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看出清淨心

 
 
 

日志

 
 

凯西传记《生命之河》哲学章  

2016-12-15 11:29:42|  分类: 开卷无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凯西传记生命之河


前文:http://williamho.blog.163.com/blog/static/749549142017126528941/


哲学

托马斯·苏格儒(Thomas Sugrue)著
生命之光 译





从爱德加·凯西的解读里面涌现出来的形而上学思想体系是古代埃及、迦勒底【译注:Chaldea,古巴比伦的一个王国】、波斯、印度和希腊的各神秘宗教的一个基督教化版本。这正使基督合乎于普世万民唯一的上帝的身份,并把他放置在他恰当的位置,在哲学结构的顶端;他是金字塔的压顶石。

各个神秘宗教所使用的复杂的象征学仍然零碎地残留在基督教里面,尤其是在教堂的建筑风格和弥撒的圣餐仪式上,以及它的圣杯。但是唯一上帝之传统的连续性却已经失去了。宗教权威、考古学家、历史学家宣称异端有罪,谴责他们好像热衷拜偶像者一样致力于崇拜各种虚假的众神。

这并不是早期基督教的理解。无疑,预备了玛利亚,拣选了约瑟,教导了耶稣的爱色尼派(Essenes)是神秘学的授传者(initiates)。耶稣说他来是要成全律法,这律法的一个部分就是犹太教的秘密教义卡巴拉(cabala)——犹太教版本的神秘学。像尼哥底母和亚利马太人约瑟这些皈依耶稣教导的人无疑在修习卡巴拉。毫无疑问,保罗同样也是。

这些神秘学和人类要从这个世界释放他的灵魂的问题有关。在神秘主义象征学里,这个地球总是被描绘为下层的世界,灵魂在这个下层世界里失落,直到通过智慧、信心和明悟从它得到释放。例如,普西芬尼(Persephone)被地狱之王普鲁托(Pluto)诱拐,就是这个象征学的一个例子。普西芬尼就是人类的灵魂,她真正的家是在天上。

那时,这些神秘宗教是耶稣到来的一个预备。他是他们努力的结果,他的信息对于全体的神秘学人群本身来说是一个更完满的启示。在基督教为了确立它自身作为日益衰败的罗马帝国的主导宗教而导致的混乱争夺中,神秘学被否定了它们的恰当地位,因为承认它们里面有着真理将会赋予它们更长远地存在的合法性。

“早期的基督教使用每一种有可能的方式来隐藏它们的符号、教义、仪式的异教起源,” 曼理· 霍尔(Manly Hall)说,“他们或者销毁他们定居于其中的其他人们的圣书,或者阻止他们与比较哲学的学者们接触,他们显然相信通过这种方式他们能够扑灭所有他们的教义里面的前基督教起源的记录。” (An Encyclopedic Outline Masonic, Hermetic, Qabbalistic and Rosacrucian Symbolical Philosophy, by Manly P. Hall. The Philosophical Research Society Press, Los Angeles, Calif., sixth edition, 1963.)【译注:请参考【美】布鲁斯·雪莱《基督教会史》(第三版)、奥尔森《基督教神学思想史》】

思索这样的一个事实是令人感兴趣的,爱德加· 凯西在十九世纪严格的圣经传统中成长,当他发现在自己的解读中他宣称神秘学的真实性并且称颂耶稣是他们最高的荣耀时,他遭受了生命中最大的精神和情感的冲击。

直到那时候,凯西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些神秘宗教。然而他的解读核实了关于它们的一切都是真实可信的。他所给出的许多内容已经不能够在存留的记录中被找到。这些是否是新的材料或者只有神秘学的授传者们(initiates)知道,除了通过解读本身,我们无法核对。解读说所有的授传者,从时间之初,已经知道全部的真相。

要全面地描述解读的系统,并与各种神秘学说做比较和对比,这本身就需要一本书的篇幅。对于这本书的读者来说,下面的纲要包含了所有的要点和一些细节。


正文


人们总是要求有一个开始和一个界限,故,开始,是一个的海洋,充满了所有的空间。是静止的,满足的,自我觉知的,是一位在自己思想的怀抱中休息的巨人,沉思着是什么。

然后动(move)了。它缩回到自己里面(It withdrew into itself),直到所有的空间是空的,然后,从的中心闪耀出一个永不止息的、沸腾一般的心智,充满了所有的空间。这就是的个体性(individuality);这是当苏醒的时候发现了自己是什么:这就是上帝

上帝意欲表达他自己想要同伴。因此,他自身投射了宇宙和灵魂们。宇宙是以人类所称之为音乐、算术、和几何的工具被建造的:和谐、系统,和平衡。建造的砖块是所有相同的材料——人类称之为生命的本质(essence,精、本质)。正是从上帝发出的一种力量,一种原始的射线——正如人类认为的——上帝通过改变它的波长和它振动的速率形成了不同的形状、物质和运动的一种模式。这创造了多样性的法则,它提供了无限的设计模式。上帝演奏这个多样性的法则,就如一位钢琴家演奏钢琴,产生了旋律并把它们安排在一首交响乐当中。

每一个设计在其里面与生俱来地带有它进化的计划,这将要通过运动、成长,或者正如人类所称的——改变而实现。这相当于敲击一台钢琴发出的一个音符的声音。几个音符的声音结合在一起组成了一个和弦;和弦随后成为了乐句;乐句成为了旋律;旋律互相交融并且前后移动,彼此穿插和交替及围绕,组成了一首交响乐。音乐如同起始般结束,留下了虚无,然而在音乐的起始和终结之间,曾经有着光辉的荣美和伟大的经历。

(与宇宙有关的术语“光”、“热”、“电”在这类型的讨论中是没有用处的,因为它们是感官观察的结果,在地球的大气之内。人类的感觉在地球的大气之外并不起作用:对于肉体死亡后仍然存在的个体性来说,大阳或许是一种观念、一种影响、或者一位天使。)

一切事物以各种各样的形状和物质的状态运动、变化,并呈现它的设计。活动通过吸引和排斥的法则而开始和维系:正极的和负极的,彼此吸引和排斥它们自己,维系着一切事物的形状和行动。

所有的这些都是上帝的一个部分,都是的思想的一个表达。心智(Mind)就是推动其和使之不朽的那个驱策力:心智实现上帝构想的每一件事;每一件形成的事物都是心智的一个方面、一种姿态。

灵魂作为上帝的同伴而被创造。被使用的模式就是上帝他自己的:灵,心智,个体性;原因、行动、结果。首先有灵;然后是使灵缩回到自己里面的行动;然后是作为结果的上帝之个体性。

