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看出清淨心

 
 
 

日志

 
 

凯西传记《生命之河》第十一章 42-47   

2016-11-09 13:07:53|  分类: 开卷无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命之河 42-47


前文:http://williamho.blog.163.com/blog/static/74954914201610905640930/


第十一章


42


1901 年,十月末,阿拉巴马州,蒙哥马利市的一个安静的星期日晚上。切斯勒公司的一个摄影师,出门工作一星期后回到本市,正走进工作大楼,他拖着蹒跚的脚步,背着器械走上楼去。他的身材瘦瘦的,看上去很疲劳了。长长的双腿、双臂,圆圆的孩子气的脸,使他显得比三十三岁的年轻更年纪些。

大楼的接待室里,灯还亮着。靠椅上有个人正坐在那儿打瞌睡。当摄影师走过屋时,他一下跳了起来。问:“你是爱德加凯西吗?”

摄影师点了点头说:“是的。”

“我们到处找了您好久,您出名了。”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大把剪下的报纸:“看,纽约日寸报,圣路易斯快报,典伄报导,堪陆斯城市之星……”

他把报纸递给爱德加,第一张报纸是十月九日 ,星期日的纽纟勺时报的一页。上面可以看到两张熟悉的照片——曾经挂在霍普金斯的凯西家里的,一张是爱德加,另一张是他的父亲,报纸的中间是开契门医生。标题是:一个文盲在睡眠中成了医生——爱德加的神奇功能迷惑了医生们。


2016年11月10日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爱德加一下子坐在椅子上,开始读了起来:

“全美国的医学界人士对肯塔基州霍普金斯的爱德加所具有奇异功能表示极大的兴趣。他能在半非意识的状态下诊断出各种疾病,尽管他在有意识的状态下毫无一点医学知识。”

开契门医生去年夏天访问加利福尼亚州时,参加了全国顺势疗法医生协会的会议。偶然提到了这位年轻人,他被邀请到大学联谊会的三十五个医生在巴塞地那举办的宴会上,并对之进行了讨论。

开契门医生发表了长篇讲话,医生们对此表示了广泛的兴趣,其中一个来自波士顿的著名医生听了后,请开契门医生为美国门诊研究协会的九月份会议准备好稿子。以作为会议的一部分的内容。开契门医生把稿子寄去了,本人却没有到波士顿去……

这个人想抓住爱德加的注意力,说:“我是记者,我想就此问一下,这些是怎么回事,这是真的吗?”

爱德加说:“我不知道。”他显得无助地笑了。

“这个人就是我,但是,我对这份报告一无所知。我认识开契门,我在家接待客人时为他提供过几次催眠解读报告,但根本不知道他会对别人谈起这件事,我出差了一个星期,还没有从我妻子那儿听到任何消息。”

“这就是我想知道的,你的个人的生活。你怎么会到这儿,蒙哥马利,为切斯勒工作的呢?事情变得广为人知了,切斯勒不清楚这是否是同一个人,但是他知道你是霍普金斯人,当他看到你的照片时,他明白了这就是你。他说,你从鲁赛尔兄弟公司过来的,你以前在安妮斯顿和杰克逊市为那家公司工作。”

爱德加说:“我以前在肯塔基州的绿波林市有一个工作室,后来被一场大火烧了,所以我离开了家人,到这儿来工作,一直到我能攒到足够的钱,再开一个工作室。去年七月四日,我离开鲁赛尔兄弟到了这儿。”

“现在,你再也没有麻烦了。可以丢掉摄影工作了,对出名是怎么感觉的?”

爱德加看了看成报纸,说:“你说这是出名还是出丑?”

“这就由你了,看你对名声是怎么个态度了。经常有人一下子出名,有的保持名声,有的销声匿迹了。”

爱德加点了点头说:“这就看成我的如何对待名声了,以及人们会对之如何做。问题是,我睡着时,一点儿也不知道外面的事情。我必须确保同我一起工作的人是诚实的,和我具有同样的想法。”

“总之,那是什么呢,感觉怎么样?”记者问道。

“我说不来,也解释不了。就只是在我的思维里存在的,就好像知道如何摄影,或写一封信,或从椅子上站起来。你认为会从椅子上站起来,你做到了,所有你这些事情变得可能的因素是神秘的——因为你能轻易做到,也就不去思考,这就是神秘的原因。也许事情并不是想象的那样。当我躺下,我想进入睡眠,或者说当我躺下,想进入另一种睡眠时——不是我们休息的那种。这就是我所知道的。”

