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看出清淨心

 
 
 

日志

 
 

一部黄帝内经集注   

2015-08-26 13:53:12|  分类: 红尘滚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本灵枢集注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靈樞講義》[日]澀江抽齋





武则天(武曌,624-705)说佛经是“无上甚深微妙法”。如果这个说法成立,真有某种“无上”的东西,曾经出现在人类思想史上的话,那就很好理解,孔子(孔丘,前 551-前 479)为何“述而不作”(出自《论语》)。也能理解,现代物理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前中科大校长、前南科大校长朱清时(1946- )说出,“科学家千辛万苦爬到山顶时,佛学大师已经在此等候多时”(详见:http://williamho.blog.163.com/blog/static/74954914201292405142407/)这么语出惊人的话了。

或者古人坚信有“无上”的东西存在,于是我们可以看到,古人对待经典,都非常小心谨慎。况且,他们对经典的注述,经历了漫长时间的考验,才流传至今。反观现在的知识分子就比较“勇猛”,我见一位受人尊敬的大学问家,他老人家不但鼓励“又述又作”,更身体力行。当我走入随便的一间书店一看,那些已出的书,我十辈子也看不完,还有更多未出的呢。

“书犹药也,善读之可以医愚。”

在 JIMMY 的小学语文课本上学来的西汉刘向(前 77-前 6)的这句警语,时常让还不具备善读能力的我,怕了去看当代人对经典的解读,怕自己误读,也怕被误导,也觉得不值得花时间,去研究这些学者是否在善读经典。

中国古代的基础教育,就只教经典,成就了文明史上最辉煌的这个国度。现在经典不教了,那就私下去学吧,可是,越远古的东西,我就越难理解。近代、现代的大德,于是就想出了一个妙法:集注——集天下之大成,好让后人,兼听则明。

有心人,在众古德对经典中的同一句话的各自注述中,就比较容易有所悟。

《灵枢讲义》就是这样的一本《黄帝内经》的集注,出自近代日本中医名家涩江抽斋(1805-1858 )之手。从近代到现代,中国传统的精华,很多都“逃到”海外去了。我们有些经典,甚至在国内已经失传,要到外面再请回来。关于这事,有人想到“外人掠夺”,也有人看到“遗产保护”。

读这书的一篇书评,颇觉中肯,只是评者将“偏重于汇集各家注释,而发表个人见解较少”,视为此书之不足,我却视为难得。





------

底本恰当 校注详实——评涩江全善及其《灵枢讲义》
段逸山,上海中医药大学(上海,201203)


【摘要】 涩江全善系“兰门五哲”之一,是十九世纪日本著名文献学家。《灵枢讲义》是他的讲课笔记,涩江氏慧眼独具地选用明刊无名氏仿宋本作为底本,该本具有纠正通行本讹误等方面的文献价值。全善在《灵枢讲义》中运用精熟的小学知识,对《灵枢》进行翔实的训解,考字义、探音韵、正句读、勘讹文、阐语义、提线索以及择善而从,此乃其长;多汇注而少见解,偶有误校误注现象,此乃其短。


【关键词】 涩江全善 《灵枢讲义》 刊本 校注


涩江全善(1805~1858 年),出生于江户神田弁庆桥,幼名恒吉,长名全善,字道纯、子良,号抽斋。其父允成曾任藩主宁亲的侍医。全善自幼随父修习经学与医学,并先后师从市野迷庵、狩谷斋,探究考证之学,拜池田京水为师,专门学习痘科。日本学界对古医书的考证盛行于江户后期,黑道琢属先驱者之一,伊泽兰轩乃其著名弟子。全善 9 岁起即拜师于兰轩门下,与著名医学考证学家森立之等同列“兰门五哲”。17 岁时承继家业,任弘前藩定府医官。39 岁起,任医学馆讲师,重点讲解《灵枢》,同时教授《素问》、《伤寒论》、《金匮要略》、《难经》等医籍。其中讲授《灵枢》,前后经历 3 轮:第 1 轮始于弘化元年(1844 年)三月二十六日,凡每月的一、六日为讲授日,每月计讲授六次,于次年十二月六日讲授完毕。第 2 轮始于弘化三年(1846 年)二月一日,终于次年五月十六日。第 3 轮始于安政三年(1857 年)十一月二十一日,至翌年八月六日讲授到《营卫生会》,因病中断,同月二十九日,涩江氏不幸病故(见:原孝市《〈灵枢讲义〉解说》)。全善与《灵枢》、与讲坛相伴长达十余年之久,其《灵枢》讲稿的天头地角、行间字旁,密密麻麻地写满小字注文。《灵枢讲义》即系涩江氏的讲课笔记,完稿于日本弘化二年(1845 年)十二月六日,也就是第一轮讲授完毕之日。其写本藏于京都大学医学图书馆富士川文库与静嘉堂文库,按有“弘前医官涩江氏藏书记”之印[1]。在附录中,全善有两处说到他讲授《灵枢》的景况:“全善以天保甲辰三月十二日,蒙讲书之命。”“全善学浅识陋,口讷舌啬,其辨明圣经之深意,固所不能,而公命之厚,不得辄辞,乃敬就善本校正经文,且集诸家注释,撮其精,拔其萃,疑不能决者,胪列众说。随讲随录,今兹冬讲一过,积为卷,名曰《灵枢讲义》。”全善此语涉及对《灵枢》校、注二途。校则谨择善本,注则汇集诸家精粹,并偶附己见。《灵枢讲义》(该书底本采用京都大学富士川文库所藏涩江全善自笔本)是继多纪元简《灵枢识》(成书于 1808 年)后,又经过数十年的蕴蓄钩沉而完成的《灵枢》研究力作,其学术价值主要表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底本恰当