在建造灵魂的过程中有着灵,它带有与上帝一致的认知;有着心智积极的原则;和有着从上帝中分离出去,去经历心智的活动之能力。

因此一个新的个体,从上帝中产生并且依赖于上帝;但是离开而存在的一个意识,形成了。新的个体必须被赋予,去选择和指引它自己的活动的力量;没有自由意志的话它将仍然是上帝的个体性的一个部分。心智,作为一种驱策力从上帝中产生,将会自然地履行的想法,除非被指向了其他方面。指引心智的驱策力往别的方向的力量——就是人类所谓的他的自由意志。这个自由意志的记录就是灵魂。通过心智的驱策力,灵魂开始了第一次的表达,自由意志因此了解了它的力量。它自己产生的第一个思想、心智的驱策力从它正常的道路的第一次转向,就是灵魂的开始。

灵魂的核心处于平衡状态,正极的和负极的驱策力处于同等的力量,产生了和谐的行为:正极的创始、受孕、向前推进;负极的接受、养育、排斥。这个行动的步骤就是思想的阶段:感知、反省、观点。

因此,灵魂由两种的意识状态组成:灵所携带的它与上帝一致的一种认知,以及新个体所携带的它经历的每一件事的一种认知。

对灵魂的计划是一个经历的循环,在范围和持久上是没有限制的,新的个体在此其中将逐渐认识到创造的所有方面,通过意志的明辨力。当意志的渴求不再与上帝的思想不同,这个循环就完成了。那么新个体的意识将和它与上帝同一的灵性意识融合,并且灵魂将回到它的源头作为原本要成为的同伴。

在这种状态中,灵魂将保留它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性的意识,并且在它的自由意志里面认识到它现在是作为上帝的一个部分而行动,而不是转向的心智驱策力,因为它与这个驱策力被指向的行动是一致的。直到这种状态被达成,灵魂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同伴。

(认为回归上帝意味着个体性的丧失是似是而非的,因为上帝知晓万事的发生,因而也必定知晓每一个个体的意识。因此灵魂的回归就是形象(image)回归到所映象它的那里,并且一个个体的意识——它的记录,被写在心智里面——就像不能毁掉上帝他自己的哪怕一点点那样地不能被毁灭。当一个灵魂回归上帝,它知晓了自己并不仅仅是作为上帝的一个部分,而且还作为每一个其他灵魂以及每一件事物的一个部分。)

(所失去的是自我(ego)——也就是去做不同于上帝的意志的其他事的欲望。当灵魂回归上帝的时候,自我自愿地被舍弃了;这就是基督十字架受难的象征意义。)

对于灵魂的计划包括了经历所有的创造,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必然要参与所有的形体和物质及与之有关联。这也不意味着灵魂对于创造的干涉。这并不意味着它们将要去旋转它们自己的小世界,扭曲和弯曲律法来制造它们梦想的景象。

但是这些事情可以发生。灵魂是被创造的最伟大的东西;它有着自由意志。一旦自由意志被赋予,上帝并不对它加以控制;无论它以什么样的方式行动,它必须在里面行动;不论通过什么路线,它必须返回到那里。

(人类的身体是一个小行星上的一粒尘土这个事实使人产生了一个错觉,即人类自身只是一个渺小的创造。但是灵魂的度量单位是无限的心智活动和壮丽的想象力。)

最初,在新个体的意识和它与上帝同一的意识之间几乎没有差别。自由意志只是观察着心智的流动,在某种程度上就好像人类在白日梦中观察他想象力的欢娱,惊讶于它的力量和变化多端(versatility)。然后它开始自己去操练,模仿和对比心智正在做的。逐渐地它获得了经验,变成了一个互补的驱策力而不是一个模仿的驱策力。它帮助去扩展、修饰和规管创造。它成长着,正如耶稣一样,在“智慧和美丽”中成长着。

某些灵魂由于它们自己的力量变得困惑并开始去试验它。它们与星体的尘土及天体的风混合,感受它们,成为它们的一部分。这样做的一个结果就是正极-负极驱策力的一个不平衡,通过加强了一方面或者另一方面;要感受事物需要负极的驱策力;要通过事物去表达,并且指引和驾驭它们,要求正极的驱策力。另一个结果就是在两种意识状态之间的链结逐渐削弱——灵的意识和个体的意识。个体变得更关注于,更意识到他自己的创造而不是上帝的。这就是灵里面的堕落,也就是天使们的叛乱。

要进入受造物的一个部分并且成为它的一分子,一个灵魂必须采用一种新的,也就是第三方面的意识——一个经历那部分的创造的方法,并且通过思想的方式把它转换进心智的基本要素中。人类把这个知觉方面称为他的“意识心智”。正是通过这个装置他经历地球:物理的身体、五种感官、腺体和神经系统。在其他的世界、其他的系统中,这个装置是不同的。唯有人类自己思想的范畴和差异能够使人们大致了解到这些其他的世界和系统以及它们代表的各种神圣心智样式的数量之众多。

当一个灵魂呈现了一部分受造物的意识,它暂时地使自身从它自己的个体性中分离出来,并变得甚至更加远离它的灵性意识。因此,不是帮助指引创造的流动并且对它作出贡献,灵魂发现它自身处于溪流中,沿着它漂浮。灵魂漂得离岸越远,就更加屈服于水流的牵引,并且回到岸上的任务就更难实现了。

每一个恒星和行星的系统,通过这种方式,代表了对灵魂们的一个诱惑。每一个系统有着它的计划,并通过一个恒久不变的心智溪流的活动朝着这个计划前进。当一个灵魂跳进这个溪流(通过把它自己浸入到这个溪流正流经的系统中),它需要去对付这个水流的驱策力,同时它的自由意志被妨碍了。在这些环境之下,非常容易的就是随波逐流。

(每个系统同样代表了朝着上帝的完全同伴——全体宇宙心智这个浩瀚系统中的共同创造者的地位——这个理想而发展、前进、和成长的一个机会。)

我们的太阳系也吸引灵魂,并由于每一个系统都是一个单独的表达,同时它的行星是作为构成整体所不可或缺的部分,因此地球进入到灵魂的轨迹之中。

(太阳系的各行星代表了这个系统的意识的维度——它作为一个整体的意识。在这个系统中有着八个意识的维度。地球是第三维度。)

地球是神圣心智的一个表达,有着它自己的法则、它自己的计划、它自己的进化。灵魂们,渴望感受海洋、风、森林、鲜花的美丽,与它们混合在一起,并通过它们来表达自己。灵魂们也与动物相混合,并且模仿它们制造了思想体(thought form):它们在创造中嬉戏;它们模仿上帝。但这是一种玩乐,一种模仿,它干预了已经被启动了的进程,因此为地球实现计划的心智溪流逐渐地把灵魂们卷入了它的潮流中去。它们必须与它一起前进,在它们自己创造的身体里面。【译注:解读说地球原本不是创造给人类居住的。在人类来临之前,地球经历了矿物、植物、动物三个王国的演变。解读说灵魂自一千多万年前开始游地球,但当时更多的时候,我们是思想体(Thought Form),来去自由,在地球嘻戏、伥徉,我们变得越来越喜欢这里。随着越来越长时间的陷入,我们的波动格局(vibrational patten)降低了,渐渐地固化(Harden)在我一直徜徉已久的形体中。享受物理刺激和伴随而来的痛苦的同时,我们渐渐地忘记了自己的本来面目和身份。】