“行。我想把这段内容登在报纸上,我得赶快走。祝贺你成名,要么是丑名,不管是哪一种。”

他走了以后,爱德加又在看剪报,一遍遍阅读上面的内容,试图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年轻的凯西一共给了一千多次催眠报告……”

也许,他是给了那么多,但并不都是给开契门的。有些是林医生的——比如,其中有一段描写蒂璀的事。给开契门仅仅两组报告。他曾经两次不情愿地给医生提供提供催眠报告,以得到从霍普金斯来回的车费。回家期间,他每天去开契门医生的办公室,提供催眠报告,什么也不问,只是要求医生保证,得到催眠报告的人确实需要帮助。

很明显,开契门在加州说了一些事情。当人要求他写篇详细的科学文章时,他把霍普金斯可收集到的证据编写成了一个长长的文章。

使爱德加感兴趣的是,文章对催眠现象进行了解释,而这个解释显然来自他的催眠报告:

当问到他的知识和来源时,他处于潜意识状态,说:“爱德加·凯西的思想是处于接受指令状态,同所有人的潜意识一样,只有是有一点不同,他具有介入、分析和解释别人的意识的能力,从别人的潜意识获得信息。潜意识永不忘却任何事物,显性意识从外界得到信息,然后把所有的信息传递到潜意识中,永远地保存在那儿——即使显意识不存在了。”他从第三者的角度来描述自己,并进一步说明,他的潜意识与所有别人的潜意识可以有直接的交流,而且能通过自己的思想进行客观地翻译解释,把得到的信息传给别人。通过这种方法,所有千万人的潜意识具有的一切知识和信息都可以利用。

这就是他写的文章,根本没有多大实质性内容,因为没有说出为什么他能做到,而别人却做不到。很显然,他的意识同别人并没有什么两样,只是他的思维能从反方向起到功效。如果所有的人都像他那样,那么,他们都能够通过催眠,把潜意识所知道的信息取回来。

显然,这并不是上帝的意图。他想让人类面对不可知的前途走过世界,人类唯一可以依赖的是通过自身的经历和信仰的力量。

本节出处: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4c7962c90102eeon.html


43


为什么他同别人不一样?如果他接受这一点的话,他少年时所见的那位天使模样是一个解答。有时,他能接受:他在三月份的一个晚上,在寒冷的空气中站在那儿,知道凯瑞的孩子被救活了。有时,他不能接受,当他洗了双手,见到他的双手是粗糙的劳作工具;当他在早晨刮了胡子,看到自己的脸现出简单的脸,这个没有受过教育而充满了期望、固执的,多愁善感的,有时甚至是愚蠢的一张脸。当他在晚间坐下读圣经时,他知道自己是个乡村孩子,毫无魔术,不如五月路边的野花。

“美国灵异协会主席詹姆斯·海斯劳帕就奇异功能的发展提出了建议。欧洲和美国的一些心理学家们正在寻找信息,开契门医生的计划是,让最高水平的科学小组到霍普金斯,用严密的方法进行调查,然后把未理解的真相发表出来。” 爱德加走到办公室边,取了信件。究竟是怎么回事?科学家们开始青睐他了?格秋的信并没有使他开心起来。她所知道的都是来自报纸上报道过的。她想知道丈夫将决定去怎么做。爱德加的母亲的信给出了一部分事实:

“开契门医生没有在他最初报告中提到你的名字,但是,一大群报社记者来到镇上,翻出了所有的东西。他们把客厅墙上的照片扯下来。我看到报纸后才知道这件事。事情的发展有些混乱,房子里总是有那么多人,但愿这些都会有最好的结果,你父亲对此感到非常骄傲。”

开契门也寄来信,他根本没有解释他所做的,却催促爱德加回到霍普金斯,开始做催眠报告的生意。公司将由这些人组成:开契门、爱德加的父亲、阿尔伯特·挪艾先生,他是霍普金斯拉森饭店的老板。这些人早就被安排好分工。如果爱德加愿意合作,他将成为全日制合伙人。他们想知道的是他愿意参与的条件是什么。他们会完全接受他的合理要求。眼下,就是开契门所认为的,不会有任何不合理的条款。他写道:“你可以得到你想要的一切。”