南宋高宗绍兴二十五年(1155 年),史崧献出《灵枢》家藏旧本二十四卷。原书虽佚,然其各种传本得以流传至今。其中主要有二十四卷白文本与十二卷白文本两个系列。十二卷本系列中的赵府居敬堂本刊刻于 1522 年,经人民卫生出版社 1956 年影印问世以来,成为影响最大、流传最广的通行本。二十四卷本系列中,刊刻于 1584 年的周曰氏绣谷书林本,经多纪元简《灵枢识》采用,也多为学界所知。其实,在《灵枢》系列中,明刊无名氏仿宋二十四卷本虽然“无名”,倒是一部学术价值较高的刊本。《经籍访古志》中对此本曾具体介绍:“每卷末附释音,不记刊行年月。每半版高六寸九分,幅五寸强,十行,行二十字。按:此原与《素问》合刊。检其版式,亦复刻宋本者,然讳字无缺笔,殆南渡以后物乎?今行《灵枢》唯此本最善。”涩江氏还在所著《灵枢讲义·校订各本引据注本目录》中指出:“今又有明代刊本二十四卷,不题年月姓氏,刻精字端,似宋椠本者,正是史氏之旧式,尤可依据。”涩江氏采用的正是明代无名氏仿宋二十四卷本。试举数例,以明其本之可依据。

《百病始生》载:“其中于虚邪也,因于天时,与其身形,参以虚实,大病乃成。气有定舍,因处为名,上下中外,分为三贞。”其中“贞”字,周曰校重刊本与其他诸本作“员”,各家也多据“员”字作解,并误。

《太素》卷二十七《邪传》作“贞”。杨上善注:“贞,正也。三部各有分别,故名三贞也。”《甲乙经》卷八第二作“真”,盖与“贞”形近而讹。且“贞”与前“形”、“成”、“名”协韵。清代黄以周任总校的《二十二子》本《灵枢》也作“贞”。是证此字当作“贞”。《大惑论》载:“黄帝问于岐伯曰:余尝上于清泠之台。” 周曰校重刊本与其他诸本“清泠”皆作“清冷”。“清泠”谓清爽寒凉,古书中多见此语,《庄子·让王》:“又欲以其辱行漫我,吾羞见之因自投清泠之渊。”《山海经·中山经》:“神耕夫处之,常游清泠之渊,出入有光。” 张衡《南都赋》:“耕夫扬光于清泠之泉。”等等皆是。宋玉《风赋》也有“清清泠泠,愈病析酲”句,李善注:“清清泠泠,清凉之貌也。”《二十二子》本《灵枢》也作“清泠”。

上述两例属正讹字。

《经脉》载:“手少阴气绝则脉不通,脉不通则血不流,血不流则髦色不泽,故其面黑如漆柴者,血先死,壬笃癸死,水胜火也。”前 3 句系顶真辞格:首句末 3 字与次句首 3 字均为“脉不通”,次句末 3 字与第 3 句首 3 字都是“血不流”,而周曰校重刊本脱第 3 句“血不流” 3 字,不合顶真惯例。《难经·二十四难》正有两“血不流”,可证。

《本神》载:“天之在我者德也,地之在我者气也,德流气薄而生者也。”上文言天“德”地“气”,故下文谓“德流气薄”。周曰校重刊本脱“德也地之在我者” 7 字,则上下文不协。赵府居敬堂本等并有此 7 字。

