天,孔子(前551-前479)千里迢迢拜会了老子(约前571-前471)之后,子曰:“朝闻道,夕死可矣。”

西方心理大师荣格(Carl G. Jung,1875-1961),在回顾自己的一生时,也有这番意味。他总结道:“……大部分人觉得自己得做点什么。我却什么也没做。我仅仅站着,看着,然后赞美着造化的神奇……当老子说着‘众人皆明,唯吾独懵’时,这句话正是我处在这个年岁所感受到的。老子是个有着与众不同的洞察力的代表性人物,他看到了并体验到了价值与无价值的意义,而且在自己生命即将走向终结的时候希望复归自身的存在,复归到那永恒的意义之中……”

回顾此生,83 岁的荣格写下的这段文字,并不长,却将他发掘到的所有宝藏无私奉献给人类。其中大概有这些关键词:我、固执、道、真我、上帝、万物、造化、梦、幻觉、孤独、不确定性、实在性、长生、智慧,等等。


2015年6月9日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俗人昭昭 我独昏昏






回顾此生
荣格


当人们谈及我的聪慧或言及我有“慧根”时,我并不认同。一个人来到一条溪流,从中舀取了一帽子的水,这又能算多少呢?我并非那条溪流,我只是个站在溪边的人罢了,什么也没干。而其他人也站在这条溪旁,这些人中的大部分人却觉得自己得做点什么。我却什么也没做。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是那种必须注意到樱桃是长在花梗上的人。我仅仅站着,看着,然后赞美着造化的神奇

我听过一个美妙的故事,大意是讲一名学生,他跑去找法师说:“在古代,曾经有人看见过上帝的面孔。而今的世人却为何再也见不到了呢?”法师答道:“因为现在没有人能把头垂得那么低了。”人们必须垂下头来,才能饮取河里的水。

我与这些多数人的不同只是,对我来说,那“具有阻隔作用之墙”是透明的。这便是我的独特之处。别人觉得这堵墙紧密不透光,因此,什么也看不到,也据此认定墙后边空无一物。在某种程度上,我却得以察觉到在那看不见的背面所发生着的事情,因此,我有一种独特的内心确定性。而那些眼前空无一物的人是无法达到内心安宁的,也不能得出什么结论,或者即使有结论,恐怕连自己都不确信。到底是什么让我得以觉察到生活之流的,我也无从知晓。或许是潜意识吧,就是早年间做过的那些梦。从它们出现那时起便确定了我的方向。

因为我认识到了隐含其中的各种过程,因而在早期便影响到了我与世界的关系。追溯起来,这种关系在我童年时就已经形成了,现今也是这样。我童年时就觉得异常孤独,现在也是如此。原因是我获悉了很多事并且还必须要加以暗示,关于这些事却是其他人所不知道的,显然很多人都对此一无所知。我的孤独感并不是因为我周遭无人,而是我不能将在我看来十分重要的事跟别人说起,哪怕是谈论起某些别人不能理解而对我却很有用的想法也不行。这种孤独源自我童年时期便开始出现的关于梦的种种体验,而这在我对潜意识进行研究时则达到了顶峰。一个人越是了解得比别人多,他就越孤独。但孤独并不一定对集体有害,而正因为孤独,孤独者就更知道集体是多么重要,而集体则只有在每个个人记住了自己的个性并不丧失个体时才显得蓬勃了起来。

心中保有秘密,保有某种对未知事物的预知性是十分有意义的。它使生活充满了某种非人格化的东西,充满了神秘。人一生之中若是从未体验过这些,他便等于错过了人生中的某种重要时刻。人必须要感知到,从某些方面来说,他是活在一个神秘的世界里,这个世界中的许多事情都无从解答,也没法预计。出人意表和难以置信的事物随时随地会发生。而这些都让生活丰富而完整。在我看来,从创世之初,这个世界就是无穷尽的,所以就无法把握。

要相信并认同这个观念给我带来了很多烦恼,我心中有个魔鬼,在关键时刻,它的存在起了决定性的作用。它战胜了我,而要是我有时竟然无所畏惧的话,那就是受这个魔鬼控制的时候。只要我有所得,我便继续追寻,不满意于现状,跟随我的幻觉而去。因为与我同时代的人们无法领悟幻觉对我的意义,他们便只看到了一个匆匆赶路而又没有作为的人。

我得罪过不少人,每当我看出他们并不理解我时,对我来说就结束了。我仍然要继续向前啊。我对人缺乏耐性,除了我的病人之外。我没法不服从内心的法律,它强加于我,又让我无从选择。当然了,我并非总是按它的意愿行事。若是为人行事不是一贯的,那他又如何与世人共处呢?对某些人来说,只要他们与我的内心世界有关联,我便会不断地出现在他们身边,但是,没准又发生了我与他们的分道扬镳。因为,我们之间相连的纽带不见了。我只好痛苦地认识到,人们依然继续存在,即使他们不再跟我说什么了,但仍然在那里。许多人在我这里激起了活动着的人格的感觉,但这只是在他们出现在心理学的曼荼罗之内时才这样,过了一会儿,当聚光灯将灯光打到了别处时,就什么也看不到了。我对许多人都有强烈的兴趣,但当我完全看清了他们的时候,魔力便随之消失。这样,我便有了不少敌人。一个具有创造性的人对自己的生活是没有多少力量可控的。他不是自由的。他是身上那魔鬼驱赶着的俘虏。