他们是奇怪的身体:动物的混合、关于在肉体中享受将会是什么样的快乐的想法的一个拼凑品。世世代代流传下来的半人半兽的怪物、独眼巨人,等等的神话传说,存留下来作为灵魂陷落于地球之始的遗迹。

性已经存在于动物的王国中,但是灵魂们,在它们的思想体上,是雌雄同体的。为了经历性,它们创造了思想体作为伴侣,在一个分离的结构中离析出负极的驱策力,保留了正极的在它们自己里面。这个客体化(objectification)就是人类所称的莉莉丝,第一位女人。【译注:这是一个自私的创造,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Lilith,犹太民间传说中的亚当的第一位妻子。Lilith 这个名字最早出现于苏美尔神话,亦同时记载于犹太教的拉比文学。】

【译注:“在太初,正如我们纲列出的,那些成为上帝的孩子们,是雌雄同一的……”(解读 364-7)有些解读指出,在史前人类,如一万两千年前的亚特兰提斯,一个灵魂可以以双性同体的方式经历物质界。我们不太清楚那是一种什么样的身体。(288)小姐在她的关于亚特兰提斯前世解读中提及“那时,对于一个肉体的存在来说,若渴望如此,男性和女性可以同一体。”(解读 288-27)】

这种灵魂纠缠于人类所称之为物质的里面的情形从太初开始就有这样的可能性,但上帝并不知道它会在什么时候发生,直到这些灵魂通过它们自己的选择导致了这个情形的发生。

(在上帝创造的灵魂当中——在太初创造了所有的灵魂;自此之后再也没有被造的——只有相对少数的灵魂进入了这个太阳系的经历中,虽然很多已经,或者正在其他系统中经历一种类似的纠缠。)

【译注:补充:但这种情况为那些没有进入三维空间的灵魂所察知。他们使用各种手段来挽救失落的灵魂。“当晨星聚集歌唱,欢呼神的儿女们共同到来。”(解读 294-8)而《圣经》约伯记 38:7 里则记载说,“那时晨星一同歌唱, 神的众子也都欢呼。”

这些匆匆进入物质界的灵魂体们被凯西称作“合一之子Sons of Oneness)”、“一的法则之子Children of Law of One)” 。他们以种种方式试图来唤醒沉睡的、凯西称之为“彼列之子Sons of Belial)”的灵魂,但他们没有估计到问题的严重性,而让自己也陷入了循环。“神的儿子们看见人的女子美貌,就随意挑选,娶来为妻”(《圣经》创世纪 6:2)——摘录自《凯西解读的启示》,云思腾译。

Ps. 其他版本英文《圣经》中可以搜索到很多 Sons of Belial 的记载,国语和合本大概是翻译自 RSV 版本,只在新约哥林多后书 6:15中有提到。】

使纠缠于物质中的灵魂得以脱离的一个途径被准备好了。一种形体被拣选作为灵魂在地球上的载具,灵魂进入地球并使这里的经历作为它们的循环的一个部分的途径被制造了。在地球上已经存在的各种形体之中,一种类人猿最几于接近必须的模式。灵魂们降下到这些猿上——在它们上下左右盘旋而不是居住于它们——影响它们朝着一个不同的目标前进,而不是它们原本一直追逐的那个简单目标。它们从树上下来,使用火,制造工具,过群居生活,并开始彼此沟通。迅速地,正如人类计量时间,他们失去了他们的动物外表,体毛脱落,并呈现了优雅的举止和习性。

所有这一切是通过灵魂们影响内分泌腺体而实现,直到猿成为——在这个太阳系的第三维度中——盘旋于它之上的灵魂的一个客体。然后灵魂降下到这个身体里面,从此地球有了一种新的居民:人类。

他作为一种意识出现在一个动物里面,这种意识同时在地球上五个不同的地方被感知,作为五个人种。白色人种出现在高加索山脉、喀尔巴阡山脉和波斯。黄色人种出现在今天,是戈壁沙漠的这个地方。黑色人种出现在苏丹和西非上部;红色人种出现在亚特兰蒂斯;棕色人种出现在安第斯山脉。【译注:解读说,这是一个为了挽救失落在地球上的灵魂的救赎计划。大约在 20 万年前,一个伟大的救赎计划由一个叫阿米留斯(Amilius)的灵魂领导施行。阿米留斯和一些有同样愿望的灵魂(上帝的儿子们)创造了这个适合于灵魂居住的身体,他自己以亚当之身,第一次出现在地球的亚特兰蒂斯。解读说他用了 30 个人世(若包括亚当、以诺、麦基洗得应是 33 次),完成了地球的经历,成为我们的榜样。解读列出了其中他的 11 个名字或人世,最后一个名字和身体就是两千年前的耶稣。5 个人种同时出现在地球上:黄种人(戈壁地区)、白种人(高加索山区)、棕色人(蓝姆尼亚)、黑色人(非洲)、红色人(亚特兰蒂斯)。在《圣经》中,阿米留斯被记载为“亚当” 。所以,我们称这个人类为亚当一族——就是目前的现代人类——第四人类(Root Race)。Ps. 第一人类,就是,以上帝的形象被造的。第二人类,是解读所讲的“思想体”(Thought Forms)。至于第三人类,解读指出,那些存在于神话故事里的巨人、矮人、独角兽、美人鱼、狮身人面、人身鸟头等,均存在过。解读称这些为“东西”(Things)。这些“东西” ,就是困在地球上的失落的灵魂——我们认为这是第三人类。】

(南美洲的太平洋海岸那时是蓝姆尼亚(Lemuria)的西海岸。美国的大西洋海岸线构成了亚特兰蒂斯的低地。波斯和高加索那时是肥沃的陆地——伊甸园。我们现在所知的地球的地极那时是热带的和亚热带的。尼罗河流入大西洋。撒哈拉沙漠那时是富饶的和有人居住的。密西西比河流域是大海的一部分。)

对纠缠在肉体里的灵魂来说,问题是要克服地球对它的吸引力以致灵魂在身体里面如像身体外面一样的自由。唯有当身体不再是灵魂的自由表达的一个障碍时,地球的循环就结束了。

(从一个较小的领域来看,这是自由意志和受造物的戏剧。从一个更小的领域来看,物质身体的每一个原子,本身就是一个世界,同样是自由意志和受造物的一出戏剧。灵魂把生命带给每一个原子,同时每一个原子都是灵魂模式在肉体上的一个反映。)

在这些新的、纯粹的人种里面有着男性和女性,两者都有着完整的灵魂。夏娃取代了莉莉丝,并成为亚当的一个配偶——作为地球上三位一体生命的完美伴侣关系:肉体的、精神的、和灵性的。在夏娃身上,正极被压制,负极被表达;在亚当身上负极被压制,正极被表达。【译注:这是来自上帝的创造。解读指出,亚当夏娃,也就是耶稣玛利亚的灵魂是孪生灵魂。凯西在解读中使用这个词语不是指两个灵魂完全相同,而是说两个灵魂享有一个共同的目的或理想。“在开始进入地球时,玛丽亚是主的孪生灵魂!”(解读 5749-8)“就地球而言他们是一个灵魂。(解读 5749-8)”】