上述两例属补脱漏。


校注详实


涩江氏在参考《灵枢识》的基础上,除慧眼独具地选用明刊无名氏仿宋本作为底本外,运用精熟的小学知识,对《灵枢》进行详实的校勘与训解。

考释字义

如《九针十二原》“审视血脉者,刺之无殆”句,《灵枢识》引马莳注:“审视其血脉之虚实而刺之,则无危殆矣。”训“殆”为“危殆”。王引之在《经义述闻》中曾对“殆”作过训释:“《论语》‘思而不学则殆’,谓事无徵验,疑不能定也。‘多闻阙疑’、‘多见阙殆’,殆亦疑也。后人但知殆训为危、为近,而不知又训为疑,盖古义之失传久矣。”(按:所引并见《为政》篇)全善讲解时,便引用王引之此说,证实“经文‘殆’字,亦当训‘疑’,各家注释为危,非是”。

借助音韵

从音韵学的角度研究《灵枢》中的有韵之文,涩江氏堪为日本的首创者。如《四时气》:“黄帝问于岐伯曰:夫四时之气,各不同形,百病之起,皆有所生,灸刺之道,何者为定。”其中“定”字,《甲乙经》、《太素》并作“宝”。全善指出:“定与形、生韵,宝与道韵。”又如《寿夭柔刚》:“黄帝问于少师曰:余闻人之生也,有刚有柔,有弱有强,有短有长,有阴有阳,愿闻其方。”全善指出:“‘刚柔’二字当换地,则与韵协。”揣摸全善之意,“有刚有柔”应为“有柔有刚”,则刚、长、阳、方协韵。按:此四字并属阳韵。

纠正句读

如《杂病》:“痿厥,为四末束,乃疾解之。”马莳、张介宾、丹波元简等并以“”字属上为句。如马莳注:“凡痿病、厥病,而手足四肢挛束乱,当刺四支之穴,以速解之。”涩江氏指出:“经文疑当‘束’字为句,盖言紧束手足,如至闷乱则速解其缚,以舒畅之。”经此简明扼要的解说,经文所述痿厥治法,自可了然于胸。

校勘脱文

如《阴阳二十五人》:“木形之人……能春夏,不能秋冬,感而病生。”涩江氏据下文“火形之人……能春夏,不能秋冬,秋冬感而病生”、“土形之人……能秋冬,不能春夏,春夏感而病生”、“金形之人……能秋冬,不能春夏,春夏感而病生”、“水形之人……能秋冬,不能春夏,春夏感而病生”并迭用“秋冬”与“春夏”之文例,认为言木形之人,“‘秋冬’二字宜迭”,甚有见地。再如《九针十二原》:“写曰必持内之,放而出之。”涩江氏引《甲乙经》“写曰”下有“迎之迎之意”五字,并指出王冰注《素问·离合真邪论》“大气皆出,故命曰写”,引《针经》亦有此五字。今据《九针十二原》此句下文“补曰随之,随之意……”以后律前,此句宜作“写曰迎之,迎之意……”全善所说当是。又如《痈疽》:“发于膺,名曰甘疽,色青,其状如实瓜蒌,常苦寒热,急治之,去其寒热,十岁死,死后出脓。”《太素》卷二十六《痈疽》无此一节,但全善根据杨上善注文有“寒热不去十年死也”八字,认为“原必有经文,今本偶脱”,亦属慧眼灼见。

敷畅语义

如对《营卫生会》“上焦如雾,中焦如沤,下焦如渎”,涩江氏据张介宾《质疑录》,提炼出“三三焦”的说法:“所谓三三焦者:有名无状,一也;专指下焦,一也(经文凡连言三焦膀胱者皆是);经脉所行,一也(手少阳三焦经是也)。”较为全面而概括地阐述了三焦的含义。

说明前后联系

如《通天》:“阴阳和平之人,其阴阳之气和,血脉调。谨诊其阴阳,视其邪正,安容仪,审有余不足,盛则写之,虚则补之,不盛不虚,以经取之。此所以调阴阳,别五态之人者也。”对于其中“谨诊其阴阳”八句,是针对阴阳和平之人还是五态(即太阴、少阴、太阳、少阳、阴阳和平)之人,前人理解多取前者,涩江氏则认为当指后者。他指出:“‘谨诊其阴阳’以下数句,总言诊五态之人,审察其偏,以调治之之法也。诸家单系阴阳和平之人,恐非是。阴阳既和,何须调治?”准确地说明了文句含义的归属。