爱德加关掉了灯,整个晚上他坐在黑暗的工作室里,盯着窗外的星光。时间到了,他必须对他自己和自己的奇异功能做个决定。

他知道这应该是容易作出决定。他愿意相信上帝给了他用于帮助人类的才能,但是,他就像先知摩西那样,不能相信这一切会发生在他身上。

有一点是毫无疑问的,这是天赋而不是把戏,不是不正常,不是一种病。他是一个健康的人,多年来一直健康,只有嗓音出过毛病。

这并不是一种要求他的人体做非自然的事,他不需要通过烧香或音乐,或念咒语来进入人特殊的状态。他不需黑幕包裹,也不需斋戒吃某种食物,他可以在任何时候抽烟。

既不要求宗教的神醉、祈祷,或者是一段时间的事先安静和冥想。仅仅需要他的正常健康以及他的胃肠消化好最后一餐饭菜。

这种工作没有使他感到疲劳,醒来后一般感到清晰。不过他总是感到饥饿,几片苏打饼干和一杯牛奶能消除饥饿感。每天他只能给两次催眠报告,否则会感到疲倦和耗尽精力。如果这种工作是一套经常使用的复杂的过程,这将是不合理的。

显然,对他来说,这是自然的事——就像具有写书、画图、唱歌的能力一样。这是他的自我表达形式,他想帮助人们,就如滑稽演唱家想让人们笑。这就是他得到的一种满足,他愿望的方法,他仅仅为此目的而运用他的奇异功能。

他足以清楚地看到,这并不应该意味着他仅仅帮助几个人,比如他的家庭成员或打听到他事后得到帮助的人们,比如蒂璀。这是上帝授予的礼物,意味着用于帮助所有的人们。

然而,上帝恩赐的礼物也可能被魔鬼所利用。每一种天赋可以选择其唯一的主人。在他的情况下,这个选择并不全在于他自己。当他使用他的天赋时,他处于催眠状态。谁能保证看到没有人误用这个天赋呢?他怎么能知道他的思维正好用于好的或是坏的目的?

布莱克本医生一直认为爱德加的催眠思维本着他的良心,不可能被误用。他指出了大年夜里发生的凯西死去的例子,是潜意识思维对人体的防护。再说,爱德加在一次报告中也提到:“爱德加·凯西的思维顺从催眠建议,同所有人的潜意识一样。”

潜意识在进入催眠状态时,会听从别人所给出的建议。虽然,他的意识也是如此。难道他不是先找到人才可以给人诊断吗?

假设他被要求做到别的事——提供那些毫无严肃目的但或许有高价的信息,他的思维会不会顺从呢?

本节出处: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4c7962c90102eeor.html


44


他唯一的安全护卫是他自己。如果他在自己的生活中保持正直的人格,在给人提供催眠报告时,得到明确的方向和帮助而祈祷,上帝决不会让他受骗。这就是他最希望做到的——为所有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们做事是他的职责。同时也为他的表哥伊克。


43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他的记忆里关于伊克的事情一直缠绕着他。多年前,当他同林医生一起工作的时候,伊克到他们这儿寻求帮助。他看了许多医生,却无法治好。他的健康状况极差。后来是到了催眠报告,林开始给他治疗,好多了。他搬到城里,同爱德加的父亲一起住在西7街,这样,他可以离林的办公室近一点。后来,林被迫停止营业,伊克健康状况又恶化起来。伊克到爱德加那儿,爱德加正于周末到霍普金斯来。

那天,伊克病得是非常厉害,他的妻子和女儿们都在他旁边。他挥了挥了手让他们出去,说:“让我同老头子单独交谈。”

他让爱德加坐在他旁边,拉着他的手说:“老头子,你怎么做到这些的?你怎么个发现人们问题在哪儿?林怎么知道如何给人看病,就如你一样?”

爱德加告诉他说并不知道,他重复告诉了他自己的经历。而保留了看到女天使这件事没说。

“听我说,我在你父母亲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他们。他们结婚时,我也在那儿。从你出生的那一天起,我就认识你了。我看到你的生活中的每一天,一直到前几年。我知道你在某些方面很不寻常——你在《圣经》方面的知识。但还有一件事——你认为你在林的指导下学到的本事有奥妙吗?”

