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看出清淨心

 
 
 

日志

 
 

書法圖騰(《读碑帖》节录)   

2016-03-02 11:21:03|  分类: 开卷无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6年3月2日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广州,2016)








书法图腾《兰亭序》
诸荣会


每读《兰亭序》,总会想起那年春天在绍兴兰亭看到的一群日本人:一个个神情庄严、正装危冠,在亭前又是宣读祭文,又是奉献祭品,三叩九拜之后,又是展示他们各自的书法作品,又是煞有介事地请求书圣在天之灵指点……此情景和举动,让人不由觉得,他们不远千里赶来兰亭,哪里是来赴一场文化活动,完全是来朝圣嘛!——兰亭在他们心目中或许就如同宗教信徒们心中的麦加或耶路撒冷吧!

岂止兰亭是中国书法的圣地!若推一件书法作品来作为中国书法之图腾,我想理所当然非《兰亭序》莫属吧!

至今一千多年前的永和九年的那个暮春三月,谢安招集了一班包括王羲之在内的文人雅士,在今天的浙江绍兴会稽山阴之兰亭,举行了一次名为“修禊”的雅集,其间他们又做了一场流觞曲水的游戏,得诗三十七首,编为薄薄一册《兰亭集》,王羲之被推为序者,他趁着微醉酒意,当仁不让,遂援笔立书,一气呵成了一篇三百多字序文——

据说王羲之酒醒后觉得此序文书法特好,自己连着重书几遍,竟然都无一赶上;
据说唐太宗曾为此帖而日思夜想,最终为得到此帖,一代圣君竟然也不择手段*;
据说之所以我们今天看不到此帖真迹,是因为唐太宗太喜欢它而将它带进了昭陵……

——《兰亭序》成了“天下第一行书”!

《帝范》曰:“取法于上,仅得为中;取法于中,故为其下。”既是“天下第一”,学书岂有不首学《兰亭》之理?

的确,若问学习书法的人,似乎个个都曾学或在学《兰亭序》,即使有事实上没有学过的,在人前恐怕也不好意思说。我虽然没做过统计,但可以肯定地说,之于古代法帖的出版,无论是版次还是印数,《兰亭序》应该都是一个天文数字吧!

作为一名书法爱好者,我早年也曾认真临习过《兰亭序》,但是说句实话,自觉收获并不大,临习一年多后终于忍无可忍地将之丢弃一边了。但是王羲之的字我是确实喜欢的,于是我改临《圣教序》,虽然它只是怀仁集王字而成,但是我学它所得真的比学《兰亭序》所得要多。也几乎与此同时,我竟然发现,古往今来书法大师们,另辟蹊径的且不去说,就说固守二王一脉书风的,其实笔下往往《圣教序》的影子明显要多于《兰亭序》,甚至我至今也没有发现谁只从《兰亭序》取法就成为了书法名家或大师的。古往今来的一个文化事实是:一是人人都说《兰亭序》好,但是好在哪儿,却似乎又是人人说不出;二是人人都在学《兰亭序》,但是最终又人人笔下无《兰亭序》,其诚如黄庭坚所言:“世人尽学兰亭面,欲换凡骨无金丹。”

有人说,这都是因为我们今天所学之《兰亭序》只是唐人摹本,并非王羲之真迹,照猫画虎,终难得书法真经。

此话虽有一定道理,但是也并不全对,因为《圣教序》也只能算是一半王羲之,为什么它就能让古今学书者容易亲近呢?

那么,《兰亭序》只是一件皇帝的新装吗?非也!《兰亭序》是一个象征——“天下第一”的象征。

既然“天下第一”,一定真容难见!
既然“天下第一”,一定生世传奇!
既然“天下第一”,一定不易学得!

总之,有点传奇,有点神秘,不见真容,不易亲近,不易学得……或许这就是《兰亭序》事实上最大的人文特征!

所以,尽管王羲之写过那么多的作品,但是只有它才具备“天下第一”的资格!至于后来的《祭侄稿》,颜真卿创作这件作品的情境确实非同一般,但是其传世过程少了些传奇,少了些神秘,再加上它至今以真迹的面貌存世着,所以,它尽管为中国书法在王书之外开创了另一种书风,且这种书风之于二王书风,如同高天之于大地,群山之于海洋,男人之于女人,以美的形态论,阳刚之于阴柔,本质上是并无优劣、好坏的,但是它也只能屈居“天下第二”;至于再后来的《寒食帖》,更是只能屈居“天下第三”了,因为无论是苏东坡创作它的情境,还是它的传世过程,都少了些传奇、神秘;再加上它产生年限离我们今天也近,真迹自然保存得又很完好,所以能混得个“第三”的名头已很不错了。

据说,当年郭沫若围绕《兰亭序》真伪与高二适论争过程中,曾建议挖开昭陵看一看《兰亭序》真迹是不是真在其中,真容究竟是何模样。如果这传说是真的,我真是替历史捏了一把汗:真的挖开昭陵,结果又会怎样呢?不外乎两种可能,一是见着了《兰亭序》真迹,二是没见着——或是压根儿没有,或是早烂了。但那又怎么样呢?见着了,萦绕在人们心头一千多年的神秘感或许就可一时烟销云散,但与其同时也难免会让人一声感叹:原来如此,不过尔尔!这对于《兰亭序》“天下第一”的地位有什么好处呢?如果挖开昭陵仍没见着,那结果自然是一下掐断了人们的所有念想、想象和希望,这无论是对于《兰亭序》还是对于人们,无异于都是一种残忍。也据说是周恩来否决了郭沫若的建议。不过对于这样的传说,我一直怀疑其真实性,因为郭沫若应该不会愚蠢到为了证明自己的一个个人观点,而到不惜去挖开一座帝陵的地步,更不会对《兰亭序》如此残忍,因为郭沫若怎么着也是一位大学者,他应该知道《兰亭序》之于中国书法的意义其象征性和文化性要远远大于其现实性甚至艺术性。

《兰亭序》事实上也只是中国书法的图腾而已!



摘自《读碑帖——破译传世碑帖里的文化密码》p.20-23,诸荣会 著,现代出版社 2015 年 1 月第 1 版,320 千字,定价 48 元



------
* 奇寶《蘭亭序》背後的陰謀和友情http://williamho.blog.163.com/blog/static/749549142013102410256200/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