(一个灵魂将成为哪一个性别——男性或女性——是一个选择的问题,除非这个灵魂已经陷落并且变得不平衡了。最终正极的和负极的驱策力将必须被带进平衡中,以致从根本上,在一个性别里面再也没有比另一个更多的优势。因为对于灵魂的平衡来说,这是一种手段,可被利用于地球循环的持续期间,并且哪一种性别最适合于要被着手解决的问题被选择。这是自愿采取的一种态度,而不是陷入一种错误中,且一旦一种性别被采取,它在总体上在地球生活的循环中被保持,虽然它能够从生与生之间被改变,如果改变被认为是有利的话。性的觉知在各生之间被保留,但是只能够在地球上被表达。)

由于意识的出现,人类认识到性对他们来说比对动物有着更重要的意义。它是新灵魂们进入地球的“大门”,这个大门在系统中别的地方是不需要的。它是陷落的灵魂们得以脱离它们的困境的唯一方法——这些通过选择已经进入到地球的灵魂们经由这些身体而重生。这些身体并非与动物或者思想体纠结在一起。它们代表了灵魂在地球上的理想载具。

因此性是一种创造性的力量,它能够被用于良善或者邪恶。正确地使用,人种将会保持纯洁,地球将会是居住于完美的身体里面的灵魂们的一个乐园,陷落的灵魂们能够从它们怪异的、半兽的形体的再生循环中得到释放,并且被装备予完美的身体。

(这就是亚当夏娃、大蛇和苹果的故事。大蛇——智慧,提供了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夏娃——消极的、接受的驱策力,吃了并且养育了它。而当亚当——积极的驱策力,一道分食了它,人类平静的动物生活被结束了。)

灵魂们的地球循环计划是一系列的转世(incarnations),其中穿插着居住于系统中其他意识维度的期间——各个行星,直到肉体身体的每一个思想和每一个行为,以及它的五种感官和意识心智,与原本为这个灵魂所安排的计划相一致。当身体不再是灵魂的自由表达的一个障碍——当意识心智已经与潜意识融合,并且身体的原子结构能够被控制以致灵魂在它里面与在它外面一样的自由——那么地球的循环结束了,然后灵魂能够去继续新的探险。直到系统中其他的意识维度都是完美的,肉体身体的征服才能被达成,因为这些与地球一起,组成了太阳和它的卫星的整体表达。无论灵魂采用哪一种的意识状态都成为了行动的聚焦点。其他的意识状态退却到驱策和影响力的位置。

人类种族被一个灵魂养育着,这个灵魂已经完成它的创造经历并且回归到上帝那里,成为的一个同伴和一个共同创造者。这就是人们所知的基督的灵魂。

基督的灵魂关注着它同伴们的灵魂陷入于地球的困境,并在监督纯粹人种(pure races)的涌入之后,它自己取得形体,不时地,作为人类的一个领导者。

虽然最初灵魂们只不过是稍微地居住于身体里面并且记得他们的身份,逐渐地,一生又一生之后,他们沉沦于世俗中,越来越少精神性,越来越少意识到心智的驱策力。他们唯有在梦境中、在一代到一代流传下来的故事和传说中记起他们的真正自我。宗教形成了:作为渴求失去的记忆的一种仪式。艺术诞生了:音乐、数学和几何学。这些是由进来的灵魂们带到地球上的;逐渐地他们的属天起源被遗忘,这些必须被写下、学习和教导给每一代新人。

最终,人类留下了一个与他的个体性截然分离的意识心智。(他现在称这个个体性为潜意识心智;他对地球的觉知则称为意识心智。)潜意识心智影响意识心智——事实上,赋予它的高度、宽阔和品质。它成为了外衣里面的身体。唯有在睡眠当中它才脱去衣服。

人类通过他的意识心智推理(因为所有的心智,就它自身而言,都会执行上帝的计划)。人类发展出他感觉是对的——但是不再被认为是对的理论。哲学和神学产生了。人类开始观察他的四周并发觉在地球上的秘密,这些秘密在他自身里面携带着但是再也不能通过他的意识获得。这个结果就是科学。

人类的计划付诸行动了。他从属天的知识向下走到神秘的梦境、启示的宗教、哲学和神学,直至达到了谷底然后他只相信他所能看见的和感觉的,和的他的意识心智所能证明的东西。然后他开始奋力向上走,使用他已经剩下的唯一工具:患难、忍耐、信仰和心智的力量。

亚特兰蒂斯和蓝姆尼亚沉没了;各个文明升起又没落了;人类在这里稍微好一点,在那里稍微差一点。他堕落到地球意识的最深处,然后慢慢地开始往上爬。从第一个灵魂由树上往下看,看见了一朵紫罗兰并且想要摘它的那个时刻起,到最后一个灵魂可以永远离开它的身体的那一刹那止,这在尘世的季节里是一个漫长的旅程。

基督的灵魂帮助了人类。取得肉身,作为以诺,作为麦基洗德,教导和领导人类。(由于将要是积极的(active)所以必须是男性的。)以诺和麦基洗德经历了既无生也无死。基督的灵魂在这些肉体的担当之后认识到必须为人类设立一个模式,为人类展示回归上帝之路。承担了这个任务,并由女人诞生,自愿地开始了一个新的个体性,一个新的灵魂记录;虽然在这个新的个体性背后闪耀着纯粹的基督灵魂之光。但是在这之上帷幕(幔子)降下了(一旦生而为人,与潜意识分离的意识发生了),然后上帝之子开始了他的朝圣之路。生作约瑟,然后作为约书亚,然后作为耶书亚——《以诺书》的抄写员(书记),他重写了《圣经》【译注:根据凯西解读,耶书亚是主要负责希伯来《圣经》编排的书记】——最终作为耶稣耶稣,胜过了死亡和身体,成就了放下意志的自我、接受十字架上受难、回归上帝的那条道路。是我们追随的榜样。

(现在,人类正处于一种巨大的灵性黑暗的状态中——黎明之前的黑暗。人类已经发展他的怀疑论到了一种地步,最终迫使他得出结论,他直觉上所知的都是错误的。同时,人类对自然现象的调查研究,已经发展到一种正在反证一开始似乎是被证明了的一切的地步。自由意志正在发现,所有的道路最终都通往同样的目的地。科学、神学和哲学,原本并不打算协力以达到共同的目的,却正在走向一个融合点。怀疑论正面临着自掘坟墓的境地。)