爱德加摇了摇头说:“我不知道。”

“我是个快死的人了,人们说快死去的人能说出智慧。我不知道这一点,但是我想告诉你考虑一下这件事。这就是搞清楚这件事究竟是什么。照着去作。这是上帝的恩赐吗?我想这一定是的。

“我已经生病多年了,到过全国的各类医院。医生们总是把我留在医院里,一次就达几个星期,然后让我走。还说他们说不出毛病在哪儿。后来你这个我从小就认识的男孩子,躺下来,进入睡眠,告诉我毛病在哪里,你还告诉了一个一点也不懂如何治病的人,该如何去掉我的病痛。当他照着你说的做了后,我好多了——比任何疗法给我带来的帮助都大得多。

“现在,林被迫停业,我的病情越来越重,我快死了。

“但是,老头子,你一定要坚持下去,不要让任何事使你终止用它来帮助别人。你也许永远不理解这种功能,但是,如果这是上帝给予的,当他送给你的时候,你对他给予你的信任应该是忠诚的。这不会伤害你的。”

他放开爱德加的手,说:“我需要休息了,给我叫一下宝儿。”

他走出房间,叫来伊克的一个女儿宝儿,进屋照料了父亲。

爱德加再也没有见到伊克。自从林的治疗停止后,他一下子垮了。没有人知道他得的是什么病。催眠报告说他得了腹膜扩张病——可以在早期阶段通过手术去掉,但是现在已经太严重了,手术会意味着死亡。林已经给了他磁场治疗和按摩。

伊克死了,他的生存日子已经过去了,但是如果治疗未中止,他可以活得长些,更少受痛苦。还有别的病人们同样可以得到类似的帮助。他们中有青年人、儿童。


44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爱德加从天窗盯着星星看。星星已经暗淡下来,天渐渐亮了起来,工作室里的东西可以依稀可见了。他看到桌子上的《圣经》。

几分钟后,他将可以在晨光下阅读《圣经》。他要让《圣经》指引他。

诗篇 46:

神是我们的避难所,是我们的力量,
是我们在患难中随时的帮助。
所以地虽改变,
山虽动摇到海心,
其中的水虽砰訇翻腾,
山虽因海涨而战抖,
我们也不害怕。

有一道河,这河的分汊,使 神的城欢喜。
这城就是至高者居住的圣所……

他读到这儿时,开始写信给开契门:

“我将接受你的提议,不过有一些条件。我的父亲应该当催眠报告的主持人,并有记录与记录下所有催眠报告的内容,至少要一式两份,一份给病人,一份由我们保存。只有当病人自己提出请求,否则不提供催眠报告。

“还有一点要求,我不把这种工作当作职业或是生存的手段。即将成立的公司要是完全为我提供摄影工作室。这应该属于我的场所,是我的生存手段。现在,新的公司应该要有另一个办公室,用于提供催眠报告。我每天可以提供两次。至少五百美元要花在摄影工作室上,需要好的装备……”

本节出处: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4c7962c90102eeri.html


45


当信寄到霍普金斯后,开契门高兴极了。他把信给爱德加的父亲和挪艾先生看了。挪艾是温馨旅馆的老板,也是他们的合作者。

开契门说:“爱德加还不知道他得到的是什么。”

他们发电报让爱德加立即到霍普金斯来。他到了后,他们把信件给他看了,几乎有一万封信。有的信还夹了钱,一共有两千多美元。

开契门问:“我们该不该用这些钱?”

爱德加说:“把钱都寄回去,我们只有助人的善事完成才收钱。”

他们准备好起草合同。首先安排了一次特殊的催眠报告,在场的市、镇、巡回判区的法官,还有几位律师。他们被请求针对这种出售催眠报告中的信息的法律上的意见。他们都回答说没有发现任何条文有禁止的规定。州医学界管理部门也回答说,除非有注上爱德加的名字的法律条文存在,不应该有任何阻止这种营业的行为。

合同里的用语由爱德加定义,加上一些由挪艾和开契门提出的条款,爱德加受益百分之五十。然后同他的父亲分享。挪艾和开契门的收入是百分之五十,并用此部分负责付房租和所有费用。


45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挪艾问爱德加:“买一套摄影器材需要花多少钱?”

