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看出清淨心

 
 
 

日志

 
 

凯西传记《生命之河》第十四章 52-54   

2016-11-09 13:24:28|  分类: 开卷无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命之河 52-54


前文:http://williamho.blog.163.com/blog/static/74954914201610911755851/


第十四章

52


休林在得克萨斯州下了车后,两脚陷入了泥浆,一直到脚踝。棕白两色的运动鞋完全不成样子了。

父亲叫道:“嘿,在牛仔州穿不了好的衣服,你的靴子到哪儿去了?”

大卫·卡恩说:“你的枪在哪儿?把它找出来。”

他们接了休林,开车送他到康明的钻井边。大家穿上皮靴子,靴统高到膝盖,陈旧的衣服上布满了泥点子,戴上十加伦帽子。休林根本认不出这般穿戴的父亲。爱德加比以前胖了些,看上去更健壮。

大卫说:“你的母亲说,你是来保护我们的,没有枪怎么保护我们?我们的敌人够厉害的。他们在这儿有最大的偷牛帮。人人都带两支枪。”

休林没有回答。他正朝火车站那边看着牛尾巴被系在马栓上。街对面,男人们的穿着就象牛仔一样,只是没有皮套裤,手上也没有枪。

“走吧,我想知道家里怎么了,母亲好吗?你弟弟好吗?” 父亲说。

大家把休林推进了大篷车,一直在泥泞路上开,休林在父亲和大卫之间晃来晃去,在噪杂的环境下回答着父亲的问题。

康明这个地方不象是一个城镇,倒象是一个闹市区。井在田地里,这口井同休林以前见到的不一样。制做粗糙的木头井架有六十英尺高。一根管子被竖起来,然后插人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洞里。井边有一个马达,发出讨厌的噪音。也许比那辆汽车更需要消声器。地上一片泥泞,井水打到洞里后,可以润滑管子和钻头,然后流到一个人造的水池里。然而,大部分水流入黑色的土里,成了粘糊的泥浆。

爱德加用比蒸气马达声更大的嗓门叫道:“水进来后,会把油抛洒到比井架还要高的高处。”


52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休林在猜想究竟是什么东西挡住油出来。现在是 1921 年的夏天了,为什么要花这么长时间才能从催眠报告中找到石油,而别人却一下就找到了油呢?这就是母亲把他送到这儿来的原因。休林才十四岁,母亲勉强让他出门。然而,她对爱德加的担心超越了对休林的担心。他们都知道,爱德加在无意识的情况下,被用来提供催眠报告,提供比石油更多的其他的信息。他们希望石油井会出油,但石油就是没有出来。因此,让爱德加留在那儿提供开发油井的催眠报告有点不对劲。

就休林所发现的,事情并不是这样的。大家都在康明中心开油井,大部分时间里,爱德加和大卫在那一带开车转,想找一块出租地,这样,当石油冒出来时,他们将占用这一整块地方。

空闲时,他们就待在一间两层屋顶的小屋里,离油井有五十英尺远。这个住处是伦格尔的财产,一个可怕的巨人一家。他在油井里干过活,对来访的伙伴有兴趣。老伦格尔是全家人中最高大、最可怕的。长得最小的是赛斯尔,伦格尔的侄子。他已经成家,和妻子拥有几间屋子。爱德加、大卫和休林同赛斯尔住在一起,伦格尔的两个儿子同父亲住在一起。

到了后,休林一直在处理催眠报告,所有的催眠报告都是有关康明的石油井,这些催眠报告在预测地层将被挖掘出来这一点上被认为是准确的。对这个预测的坚定信念使得公司决定花钱租用地盘。

有一件事使休林对催眠报告感到奇怪。

他写信给母亲说:“我恐怕下面这些报告内容不被他们所在意。但是,每次催眠报告都说除非所有的人在钱的方面符合目标,否则就不会得到这些钱。我一直在想这是否意味着油井不会出油。如果这口井开在合适的地方,怎么会找不到油呢?如果油井往下沉,那么就根本找不到油,是不是?”