人类在任何时候都是他们曾经所是的和所作的、他们所曾经斗争和保卫过的、他们所憎恨和所爱的合共。在地球的三维意识中,他肉体身体的每一个原子都是他灵魂的一种反映——他个体性的一个结晶体。他的情绪和神经结构、他的心理适应能力、他的才智、他的喜恶、他的恐惧、他的邪恶、他的野心、他的性格,都是自从他被赋予了自由意志起,通过他的自由意志所做的一切的总和。所以每一个个性(personality,个性、人格、品格)——一个个体性(individuality)的属世外袍——都与每一个其他个性不同。

这自从太初起就是这样。每个灵魂的首个独立的思想就与每个其他灵魂的首个独立的思想有着一点点的不同。

所以人们的喜恶、他们的欲望和梦想是不同的。业力(kamrm)的律法——因与果——同样地,使他们的欢乐和悲伤、他们的缺陷、他们的力量、他们的弱点、他们的美德和恶习、他们对美的鉴赏、以及对真理的理解都各不相同。肉体招致的债必须以肉体偿还:自然的律法——并非人类或上帝的——要求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同样的律法适用于人民的群组,因为他们一起行动。对于家庭、部落、种族和国家都有着业力。当犯下了战争罪行的灵魂们返回到一个国家,一场战争将会对这个国家发动。只有当一个国家以谦卑和谅解来忍受战败,只有当一个国家以正义和仁慈而无需战胜,战争的业力才能从他们中间解除。

每一个人的生命在某种程度上都由业力塑造:他自己的业力、他的伙伴和爱人的业力、他的国家和种族的业力、以及世界本身的业力。但是这些业力,单独或者一起,并不大过自由意志。正是一个人对这些影响力和驱策的所作所为、他对它们如何起反应,在他灵魂的发展中产生了一个不同。因为业力,一些事情比其他事情是更有可能的,但是只要有着自由意志任何事情都是有可能的。

因此自由意志和预定(predestination)在一个人里面同时存在。他过去的经历限制了他的可能性,并且使他倾向于某些特定的方向,但是自由意志总是能够“把剑从石头中拔出来”。

没有哪个灵魂在取得肉身之前没有一个要经历的总体计划。通过身体表达的个性是这个个体可以采纳的许多个性中的一个(也就是灵魂的多个方面)。它的工作就是要解决此个体的业力的一个或几个方面。没有什么被承担的任务对于这个已经被指派或者选择的个性来说是过于他所能承受的。(一些灵魂设定它们自己的进入并设定自己的任务;另一些,已经犯了太多的错误并且变得危险地受辖于属世的欲望,在一个最适合帮助它们的时间和环境底下,由律法送回。)任务很少被完满地履行,并且有时候它被拙劣地忽视。

投生肉身的选择通常在怀孕时被作出,此时由父母打开了表达的通道。一种模式是由父母的灵魂模式的混合而成。这设定了业力的某些条件。一个自己的业力近似于这些条件的灵魂将被所呈现的机会吸引。由于模式不可能与他自己的完全一样,他必须考虑承担他父母们的一些业力——相对地——为了使用这个通道。这涉及了环境、与父母的交谊和容貌上的特征。

灵魂在选择一个身体的时候除了灵魂模式之外还关心其他的一些事情:历史上即将出现的局势、与父母以前的关系、它希望大约在同样的时间与之在一起的灵魂们以及与之有着问题要解决的灵魂们的转世。在一些案例里面父母是一个灵魂返回的全部原因——孩子将会深爱他们并且与他们保持一个紧密的关系,直到他们死亡。在其他的案例中父母被用作达到某个目标的方式——孩子将会很早离开家,去履行他的任务。

灵魂能够在早到出生前六个月就占据身体,或者晚到出生之后的一个月,虽然在后者的情况中,灵魂在自从婴儿出生之后就一直盘旋在身体的上面,决定是否占据它。一旦作出决定而且身体的占据被完成,面纱落下在新的个性和灵魂之间,然后这个孩子尘世的记录开始了。(一个孩子出生时就死亡的事实并不是意味着它被拒绝作为一个灵魂的载具。反过来说才对:这个通道对此灵魂撤离了;占据是不可能的。)

身体按照父母的生命驱策力的混合所制造的模式在子宫里面形成,每一个有着它各自的模式。这就是欧几里德几何学第 47 个问题——毕达哥拉斯定理的形而上学象征:一个直角三角形的斜边的平方,等于其他两条边的平方的总和。一旦一个灵魂占据婴儿的身体发生了,这个灵魂的模式就努力通过这个身体前进,然后孩子的个性开始了。

个性是个体性的一个最显著部分,经历着三维意识。个体性的其余存留在荫蔽处,为个性赋予基调:驱策、鉴赏力、品味、爱好,以及笼统地被称作“魅力”的东西——直觉作出反应的背景。

个性是由三或者四次的转世塑造的,这是这个体希望解决的尘世经历的部分。这个人的情绪和天资反映了这些转世。梦境、异象、冥想——这个个性的深入的、严密防范的自我意识就是在这个太阳系的其他意识状态当中的经历模式。粗略地说,智力是来自恒星:它是灵魂的心智驱策力,由它之前在这个太阳系之外的创造经历所决定,并由于它在这个太阳系里面最近的经历而变得暗淡或者闪亮。

因此,一个个性只是一个个体性的一个方面。一个灵魂,决定要再次经历地球,可以采用几种个性中的任何一种,它们中的每一种都会表达它自身的一个部分。当一个灵魂接近太阳循环的完成,个性会变得更加的多方面,表达了这个个体性的更大的部分。这是因为每一次的转世有着更少的负面的业力,需要更少的注意。最终,个性是这个个体性的一个完整的表达,然后这个循环就结束了。

(当一个体性屈服于俗世,放纵情绪于沉溺感官享受并因此放弃智力,它将变得越来越单面性。)

影响了这个个性的各个转世反映了它们在这个人生命中的模式。有时候他们互相混合:一个孩子的父母可以重新创造一种经历的环境,而他的玩伴则可以重新创造另一种的环境。有时候这些影响在各个时期起作用:家庭和童年可以重新创造一次转世的状况,学校和大学可以重新创造另一次转世的状况,婚姻可以是第三次的状况,职业会是第四次的状况。通常各个转世中的人们和问题有着连锁的关系,以致个性经历的模式是一种合理的发展,当他作好了解决那些问题的准备时,这些问题就呈现在他面前。因为各个转世只是反映了他们的问题(他们的祝福和他们的障碍),通常业力多于一个人在一次单独的生命中所能承担的;如果这次生命是成功的,那么在通往从肉体中释放的道路上就取得了相当大的进展。

当一次生命结束时个性就消失了。它的模式被吸进了个体性里面。它的记录被保留,但它成为了个体性的一个部分,而个体性从来就是它曾经所是的一切的总和:在所有时代中他曾经想过的、它曾经经历过的一切;所有他曾经吃过的、喝过的、和感受过的一切。

(下面是极端观点如何可以相遇的一个例子。无神论者和基督教似乎都是正确的。无神论者说个性(人格)在死亡后并不继续存在;基督教说灵魂在死后被审判然后返回到它的创造主。如果以个性(人格)代替灵魂,两者都是正在表达一个真理。个性(人格)被审判,返回到它的创造主——个体性——并且被吸收,放弃了它自己的独立存在。)