“约五百美元。”

挪艾当即给了他五百美元,说:“去买那些你愿意买的。”

爱德加直盯着钱看,他从来没有见过一张百元的纸币。

办公室里摆设真是令人眼花缭乱,包括一个特殊的沙发,手工做的,高高了立在地板上,这样,提出建议的人必须站在那儿同爱德加对话。爱德加看不来这种用意,觉得有点哗众取宠,但是负责主导解读的爱德加的父亲,对之感到有吸引之处。在给催眠报告提出建议时,他一直站在边上,记录员坐在旁边的桌子旁。

信笺也是设计的很特别。信纸上方印着:“小爱德加·凯西,灵异诊断师。” “小”这个词有点带有民间的词意。爱德加的叔叔现在住在霍普金斯,为了区别他们两人的称呼,亲戚们把一个称为爱德加,一个称为小爱德加——尽管大家都知道一个是叔叔,一个是侄子。印刷印笺的人收到这个预订的工作后,不假思索的印上了“小”这个词。

他们费了很大工夫把钱寄回去了。大部分回信都是爱德加自己写的。并提出了预约期,如果催眠报告使你满意了,我们才收钱。他们没有定下固定的价格,这使爱德加有点伤脑筋。挪艾和开契门似乎认为可以按照大多数医生们的作法:到所有的过程后,才算笔总账。有的人也许接受多次催眠报告,也许还得到开契门的医疗指点。

爱德加养成习惯,去阅读每一份催眠报告的记录。他想知道在他的睡眠过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些材料使他感到惊奇:读起来就像科学神话,神秘医生的梦,或是一种出自百科全书的令人迷惑的故事。

“我们发现在这个人体里,神经组织里的白色物质正在毁去……在交感神经和脑脊髓的神经系统之间缺乏联系……第七节骶椎有挫伤……”

每次结束催眠报告后,他回到摄影工作室,脑子里一片糊涂。他以为阅读记录稿会有助于人意识性思维,去理解他的潜意识思维所说出的内容。如果他有一点医学知识,事情就不会显得那么奇怪、罕见。他应学会暗暗地信任自己的内在,而不是忽远忽近地接受别人信仰。但是,那些词在他眼前简直无法看懂,语言太技术化,他比以前感觉更糟糕了。

第一批来到新开的办公室的外地来访者之一,是肯塔基州诺顿的人,离霍普金斯有三十五英里远。他自我介绍了他的名字,法兰克·墨尔。

“我最近在诺顿从一个叫艾尔金的人那儿买下了煤矿,当我同他商讨价格和一些事宜的时候,我问他是否还有别的矿脉,他说不知道。因为工程师们还未探测过。

“我又问他怎么知道在哪儿挖掘,他说他到这儿来找到一个叫林的人,林告诉他可以找凯西这个人打听,是在他进入睡眠的时候。他说凯西说他在诺顿,L/N 和 I/C 铁路的交叉口之间挖掘。那儿有煤矿。你就是告诉他的人吗?”

爱德加摇摇头说:“我根本不知道这件事。”他解释了他和林的关系。说:“我只知道他仅仅给病人提供催眠报告,不知道他给别的事情也提供催眠报告。”

墨尔说:“不用介意,我已经让我的工程师们去煤矿,你不需要提供这方面的信息。如果你能帮助病人,我有一个小侄女,住在西佛吉亚的威廉森,患了小儿麻痹症,愿不愿意给试一下?”

爱德加给了他一个催眠报告,墨尔对此变得很感兴趣,决定从开契门、挪艾和爱德加的父亲那儿买下合同。当他在西佛吉尼亚的侄女告诉说,她的病情好多了,墨尔开始在诺顿造成了一家医院,他决心要把催眠报告建筑在科学基础上。因为病人们难以找到采用爱德加提出的治疗方法的地方。他们发现当一个医生被请求给予帮助,医生总是拒绝接受这种病例。正骨医生愿意给予治疗,但是条件是只有在他们自己诊断后。他们只有在自己诊断和催眠报告提出的治疗一致时,才去执行治疗。

在霍普金斯,可以得到一些医生的合作,然而,大多数病人并不住在霍普金斯或附近一带。墨尔认为他的医院可以解释这个问题——至少让那些可以付得起费用的人到这儿来,在那儿催眠报告可以确确实实地得到实施,可以有后续跟踪治疗,一直到催眠报告提出允许出院为止。

在同开契门、挪艾、爱德加的父亲还在商谈的时候,墨尔直接实施了他的计划。到 1911 年,一月,一个地下室和一个小型医院的地基已经完工了。之后,墨尔在一起煤矿事故中受了重伤。爱德加去了诺顿,为他做了一个催眠报告,但是他的病情需要动手术、静修。最终,他不得不回到在俄亥俄州的家里,花了很长时间才恢复健康。并且他失去了在诺顿的投资。医院并没建完,合同还在霍普金斯。当他离开诺顿的时候,墨尔把一个催眠报告随身带上了,这个催眠报告说,他的受伤可能在某个时候引起双目失明。万一这种情况发生,可以采用催眠报告推荐的疗法。