几天后,他得到了答案。油井里确实有问题。有人把工具掉进了井洞里。为了吊出工具,整个工程必须暂停。老伦格尔发怒了,每天晚上,他要么站在那儿看着,要么他的儿子待在那儿,监视一切。然而,又发生了一起事故。挖掘井洞的钻头失灵了,断掉了,又必须把断了的部分挖出来。

现在,所有的人站在井边,看着管子上下升降,由一个小马达拼命拉着。休林惧怕地看着伦格尔,伦格尔已经把枪系在皮带上。休林看到他们把六英尺长的猴子扳手套在鞘套里时,感到真是了不起,他们就象拿着指甲剪一样轻松容易。

还有一些干活的男人们是伦格尔的朋友们,尤其是罗斯特,他是老资格的挖井工人了,常讲些有趣的故事。还有一个叫乔舒亚,一个健壮的牛仔青年,给威廉·S·哈特讲的一些乏味的故事。

他会这么说:“现在,一切都变了,男人们出门几个月都找不到一点东西。这一带油井附近才真是有劲儿呢。”有时,乔舒亚看着远方,忧伤地说:“儿子,只有一件事使我对这个职业最不满意,寂寞。有时真使我烦透了。”

然后,他人会显得更忧伤:“你看儿子,我太喜欢女人了。”

老伦格尔最终怀疑起大卫·卡恩。第三个事故发生了——一个楔子在井洞里被发现了。伦格尔认为大卫企图停止挖井,这样,那些当地人会在出租期截止时被赶出去,而大卫和其他一些人——没有人知道这些人是谁——会取而代之。

大卫决定让催眠报告说出事实真相。那是一个晚上,吃完晚饭后,大家聚到赛斯尔的房子里。

休林看到老伦格尔的两个儿子走进来时,简直吓坏了。三个人都带着枪。公司的一个中间人被选为催眠报告的主持人。大卫坐在旁边,毫无恐惧的样子。主持人开始问大卫是否在石油井那儿制造麻烦,故意损害公司的挖井工作。

爱德加说:“这些都是不正确的,麻烦来自外在因素。正如以前提到的,除非这儿的工作与他们的目标的理想有联系,并且这种资金收益的价值是用于造福人类,有助于人民,否则就不会成功……”

休林把这些事写信告诉给母亲:“这些人都说,开出油井后,他们会让父亲建更多的医院,但我对催眠报告的理解是,他们应该把多于自己所愿意给的资金捐给慈善事业。我想他们正期待着成为百万富翁,然后,只捐几千美元给医院。父亲不是这么认为的。他说那些人看上去很粗野,内心还是好的。他一直在从催眠报告中得到有关建立医院的信息,对此事,他一直很高兴。他说,催眠报告还提供出了造医院的地点,在弗吉尼亚州的弗吉尼亚海滨市。他说,很久以前,催眠报告提出了同样的信息,但是,当叔叔林的一个在火车站上工作的朋友到了诺福克看了后,说那个地方仅仅是一个钓鱼小村。父亲说,这正是合适的地方,安静的好地方,靠近海。我但愿事情会成功,因为我也喜欢看大海,在海里游泳。

“我将在劳工节前的星期六离开这儿,按时回家上学。父亲将为我买几条长裤,他感觉良好,很想回家,但是他说他必须等到油井出油为止……”

本节出处: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4c7962c90102eg77.html


53


1922 年的夏天,格秋回老家希尔山庄,对亲人们作一年一度的拜访,她把儿子休林和爱文斯也一起带去了。


53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休林严肃地同表哥汤米·豪斯和表弟格雷·沃尔特握了握手。格雷是威尔·沃尔特家最小的儿子。他出生时,母亲死了。阿姨凯特一直抚养着他。他比汤米大一些,但是比休林小。