某种强大的力
将我们的心可悲地夺走,
因为天神要凡人来献祭:
谁要是拒绝了他,
谁就会不得善终。

——诗人荷尔德林


没有自由,一直是我的终身憾事。往往有这种情形,我觉得自己身处战场,口里念着:“我亲爱的战友,现在您倒下了,我必须勇往直前。”因为“一种强大的力将我们的心可悲地夺走了。”我喜欢您,我也爱您,可是我不能止步不前。我确感心酸。我自己就是那牺牲品,我不能停下来。但这魔鬼掌管着万事,好使人经历苦难,而且受到福佑的不一致性在悉心照顾。这和我的“不忠”成了明显的对比,我在不令人怀疑的程度上仍然保有信念。

或者我能说:在更高的程度上,比起别人来,我更需要人,但同时我的这类需要却很少被满足。当魔鬼在起作用时,旁人不是离得过近就是跑得太远。只有在它一动不动时,一个人才能进入中庸的状态。

这个具有创造性的魔鬼对我随心所欲地大加干涉。我所计划周详的事物一般都落得最坏的结果,虽然事实并非如此。我觉得,为了求得补偿,我变成了一个十足的保守派。我从我祖父那烟叶壶里取出烟叶,然后装进我的烟斗,还用着他的登山杖,这手杖顶端镶有一只羚羊角,是他刚开设的疗养地的首批客人从蓬特雷西纳带回来的。

我对自己的人生旅程感到满意,这种生活是充实而又让我受益良多的。我根本就没有寄期望于有如此大的收获。只是那些出乎意料的事总是在我身边不断出现。我要是不同的另一个人,很多事情可能也就与此不同了。源于我即是我,因而该发生的事还是发生了。很多事情就像预料的那样发生了,不过这一切对我而言未必总有所助益。但是其中的大部分事情还是自然地发生,如命中注定一般。我也干过很多蠢事,对此我悔恨不已。那全因我的固执,而也因为这种固执,我也达到了我的目的。所以,面对这种固执,我既对人们失望,也对自己失望。我从现世中取得了许多令人惊异的成就,而这些成就远远超过了自己的期望。我没法给出终结性的判断,是因为生命现象和人的现象都既深且广。我越是年长,越深知我对自己的洞察和了解就越少。

我对自己是既吃惊、失望,又觉得是快慰的。我悲痛、消极,而又振作。这所有的情感集于一身,不多不少才是真我。我无法作出预判,说哪部分有价值,哪部分没有价值,对于我本人及我的一生,我也无法下定论。我无法确定任何东西,也无法确信任何事情。我没有什么明显不变的看法,对任何事情都没有。我所知道的只是:我出生,生存着,我就是这样,我自己是被裹胁着向前的。我存在于某种我并不知道的事物的基础上。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不确定的,我却感觉到了一切存在都潜藏着一种稳固与实在性,而我的本质也是如此

我们身处其中的这个世界是野蛮而残酷的,但同时又是个有着圣洁之美的世界。我们认为哪一种比较重要,是有意义,还是毫无意义,这是具有突发性的。如果无意义性占据了主导,那生活的意义性便会随着我们每一步前行而消弭,但事实并非如此,或在我看来不是这样。就同所有形而上学的问题一样,这两者都对:生活既有含义,又毫无意义,但我却抱有这样的想法:有意义最终将占上风,并取胜。

当老子说着“众人皆明,唯吾独懵”时,这句话正是我处在这个年岁所感受到的。老子是个有着与众不同的洞察力的代表性人物,他看到了并体验到了价值与无价值的意义,而且在自己生命即将走向终结的时候希望复归自身的存在,复归到那永恒的意义之中。这位见识广博的老者的原型是永恒且真实的。在智慧的每一个层次里,这种类型都会出现,并保持他的一贯性。不管他是位老农夫,还是像老子那样的哲学家。这就是老年智者,即某种限制成分,我心里还是充满了各类事物:植物、动物、云朵、昼与夜、人的永恒,等等,我越是对自己不了解,我与万物有着密切关系的感觉便越上升。实际上,我觉得,为时这么漫长地使我与世隔绝的那种疏远感,仿佛已进入我的内心,并以此揭示出对我而言的某种出人意表的陌生性来。”



摘自《荣格自传》p.317-321,[瑞士]荣格 著,戴光年 译,武汉出版社 2014 年 2 月第 1 版,定价 39.80 元西方心理大师荣格回顾自己的一生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2015年6月9日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螺旋星系 NGC 7331 外观神似我们银河系,距离我们约 5 千万光年。(图/NASA)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