本节出处: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4c7962c90102ef8l.html


46


随着时间流逝,爱德加开始认识到,催眠报告不断堆积起来。墨尔是对的,为了实施好治疗方案。不同的医学派别之间的合作是必要的,或者组办一个地方。在那里,使用不同医学理论的医生们可以在这儿使用催眠报告的建议。比如,开契门,他是个顺势医学的医生。还豪斯医生,他也学过骨科,在佐治亚州工作。他们都相信催眠报告。如果让他们在一家医院工作,有什么不能成功呢?

还有别的必要条件:需要那些具有电疗知识的人,懂得按摩的人,懂得心理治疗的人,懂得科学食疗的人,神经系统方面的专家,妇科专家。当爱德加看了每天出现的所有的诊断疗法后,认为只有一个必须精通一切学科的万能医生才能做到。

42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二月未,尤金·费尔德的弟弟,罗斯·费尔德来到霍普金斯,把爱德加的经历报道在哈斯特的《芝加哥检验报》(Chicago Examiner)上。他们给爱德加拍照,他的大腿上坐着休林,还有一张是他躺在催眠桌上,父亲站在一旁,记录员坐在桌子一边。这些照片加上费尔德的报告,都被寄到哈斯特的报社里。

费尔德对爱德加用这样的词来描写:“最佳的肯塔基州的生活时尚。

“他的神态既不显得那么做作的鼓舞人,也不显得令人失望。他的令人愉快的照片给人的印象是:高而瘦的年经人,眼神善良,诚实,双眼之间距离均称,宽阔的前额,和一些极的普通的特微。

“他说他三十三岁,尽管他看上去不大于二十五岁……”

费尔德听了一些在霍普金斯早已为人知晓的爱德加的故事,自己目睹了几个催眠报告。作为他的报告的最后一部分,爱德加被邀请到哈斯特报社的客人到芝加哥。三月上旬,他同挪艾、父亲一起去了,在那儿待上了十天。每天见一些人,给催眠报告,回答那些他从未听到过的奇怪的问题。所有的人都认为他是个怪人。旅馆有服务人员每天偷偷收到每人五美元,让他们进入拥挤的婚礼大厅,大家看他一边说着,一边吸烟,讲述着故事。

回到霍普金斯后几天,他又当了父亲,格秋又生了个儿子。三月二十九日,爱德加从来没有这么高兴过。

可是,儿子患了了百日咳。又加上结肠炎,病得很厉害。格秋没有想到催眠报告,爱德加也没有想到病情会那么严重,一直到医生放弃了最后的希望。之后,给了催眠报告。解读说已经太晚,整个人体充满了酸质,孩子死了。

爱德加呆住了,显然,没有及时提供催眠报告,他和格秋一直期待着医生的帮助。自然地相信医学专家们,而他自己却每天进入催眠,给别人诊断、开药。没有想到问一下是否自己或孩子、妻子会有紧急情况,否则他会马上给一个催眠报告,拿出办法。他总是考虑是否自己的奇异功能对他人有帮助,他认为没有问题。然而,他还未真正地回答问题——即使在蒙哥马利的工作室里的长长之夜——他自己本人是否也相信催眠报告。他是这样一个从内心还未接受自己的预言家!

假如没有签订合同,假如不是潮水般涌来的感谢信使他受到感染,他一定会停止这种工作。别人坚信他,对他的奇异功能很清楚,从催眠报告的建议治疗方法中得到了帮助,一次又一次地感谢他。有的人说,他们在祈祷的时候记住他。对一个人来说,是不是可能做到如此多地有助于别人而极少地有助于自己呢?