“很抱歉,去年夏天我没有能来这儿。”休林简单地说,“我去了得克萨斯州,看看开发油井的事。”

“那边的情况怎么样?爱德加还在那儿,什么时候会出油? ”

“那边有些麻烦。”休林轻松地说,“你知道,我们有敌人,我们在那里得带枪。”

“你会抽烟吗?我们会抽烟。”格雷说

“我不会,这对你没好处,会带来发育不良的后果。我可以用零点二二的枪射中你。”

“你只是怕抽烟,谁都能射零点二二。”汤米说。

“我担保玉米花丝香烟会把你搞得够呛。”格雷说。

休林说:“我告诉你一些得克萨斯的事,我认识了不少牛仔, 我住的那个房子就是瞻昵·格雷写出《边境上的骑兵团》的地方。”

他们说着说着就来到了果园。这儿,格雷和汤米藏着一大包香烟。

格秋把她的疑心告诉了豪斯医生。她知道在得克萨斯,事情有点不对头。又一年过去了,什么也没有成功,只有拖延,开发油井的工程一次次暂停。在公司的工人之间终发生了争吵。他们似乎马上能搞到油了,然而就是不成功。

豪斯医生说:“我去那儿看看。”

他盼望着度假期,他现在担任西部州立医院的助理院长,医院离希尔山庄不远。他的病人都是精神病患者。

他说:“我正需要去德克萨斯。”

他就这样决定了。到了那后,挖井工事又有了进展。油井里冒出了大量的油气。一天,他站在平台上,同挖掘工说着话时,划了根火柴,点燃了烟斗。结果,一声爆炸把他从平台上轰走了,还刮去了他的八字胡须。

他写信给凯瑞说:“我们遭遇了一场无可弥补的损失。”

他写给格秋的报告说,问题似乎来自外界的人,这些人在公司的租用期截止之前不想让油井冒油。

到了夏季末,又出了一件事,租赁期过了。公司已经没有钱,油井没有出油。最后一个月 ,有人故意造事停工。井洞里发现了几块墓碑石。

这项工程不得不完全被抛弃了。豪斯医生回到霍普金斯。爱德加已经打好行李,准备走了。他收到了一封来自法兰克·墨尔的信。 他就是曾于 1911 年在诺顿开始为凯西建医院的那一位。墨尔渐渐患了双目失明症,为了保住生命,医生认为需要动手术去除双眼。他记起多年前从诺顿把催眠报告带回家。催眠报告说——可能是墨尔以前遇到事故引发起眼睛恶化——用水疗法。“我已经洗了七百次汗蒸浴, 我的视力恢复了。”他写信给爱德加说。他有意愿重建医院,建议爱德加到俄亥俄州的哥伦布斯去同他见面。

爱德加去了。他在心理上已经准备好一切都毫无希望。建造医院的想法一直是他所挂怀的,感到不实现这个理想就无法回家。

不过墨尔不如以前富有了,他的大部分资金在多年生病期间已经失去了。但还是相信有可能筹集到足够的资金,并且他有外出集资的计划。

当他和爱德加正在商量此事的时候,大卫·卡恩打来了电报。大卫那时在丹佛,同极其有名的报纸《丹佛邮报》的老板,本弗先生(A. C. Bonfils)打交道。本弗想亲眼见识一下催眠报告。墨尔和爱德加去了丹佛。

催眠报告被安排在旅馆的房间。一个病人由本弗先生挑选的。医生和本弗先生都对催眠报告感到满意。第二天,本弗先生以一天一千美元的报酬雇用了爱德加,前提是:用头巾包上脸部,必须在给催眠报告的时候用透明的帘子或面罩避开听众;他必须由贴身警卫跟从着;不能单独行动;必须同车夫一起坐高级汽车,坐在帘子后面;必须有一个东方人的名字,加上一个头衔。