然后使个体性在这个太阳系中的经历趋向完美的总体计划继续前行。另一种的意识状态被采用,作为一种试炼或者手段来加强一种未来个性的特征。

所以个体们的问题、团体的问题、人种和国家的问题一次又一次地被解决,直到通过自由意志,所有的问题被解决,然后灵魂们继续走向其他的世界、其他的太阳系、其他的宇宙。(最终的目标,乃是回归上帝,成为的同伴与共同创造者。正如耶稣基督所作的。)解读说:

“起初上帝创造天地。如何?上帝的心智运行(move),然后物质、形体,形成了。”

是生命。心智是建造者,然后肉体就是那个结果。”

“在每一个原子,在每一个粒子里面,是生命。生命就是你们作为上帝崇拜的。”

“因为地球只不过是宇宙世界的一个原子。”

“所有的灵魂在太初都是与天父合一的。分离或者说转向带来了罪恶。”

“因为人类可以使他自己从上帝————中分离,但是灵并不从人类中分离。”【译者有感:“道不远人,人自远之。经不迷人,人自迷之。”】

“所有的灵魂都是在太初被造的并且正在寻找回到它们所出之处的道路。”

“每一个灵魂被命中注定再度成为第一因的一个部分,也就是回归到它的创造主。”

天父并不意愿任何一个灵魂应该毁灭,并因此顾念每一个灵魂再次,和仍然再次,有着机会去修直它的道路。”

“生命是,在所有它在每一种有生命的驱策力里面的展示中、运转中的原创力Creative Force),同时是的表达——也就是表达生命;真理成为生命之爱被表达的一个结果。因为,这些只不过是名称——除非在每一个灵魂的意识之中被经历。”

“所有的力量,所有的驱策力,都是那被称作上帝意识的一种展示。”

“进入到地球曾经是和现在是——进化或者说灵魂进化到它的觉知。”

“肉体的诞生就是灵性的死亡。肉体的死亡就是灵性的诞生。”

“每一个灵魂带着一个使命进入。我们都有着一个使命要履行。”

“征服自我确实比一个人要去征服许多世界更加伟大。”

“理解自然的人走近于上帝。”

“什么是真理?律法。什么是律法。什么是上帝。什么是上帝律法。这些就是真理自身的迴圈。”

“你成长到天国。你不是走到天国。”

“要知道你自己,在它的肉体状态上,是上帝,或者说原创力Creative Force)、真理、公义在这个地球上的拯救计划的一个部分。”

“每一个人就是那被称作上帝的驱策力躯体里面的一个粒子。”

“每一个人就是在地球上运作的原创力Creative Force)的一个展示。每一个人发现他自己带有一个寻求表达它自己的身体;和一个心智,这个心智能够意识到这个身体造成了什么,其他人造成了什么,和什么影响力正在对这个身体以及对心智自身起作用。”

“每一个灵魂进入物质的层面并不是偶然的,而是通过一位慈爱的天父的恩典、怜悯;以致这个灵魂可以,通过它自己的选择,解决那些错误、那些迷恋,这些阻止了它与原创力Creative Force)的沟通和合一at-onement:上帝与人的调和、补赎、合而为一)。”

“至于一个灵魂在一次特别的生命期间是发展了或者被延搁了取决于这个人持有什么作为它的灵性理想,以及在它与那个理想的关系上——精神上与物质上——做了什么。”

“生命是一个有目的性的经历,一个人发现他自己所处的这个地方是一个他在此可以使用他目前的能力、错误、失败、美德去实现目标的地方——这个灵魂决定要展现在这个三维层面的目标。

“要知道在你自己里面有着永恒不变的律法,关于你自己的宇宙是由这些从太初就启动的律法所支配的。”

“所以,当你怎样定别人的罪,你就怎样被定罪。当你怎样宽恕,你就可以怎样被宽恕。当你怎样作在你最小的一个弟兄身上,就是怎样作在你的创造主的身上。这些就是律法;这些就是真理;这些是恒久不变的。虽然可能常常缓慢地出现并给予后果,这并不变更或者改变律法。一个错误,一个缺点,一次失败,都必须被解决。虽然天地都要消逝,的话(道)却永不会消逝。的话语就是道路、真理、光。每个灵魂都必须偿付最末的一点一画。”【译注:大写的他代表基督,下同。】

“你会如何遵守的吩咐?”

“正如从一开始就被告知的:上帝说:‘要有光,’ 就有了光。这光成为了,正是世界之光。这光、这个认知,认识到成为了基督耶稣实际上是你们的长兄然而同时是创造主、宇宙的缔造者是正确的;并因此你们也是的一个部分和一种指引的影响力。

“于是,当你实践的原则你能够察觉到。这些是首要的:‘你要尽心,尽性,尽意,爱主你的上帝,和爱人如己。’”

“不在于伟大的英勇事迹,不在于你的知识或者力量的意气昂扬,而是在于的温柔事情:爱、仁慈、坚韧、耐心;这些你的长兄基督,已经展示了给你……以致你,应用它们在与你同伴们的关系中,一天一天,这里一点,那里一点,可以成为与合一,正如已经命定你们应该这样!你愿意分离你自己吗?因为在地上,在天国,在地狱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使你从你的上帝的爱、你的弟兄的爱之中分离,除了你自己。”

“然后,起来并行动;要知道当你已经在生命中对付掉那些会抬高你的个人自我的事情——这些你必须在温柔中,在忍耐中丢弃掉。因为在忍耐中你能够认识到你的灵魂;你的个体性(individuality)在里面消失;你的品性(personality)放射出光芒,因为那是由于你的上帝的个体性所激发的。因此你的命运确实是在于你自己里面,以及世界的命运。”

“坚守那个信仰,那个在你的冥想中,在你的咨询中,在你分发给你的同伴的过程中被例证的信仰。因为无论谁通过恩赐、通过在里面的应许而隐藏自己在对其同伴的服务中,将会遮盖那在他的地球经历中已经使他害怕的许多的错误。因为并非一个人所认为是知识的东西是重要的,也并非一个人能够在物质的领域所能获得的东西,而是一个人对那在你自己和你的同伴们的经历中,被认识到是建设性的驱策力和影响力所做的事情。因为,正如已经告知的:“你对别人作了什么,就是对我作了什么。”就是道路、生命、光。就是创造主是所有良善和完美的恩赐的赐予者。人类可以播种,人类可以在灵性驱策力的肉体和物质的展示中行动……然而那些回报,加添,必须来自和通过那是生命之恩赐的。对于在里面的真理种子在哪里播种和甚至如何被播种并不是一个考虑,因为如果它被播种在的谦卑里面,在诚挚的目的里面,专心致志(with an eye-single),以致可以在你的同伴中间被荣耀,那么将会赐予加添。这就是要让你跟随的那道路,那方式。”【译注:凯西引用“a single eye”这个短语出自马太福音 6:22,国语和合本《圣经》大概是翻译自 RSV 版本的英文《圣经》,所以没有译出这个意思,可以查看其它版本的英文《圣经》。“a single eye”表达的意思有:1. 对上帝至高的爱;2. 对他无私的爱;3. 一种完全献身于神圣的状态。参考:http://www.gospeltruth.net/1840OE/401202_single_evil_eye.htm】