提示参见线索

如“关格”一语并见于《终始》与《脉度》。涩江氏在《终始》中,对“关格”引注甚详,故在注《脉度》时指出:“关格说,又见《终始》篇注,当参看。”遇有仁智互见的说解,涩江氏往往择善而从。如《终始》:“补阴写阳,音气益彰,耳目聪明。”对其中“补阴写阳”句,张介宾释以补里泻表,张志聪解以补五脏泻六腑,马莳训以补泻阴阳。全善认为:“阴阳补泻,互文而言,马注为得。”又如《四时气》:“飧泄,补三阴之上,补阴陵泉,皆久留之,热行乃止。”对其中的“止”,马莳谓留针止,张志聪谓飧泄止,全善认为宜从马注,意为止针。


不足之处


涩江氏从 1844 年起讲授《灵枢》等医学要籍,直至 1858 年逝世,前后达 14 年之久,但是据《灵枢讲义》附录所载,该书的撰写时间为 1844 年 3 月 12 日至 1845 年 12 月 6 日,只是讲授“一过”,前后仅有一年多,而没有在十余载的讲授生涯中精雕细刻,不断充实修订,因而该书还略嫌粗糙,存在着一些不足,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

一是偏重于汇集各家注释,而发表个人见解较少。唯其如此,对前人误释之处,有时便默而不言。如《根结》:“虚而写之,则经脉空虚,血气竭枯,肠胃辟,皮肤薄着,毛腠夭,予之死期。”对其中“辟”一语,所引诸注,或为“聂皱辟迭",或作“僻积”,或云“畏怯邪僻”,而涩江氏自己未着一字。不知此“辟”即《素问·调经论》“虚者,聂辟气不足”之“聂辟”,为短缩义。

二是尚有误校误注现象。如《九针十二原》:“员利针者,大如。”史崧《释音》:“,莫高切,又音毫。”涩江氏注:“《说文》:‘,强曲毛,可以箸起衣。’‘,牛尾也。’二字不同,此当作,音力之切。而后世互通用,今不必改,但史氏读为字本音,非是。”全善谓史崧误释“”字读音,无疑指摘的当,但认为《灵枢》此“”字当作“”字,并视两字后世通用,则不确。其误有三:既引《说文》一为“强曲毛”,一为“牛尾”,说明“二字不同”,何故又出“通用”之说?此其一。上引《说文》段玉裁注:“箸同‘褚’,装衣也。《王莽传》:‘以装衣。’师古曰:‘毛之强曲者曰,以装褚衣,令其张起也。’按,此‘’皆‘’之误。”明指是、是,不可通用而误为通用,此其二。“”系多音多义字,除音 máo(《广韵》莫袍切),义牛尾,可泛指兽尾外,另可音lí(《广韵》里之切),即为“”(简化字作“厘”)的本字,为古代长度单位,“分”的十分之一。汉代贾谊《新书·六术》:“十为分,十分为寸。”清代赵翼在《陔余丛考·》中更进一步指出:“权度皆以毫毛起数,其字本应从‘毛’,而反谓‘’字传写之误,未免臆说。”“”本可表示长度,《灵枢》此句正说长度,用“”自是确切无疑,此其三。顺便提出与此相关的另一“智失”,《九针论》:“故为之治针,必令尖如。”涩江氏注:“尺度之分豪丝,亦即字。”据上引《陔余丛考·》,“分”之“”并非“亦即字”,而当为“”字。又如《四时气》:“善呕,呕有苦,长大息,心中,恐人将捕之。”涩江氏按:“‘’即‘澹’字。澹,水摇也。马氏释以‘静’字,盖以为恬之义,非是。”全善指摘马莳训“”为“静”,固然无误,但是据《灵枢·邪气藏府病形》“心下澹澹,恐人将捕之”文,认为“‘’即‘澹’字”,并以“水摇”为释,则不确。字书未载“”、“澹”通同之例。《集韵·阚韵》:“,动也。”“”一语自有“不安”、“畏惧”义。《楚辞·九章·抽思》:“悲夷犹而冀进兮,心怛伤之。”王夫之《通释》:“,犹言荡荡,动而不宁貌。”唐代达奚《华山赋》:“森森象设之若生,威棱而可畏。”下文既言“恐人将捕之”,则心中自然畏惧。


【参考文献】

1 涩江全善著,郭秀梅,等校点.灵枢讲义[M].北京:学苑出版社, 2003.



来源:《中医文献杂志》2007 年第 1 期 http://m.doc88.com/p-4701938167910.html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