爱德加对此完全拒绝。

他和墨尔两人感到窘迫不已。爱德加的父亲坐火车从赛尔马赶到这儿来了。爱德加从哥伦布斯打电报给父亲说,他将去丹佛。结果电报内容被翻译成“到丹佛来见我。”

大卫想帮助他们,结果他几乎使自己花光了钱。他能提供的只有食品和香烟。

不久,一封电报寄到爱德加这儿,由赛尔马中转过来。电报寄发者是伯明翰市的妇女俱乐部,她们想知道爱德加要多少钱,可为俱乐部会员做一个讲座。电报上说,她们听说了爱德加的“惊人的能力”。

爱德加立即回电说:报酬是三张丹佛至伯明翰的火车票。妇女俱乐部寄来了火车票,一边还在猜测这是什么样的一个家伙。十月六日,他们三人到了阿拉巴马州的伯明翰。

五个月过去了,他们还在伯明翰。讲座取得了惊人的成功。人们排队等在旅馆要见爱德加,要求得到催眠报告。一位女士得到了催眠报告后,又来见爱德加,要求帮助。她说:“你说我应该去见那个给我看过病的医生,但是,这个医生已经对我说,他没有办法治好我的病,我该怎么办? ”

“医生叫什么名字? ”爱德加问。他以前在伯明翰曾认识过好几个医生。也许他认识这个医生。

“伍德尔,”她说,“波尔西·伍德尔医生。”

爱德加说:“把催眠报告给他,他会理解的。”

本节出处: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4c7962c90102egn9.html


54


一个小时后,伍德尔医生打电话来了,他现在一边使用整脊疗法, 一边在法兰克林教学生学人体解剖学。他还记得爱德加,想起了那次双目失明的布朗宁博士在场的时候,凯西给了催眠报告。

伍德尔说:“你在解剖学方面还是很出色,但是我不理解你所建议的治疗方法,我把对那位女士所说的再次告诉你,她正失去听力!你明白吗?

“我告诉过她,我还未曾照你说的去做。你告诉我在她上颚的耳咽管部位用手指手术。我会那么做,但我不知道事情会怎么样,我会随时告诉你。”

六个星期后,那位女士自己告诉了爱德加说,她的听力完全恢复了正常。

三月上旬,市政局决定要求爱德加取得执照,目的是要爱德加在需要的时候能解释他究竟是干什么的。同时,热情的朋友们告诉他,大家在当地的人们中筹集了六万美元,用于建医院。

接着,一个催眠报告回答了这个问题:是否应该在伯明翰和附近一带的哪个地方建医院。答案还是和以前得到的一样,在佛吉尼亚海滨市。

伯明翰的机构解散了。爱德加有点伤感,然而还是果断地打点行李又上了路。

他到了得克萨斯州,那里的事情比他离开的时候更糟糕。他又去了纽约、比茨堡、芝加哥、坎萨斯、代顿,最后回到了赛尔马。突然,他变得坚定了,决定由自己一人担当一切事务。如果别人不能为他做,他应该自己去完成。他写信告诉格秋,他将回家整理一切。整个冬天,格秋一直住在希尔山庄的老家。他们一起回到了赛尔马自己的家。

休林伤心地离开希尔山庄,他和汤米、格雷一直相处得很好。他们挖了一条水沟,使现代化的水管通到房子里。那时还出了一个小事故:格雷一天下午用他的鹤嘴锄弄伤了汤米的头;为了庆祝通水成功,他们把房子外的厕所给烧了。那个季节绝对不是在屋外点火的时候,邻居们因此而度过了可怕的一天。

汤米和格雷教休林学抽烟,但是休林根本不喜欢这个。一天,凯特嫂嫂看到格雷抽烟。他逃到了樱桃树上,不愿意下来。凯特拿来了鞭子、一把椅子、一份晚报,坐在树下,安心地等在那儿。格雷问:“你打算在那儿等多久? ”