假如只有格秋相信,假如她坚信,他自己也会坚信。但是格秋仅仅从女子的爱情角度来看待他的奇异功能。她根本不喜欢林,也不喜欢开契门。她担心催眠报告或爱德加搞催眠报告的动机会因为这些人而对爱德加有消极影响。她没有说任何话,然而,她就像一个母亲,有一个漂亮女儿,很担心女儿的美丽会为欲望所摧毁。

孩子死后,格秋健康恶化了。杰克逊医生说,她得了胸膜炎,而且一直拖到春天至夏天。每天晚上,爱德加回家时,见她起来越虚弱。她无法做家务时,除了同休林作伴以外,显得对一切都无兴趣。

当爱德加阅读每一天的催眠报告的记录时,想到了妻子,感到是非常有罪。

“是的,我们有这个人体……,她已经非常虚弱,或瘦弱,原因在循环系统和用于重新组建人体中的动力和血液里缺乏营养……一直到人体的左侧,肺的下部有问题。”

如果爱德加能帮助别人,为什么不能帮助格秋?如果格秋备提出要求的话!

七月份过去了,八月份到了。一个炎热的早晨,杰克逊医生把爱德加叫到办公室,说:“在我一生中,我对你和格秋非常了解。我知道你要我坦白地把格秋的病情告诉你。”

“是的,先生。”他无力地坐下来。

“她的情况不妙,我叫你来,是因为我再也没有办法了。她得了肺结核,你知道,她的哥哥就是死于这种病。

“我还叫了别的医生也来看一下。比兹乐医生和其他几个医生都来过了,我们交换了意见,在对病因的看法上有分歧,但是一致认为她得了肺结核。

“目前,就我们所观察的,毫无希望。我们不知道她能活多久,也许一个星期。

“你一直帮助别人,如果你这个把戏里有点名堂的话,现在该试一试了。这是你唯一的希望,我们已经做到了一切可能做到的,你还是准备一下催眠报告吧。”

爱德加站起来,径直走到大街上。不知怎的,他走到了自己的办公室,给希尔山庄的亲戚们打了电话。他对凯瑞女士和伊凡女士说,杰克逊医生想见她们。爱德加同她们见了后。让她们同杰克逊医生交谈,自己等在外面。

两人出来时哭泣着。杰克逊跟他们一起,问爱德加:“多快能拿出催眠报告?”

“现在就可以。

“等几分钟,我要让其他几人也在场,如果有什么事需要办的话,我们可以请他们帮助。”

一个来自路易斯的肺结核专家正在本地,杰克逊把他带到了办公室,还带来了斯尔金特医生,他是本地的这个方面的专家,他让药剂师路易斯·艾尔金来了,开契门也在那儿。爱德加的父亲负责主持催眠报告。卫理公会的牧师凯赛医生,海瑞·史密斯听说此事后也来了。他是爱德加和格秋结成一对的媒人。

本节出处: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4c7962c90102ef8o.html


47


当爱德加醒来后,医生们在房间里踱来踱去,一边摇头,一边轻轻地议论着。来自路易斯的那个专家一看到爱德加醒来后,先说了起来:“你的人体解剖学知识很杰出,你的诊断非常正确,但是你开的药简直是糟糕透顶。

“你所建议的材料是我们用来作药的,我们不直接使用这种材料,它们是不可能同别的药配伍。你说把海洛因融合在液体里,制成胶囊,一次做三粒,因为三天后,合剂消散掉,这是荒谬的。”

斯尔金特医生说:“这些药是主要成份,我们不原原本本地使用……食疗也是那个叫战地河的医院用过的。”

来自路易斯的专家说:“现在这已经是普遍于肺结核的材料了。”

杰克逊医生说:“这是肺结核,即使所有的药都能用上,也是无救了,时间已经太晚了。”

“我倒想搞到这种桶。”路易斯专家说。他微笑地看着爱德加,说:“你说把苹果白兰地放入橡木桶里,让你的妻子吸入这种气味。”

杰克逊说:“这不会有结果,尽管我从未听说过这种事。”

他们就这样谈着,争论着,在室内来回踱着步。爱德加坐在那儿里烦心透了,一声不吭,看着他们。轻轻地问父亲:“我有没有提到格秋会好起来?”