“然后,让你自己,越来越成为一个通道,透过在这个地球上的展示可以升起,通过你的努力,在你的同伴的心中、在他们的心智中升起。因为心智——在人类中,对于人类——是建造者,总是。这,于是,必须被指引、被付出、专注于专心一致的目的,以致更伟大的觉醒可以在你的同伴们的意识里面到来,即在地球上;的话语对身处黑暗地方的人们、对那些软弱的人们、对那些绊倒的人们来说是光。因为将赐予你的努力所必须的驱策力、所必须的力量,去催促那些甚至还沉睡在他们自己的自我中心(Selfishness,自我中心、利己主义、自私、任性)当中、他们自己的自我放纵当中的人,并且带给他们觉醒,这种觉醒将导致在这个地球上荣耀的活动。”

“那么,坚守,你已经在里面拥有的信念;因为是你的力量,是你的壁垒;是你的长兄。在里面,你会找到那将带给你和别人喜乐、平安、幸福和那使人类没有惧怕的东西。因为就是平安(peace,和平、和谐、平静、安详);并不是人们所认为的平安,并不是人们所认为的幸福,而是在那和谐的方式里面,生命——天父在这个地球上的表达——是合一……正如是合一。”

“坚守信仰。”


本文出处:http://edgarcayce.blog.163.com/blog/static/117240555200941311184516/





凯西之哲学
凯西中国


5749-14 是凯西资料中最精彩的解读之一。

这个解读是凯西的第一本传记《有一条河》的哲学一章的基础。那一章有系统地概述了灵魂的自然特性和其在宇宙中的历程。作者汤玛斯·苏格儒的这本书在过去的六十多年里,将凯西的工作介绍给了无数寻求的人们。最后的一章“哲学” 总结出了包含在解读中的要点。没有这个解读,作者大概无法写出“哲学”一章。

当你开始认真研究凯西解读时,阅读和再读“哲学”这一章是必需的。你会在书里发现,来自于这个解读的观点,在其它章节中也可以找到,是作者理解了这一解读后的文字。因为作者必需从解读中汲取信息,然后用读者明白的语言描述出来。

从解读的提问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知道,作者准备充分。他研究了解读资料和圣经教义及其它哲学理论。他组织十一个问题,目的是得到一个较为系统的关于物质界的解释。
尽管有许多细微、有趣的差别,但解读基本给出以下五类信息:

1、创世和生命之目的;
2、自由意志的重要性;
3、灵魂历程的宇宙观;
4、转世的过程和对生活的影响;
5、耶稣基督

当然汤玛斯·苏格儒还参考了许多其它关于创世的解读。但这个解读直接地叙述了人类的堕落。凯西很认真地对待“邪恶” 这个问题。但在回答这个古老的问题的起因时,他集中在灵魂对自由意志的误用上。要注意的是,解读使用灵魂一词来讲述我们与生俱来的自然特性,而用人类一词描述发生在后来的物质界的创造。

灵魂该来到地球吗?回答有点隐晦:地球“并不专门是为有人类形体的灵魂寄居的”。但当灵魂一旦建立起堕落的状态时,地球就成为一个有意义的经历场所。

事实上,凯西的这个解读非常强调自由意志这个问题。与心智和灵性一起成为灵魂特性的自由意志在解读中有如下影响:

1、堕落的缘由
2、是帮助和阻滞灵魂发展的最大要素(超越环境和遗传)
3、出生时供灵魂发展的机会的决定要素
4、刻录在每一个灵魂潜意识中的基督意识(道)的唤醒角色

这个基督的另一个部分是关于耶稣基督的。凯西的其它基督说过,“耶稣是格局” ,而“基督是能量” 。耶稣这一灵魂的任务明确化了。但凯西对耶稣前世的描述让我们疑惑了:“作为 Enoch, Melchizedek(已经)达到圆满” ,为什么还要“作为Joseph、Joshua、Jeshua、Jesus” 重新来过?凯西说在人类的任何一个时期都有基督存在。耶稣并不是唯一达到基督意识状态的人类。这应该见仁见智。

最后的问题好像是给汤玛斯·苏格儒的个人建议:不要绕过十架。就是说除非一个人真正懂得自我牺牲的涵义,他将无法理解创世、大角星、耶稣前世等等的意义。

这个叙述点出甘地说过的名言:要留意没有人性的科学、没有原则的政治、没有性格的知识、没有工作的财富、没有道德的商业、没有意识的闲乐、没有牺牲的崇拜。

凯西在告诫读者要注意:在获取知识的同时,运用知识才有意义。不是只去探索形而上学的神秘和转换心理学的精华,而忘记在生活中放弃小我的安排和目标。这可能是凯西哲学之总结。



附:

解读 5749-14

这个灵异解读由凯西在 A.R.E. 办公室 Arctic Crescent, Virginia Beach, Va., 给出。时间是 1941 年 5 月 14 日,由在场的凯西自己和 A.R.E.成员汤玛斯·苏格儒提出解读要求。

出席:凯西、休林(导读)、戴维斯(速记)、汤玛斯·苏格儒、格秋
时间:下午 4:10-4:35,东部标准时间


2016年10月21日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55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2016年12月13日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凯西(Edgar Cayce)、戴维斯(Gladys Davis)、苏格儒(Thomas Sugrue)


休林:你将有在这个房间里的个体——汤玛斯·苏格儒——的询问的思想,以及他正在写作的书稿——《有一条河》——的有关问题。

此个体正在准备写作从这个资源给出的有关哲学概念,希望与已知的宗教教义,特别是与基督教神学相统一和并行。

此个体并不奢望建立一个思想体系,也不认为所有哲学疑问均可通过此取得得到答案---因为有限思维有其局限。

但此个体仍希望得到这些自然在读者脑袋里浮现出的问题的答案,当今世界的许多人都提出过此类问题。所以此个体提出问题,你将给出回答以帮助此人理解和解释。

凯西:是的,我们有了汤玛斯·苏格儒询问的思想和此时在他思想中的问题。等待提问。


问:第一个问题是关于创世/起源(creation)。这应该是上帝的意愿去经历自己(desire to experience Himself),还是上帝的寻求同伴的意愿(desire for companionship),还是上帝寻求一种表达(desire for expression),还是其它什么?

答:上帝的意愿是为了同伴和表达(companionship and expression)。


问:第二个问题是关于所谓的邪恶、黑暗、负面或罪恶。这些条件的存在是创世的必要因素,所以被赋有自由意志和各种能力的灵魂沉溺其中,并遗失了自我?还是应该被描述成是灵魂自己所造成的?不管是哪一种情况,一个逐渐的自我遗失及与上帝关系意识的遗失的描述是否恰当?