“我的心脏跳多久,我就会等多久。”凯特以凶狠的口气说。格雷说:“ 凯特狡猾”(kate 是人名,skate 是“溜冰”之意)。

格雷还是下了树,遭了一顿打。后来,他让汤米和休林看了鞭痕,说:“你们两个就是怕挨打。”

汤米说:“我就是不怕。”

休林说:“我也不怕。”

格雷说:“没有人会揍你。”

汤米说:“我们不怕揍。”

“是的,你能受挨打,我们也能受得了挨打。”休林说。

“我担保你不能。”格雷说。

“我担保能。”汤米说。

为了比个高低,他们两人让格雷揍他们。格雷狠狠地抽打了两人,他们也没有哭。当他揍完后,两人说:“现在你还信不信我们? ”

“行啊,你们俩可真是个硬汉子。”

在休林离开的前一天晚上,他们来到了低洼地,最后在一起抽一次烟。汤米点着了烟后,一边吐着烟,一边问休林:“为什么爱德加攒不到大钱建医院?催眠报告能提供所有的信息,是不是? ”

休林解释说:“上帝不让人们挣大钱,除非他们是应该挣大钱的。”

格雷冷笑了一下说:“这个世界到处都是骗子。”

休林说:“他们无法得到催眠报告去挣钱。如果上帝给父亲这种能力,那么神的意思是用它来做好事。那些人把父亲带到这儿、那儿,一定是想搞点名堂的。也许是,计划搞到钱后,抛下父亲一走了之,也不顾建医院的事。”

“为什么催眠报告就不知道这些事?”汤米问,“一定能知道的。”

“也许吧,但是,父亲处于睡眠中,他不知道自己说过些什么。 也许他是这么说的,他们并不告诉他。”休林说。

“为什么?这些骗子!我保证,如果我在那儿,我会把子弹打到那些人的眼睛里,如果他对爱德加那么做的话。”格雷说。

汤米说:“我们应该同他一起去。那样事情才会理顺。然后,爱德加可以告诉我们在那儿可以挖到地下宝藏,我们可以去挖出来,然后建医院。我们做得到。”

“是的。”格雷说。

“是的。”休林也说。

然而,他并不肯定,一点都不明白。当资金筹集到时,为什么医院不建在伯明翰?为什么催眠报告一直强调弗吉尼亚海滨?那个在大西洋边,远离所有的人的地方。为什么爱德加不离开所有这些人,给自己做一个催眠报告,问一下如何可以得到钱,建一个医院?为什么催眠报告不能告诉父亲可以找到哪个富人的帮助?为什么催眠报告没有告诉他们德克萨斯的那个公司谁是坏人?为什么没有告诉在那儿可以找到钱——如汤米说的,这样自己可以挖油井呢?

事情似乎不对头。是不是父亲做错了事?他变了吗?难道他被金钱搞混头了?如果确实是这样的,那么,催眠报告就会乱套了,还可能没办法帮助病人治病了。

汤米说:“再来一支烟。”

“行。”格雷说。

“行。”休林说着,使劲地吸了口烟。

格雷肯定地说:“你学会了。”

汤米说:“你很快会成为抽烟高手。”

本节出处: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4c7962c90102eh2e.html



下一章:http://williamho.blog.163.com/blog/static/74954914201610913715180/



2016年10月21日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收录 14306 份凯西催眠报告的 DVD-ROM,可向亚马逊购买:https://www.amazon.com/Official-Edgar-Cayce-Readings-DVD-Rom/dp/0876046154





凯西传记《生命之河》序言、目录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生命之河

目录

序言

第一章 1-7
第二章 8-12
第三章 13-17
第四章 18-19
第五章 20-24
第六章 25-28
第七章 29-32
第八章 33-35
第九章 36-38
第十章 39-41
第十一章 42-47
第十二章 48
第十三章 49-51
第十四章 52-54
第十五章 55-62
第十六章 63-67
第十七章 68-70
第十八章 71-75
第十九章 76-79

哲学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