父亲点了点头,他等到医生们都离开这儿。

当这些人走了后,只有父亲、开契门、艾尔金和爱德加留在那儿。

他们没有得到海洛因合剂的药方,医生拒绝开些药方。

艾尔金问开契门:“你愿不愿意?”开契门迟疑着。

“你如果不愿意,我自己会去做。我也许会进监狱,但是,只要爱德加想得到,他的妻子需要,我会去搞的。”艾尔金说道。

“那么我愿意开药方。”他对爱德加的信念又回来了。开契门被他的有名气的同行们的态度一下子搞怕了。

杰克逊告诉格秋,他要按照催眠报告提出的建议去做。格秋已经虚弱得无法拒绝或是接受。她只能从枕头上抬起头。

第一个胶囊吞下去以后,她再也不吐血了。第二天起,高烧退了。苹果白兰地的气味使她解除了肺部的充血。慢慢地,她恢复了体力。过了一些日子,病情又有反复。他们又不断给检验催眠报告,爱德加焦急地观察是否肺结核得到控制。到了九月份,催眠解读报告指出:“人体状况同以前不一样,从头部到第二节、第五节和第六节胸椎,从第一到第二淋巴……在这儿有垃圾堆积,浮动的粘连,存在于提供给肺部末梢和膈膜的肌肉和神经组织中,在与太阳神经的连接处也有……在整个系统里通过消化管道连接处也有……整个大肠总是有压力……粪便在消化系统里引起发炎,使人体难以承受。正如现状所显示的……充血现象在肺里,无法得到空气,还有病菌,除非去除充血,否则病菌一直在肺里造成,堵塞了,或凝结了,无法让空气从右边和左上部流通。

“通过这些外部治疗,已经有了改善……血液循环也改善,但是,肺的状况,充血现象仍然存在,因为肠子里还有堵塞的粪便,通过肝的循环,人体产生高温,寒冷和循环的堵塞产生高烧,肺的状况,空气未能输送到循环功能(血里缺乏氧气),肺里仍然有病菌。”

十一月二十一日,“人体里出现了很大的变化,某些部位好多了,某些部位还行。喉咙里有发炎现象……比以前还严重……肺里的充血少了一点,虽然还有一点,肝的解毒功能不太好,血液供给变得虚弱,淡下来,原因是缺乏血红蛋白,骨盆里的毛病更严重了。

“肺里的充血现象比以前减轻了,喉咙的左边因肺和肝和情况而发疼……

“我们还没能使肝产生更多的分泌物,使得毒素从肠内的管道中排泄掉……通过骨椎调理,已经使肌肉力量加强,肺和肺细胞的情况好多了,肺的覆盖物,胸膜好多了……当然,病情因感冒而加重……,胸部和头部充血,使得黏膜炎加重。”

爱德加同医生们熬了一个晚上。催眠报告的语言冷静而大多无误。格秋得了感冒,她开始感到堵塞,拼命咳嗽起来。第二天早晨,又做了一个催眠解读。

“人体没有多少变化,喉咙有一点好转,不再有多大的发烧,肠内有炎症,位于胃部的下面,胃部有阻滞,肺部的炎症……尤其是支气管,头部和鼻腔……喉咙和隔膜因咳嗽而疼痛,因血液不足而引起的咳嗽,无法通过合适的渠道从人体中去掉那些粒子,血的不足使人容易感冒。”

那天早晨,格秋无法举手,也无法从枕头上抬起着来喝杯水。他们把一个小小的玩具给了她,这是一个有管子的杯子。她对一直在照料自己的母亲费力地笑了一下。

催眠报告得到非常小心的实施,缓慢地向前进行。当他们为她去掉感冒时,格秋好多了。到了一月底,她感觉很好。

“肺的下部,接近隔膜的发炎现象,胸膜周围的损伤已经消失了,被去除、吸收到人体本身的系统里。”

那个晚上,爱德加坐在她床边,把这些内容念给她听。她伸出手来握住爱德加,他看着她微笑着。

“解读救了我,爱德加,谢谢你。”

爱德加再次看着稿子,但是眼睛变得模糊起来,默默地坐在那儿,盯着纸张看,仍然握着格秋的手。

“谢谢你!”格秋再次说道。

本节出处: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4c7962c90102ef8p.html



下一章:http://williamho.blog.163.com/blog/static/7495491420161091753269/



2016年10月21日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收录 14306 份凯西催眠报告的 DVD-ROM,可向亚马逊购买:https://www.amazon.com/Official-Edgar-Cayce-Readings-DVD-Rom/dp/0876046154





凯西传记《生命之河》序言、目录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生命之河

目录

序言

第一章 1-7
第二章 8-12
第三章 13-17
第四章 18-19
第五章 20-24
第六章 25-28
第七章 29-32
第八章 33-35
第九章 36-38
第十章 39-41
第十一章 42-47
第十二章 48
第十三章 49-51
第十四章 52-54
第十五章 55-62
第十六章 63-67
第十七章 68-70
第十八章 71-75
第十九章 76-79

哲学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