答:起因于自由意志和遗失了与上帝的关系。


问:第三个问题是关于人类的堕落(fall of man)。这是应该被描述成灵魂的不可避免的宿命,还是尽管不是上帝的意愿,但他既然赋予了自由意志,他就没有阻止其发生?

答:一旦赋予了自由意志,他(上帝)就没有阻止。他从开始缔造了我们个体/灵魂。但原罪来自于我们选择了表现自我,而不是上帝的表现计划。这是个体行为。明白了?

上帝既然给了自由意志,尽管他拥有预瞻智慧(foreknowledge),虽然他无所不在、无所不能(being omnipotent and omnipresent),但只有在作为他的一部分的我们作出选择之后,他才会知道结果如何。


问:第四个问题是关于人类在地球的寄居(tenancy)。她是用来为采用地球空间的形体的灵魂设计的吗?各个种族的起源是是原罪的必要性吗?

答:地球以及其上的(各类)形式,仅仅是上帝的一种表达,并不专门是为有人类形体的灵魂寄居的。一直到满足要求的条件具备时,人类才出现。


问:第五个问题是关于生命解读的。从这些解读可以看出早期的转世有一种向下的趋势,更多地球化、更少精神化。然后伴随着苦难、耐心和理解,有了一种转向。这是一个正常的通过自由意志和心智与上帝合一的结果和格局吗?

答:叙述正确。这是一个格局,依他而设。


问:第六个问题是关于两个转世之间的星际游历和不同系统之间的停留。此信息渠道曾经讲过凯西这个个体在 Uhjltd 那一世后去了牧夫座的大角星系统(system of Arcturus),然后又反回地球。这是灵魂发展的一个正常步骤吗?

答:我们讲过——其它一些渠道也提及过这个问题,大角星可以被称作这个宇宙的中心。个体通过那里,在那个期间决定是否回到原来的系统以完成(全部课程)——决定是否回到这个有太阳和地球的行星系统,还是进入其它系统。这是一个不平常的步骤,但也不十分异常。


问:第七个问题与第六个有关联。必需完成太阳系统后再进入其它系统吗?

答:有必要完成太阳系统循环。


问:可以在任何一个系统中达到与道合一——或者完成灵魂发展,还是必须在某一个特别的系统中?

答:这要看个体进入那个系统。可以在许多系统中的任何一个中完成。


问:必须在地球上完成太阳系统的循环,还是可以在其它行星上;每个行星有自己的循环必须要完成吗?

答:如果是在地球上开始,就需在地球上完成。地球的太阳系仅是整体的一部分。其它提及过的如地球的行星很多,他们是同一的、同样的——彼此相关。要完成整个系统的循环,明白吗?


问:第八个问题涉及到父母授孕时形成的格局。可以将这个格局描述成吸引有近似问题的那个灵魂,希望得到解决吗?

答:形成近似的情况,但并没有完全确定。因为个体或灵魂在给出的机遇面前有自己的自由意志去决定是否踏入由於(父母的) 结合而呈现在面前的问题。当然这种结合吸引或为个体的表现带来了机遇。


问:进入的灵魂是否承袭部分父母的业力?

答:基於他们的相对关系,是的。否则的话,没有。


问:是否灵魂个体自身有自己的属地模式与父母所建立的模式刚好吻合?

答:正如讲过的,这是相对的——一个与另一个相关,也与父母的结合所带来的格局有关。而正在此中,有了宇宙圣灵法则的解释,他们同一。正如这种表述给出的:上帝在自身中动了,他没有改变,但确实为自己带来肉体的十字架刑。


问:是否有几个格局给灵魂个体,这样依据灵魂自己的意愿和发展阶段来选择?就是说一个灵魂是否可以选择个性(Personalities),以符合其本性(Individuality)。

答:正确。


问:灵魂完成任务的百分比超过还是低于 50% ?

答:这是连续的发展,所以应超过 50%。


问:世袭的、环境的和意志因素对个体的发展或迟滞有相同的作用吗?

答:意志的作用更大,它可以超越所有其它因素,意志与格局同一。没有任何世袭的、环境的因素超过意志;不然的话为什么在个体灵魂中有这样的格局:无论个体漂流多远都可以与祂一起进入圣地。


问:第九个问题是关于导师基督象征意义,或者说是相似性。是否可以这么说耶稣这个灵魂是第一个通过地球的循环取得圆满,包括星际说的圆满?

答:他应该是。但这是从人的角度来看的。


问:可以这样叙述吗:这是一个自愿的任务——一个已经圆满地回到上帝那儿的、一个在其它系统完成合一的个体的行为?

答:正确。


问:基督意识是否可以被描述为在每一个灵魂的意识中、心智里的意志格局,等待被意志所唤醒,与上帝合一?

答:正确。非常确切!


问:列出耶稣基督转世的名字,作为耶稣的发展在那里开始的。

答:首先,当然是太初;然后作为 Enoch,Melchizedek 达到圆满。然后在地球上作为Joseph、Joshua、Jeshua、Jesus。


问:第十个问题涉及到灵魂发展的因素。心智——作为建设师——可以被描述为最后开发的,因为只有情绪的美德建立起来后,心智才可以展开?

答:这可以回答为对或不对。如果自己的意志是愿望同一,那么就必需在心智认识归路之前开发好(美德)。


问:第十一个问题是与基督教有关。是否诺斯底教义更接近与这个渠道给出的信息?

答:他们有共同点。在设立规则企图抄捷径前,(诺斯底)曾经为广泛接受。但是基督教中没有捷径。


问:可以讲述在早期的教会的有关从基督教教义中将转世剔除的事件吗?

答:以前讲过的,那些人试图接受或利用那些知识。


问:在其它系统中灵魂也会象这个系统一样被困住?

答:在与地球系统一样的其它系统里,是的。


问:有其它什么给此个体的建议,让他更好地准备书的这一章?

答:坚定理想,永远将祂作为理想。紧握这个每个人必须面对的要点。不要试图免去、跨过或绕过十架。这十架是附在每一个灵魂里面的,每一位都必须明了:在内心与祂同在。


完成解读。


本文出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7962c90100lbmi.html


下一章:http://williamho.blog.163.com/blog/static/749549142017176496213/





凯西传记《生命之河》序言、目录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生命之河——爱德加·凯西的故事

目录

序言
第一章 1-7
第二章 8-12
第三章 13-17
第四章 18-19
第五章 20-24
第六章 25-28
第七章 29-32
第八章 33-35
第九章 36-38
第十章 39-41
第十一章 42-47
第十二章 48
第十三章 49-51
第十四章 52-54
第十五章 55-62
第十六章 63-67
第十七章 68-70
第十八章 71-75
第十九章 76-79
第二十章 80-82
第二十一章 83-86
第二十二章 87-88
哲学
案例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