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看出清淨心

 
 
 

日志

 
 

葛姆雷:艺术应该成为我存放“正念”的工具   

2016-04-27 08:07:32|  分类: 红尘滚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6年4月26日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有好多人(2013 年摄于“广东美术馆开馆十五周年馆藏精品展”)——2003 年 1 月 18 日至 22 日,在广州市花都区花东镇象山村小学,当地的 440 位居民在英国雕塑家葛姆雷的指导下,花了 5 天的时间,用 120 多吨粘土捏制了 192000 个小泥人。*






艺术应该成为我存放“正念”的工具**
葛姆雷(Antony Gormley,1950- )


大概是在 1965 年。我非常清楚地记得当时听过一首乔治·哈里森(George Harrison,1943-2001)的歌,《Within You Without You》,是在《Sgt . Pepper's Lonely Hearts Club Band》那张专辑里。唱片封面很有意思,是各种人穿着五颜六色的制服。那也是我第一次听到用印度西塔琴(Sitar)演奏的音乐。因为以上种种,我一心想要去印度。




第一次是在 1969 年,进大学后的第一个长假,去待了大概几个月。毕业之后我又立刻动身,路上大概花了一年,之后在印度待了两年,其中大部分时间都在和佛教徒相处。我师从葛印卡(Satya Narayan Goenka,1924-2013),他现在已经去世了,当时他教我内观静坐(Vipassana),即全神贯注于身体感知。后来又跟卡卢仁波切(Kyabje Kalu Rinpoche,1905-1989)学过,他是苏纳达的格鲁派“黄帽”仁波切,住在喜马拉雅大吉岭南部的一座寺院里。

去印度当然不是我开风气,但是我停留的时间可能比有些人要长一点,不过我也有朋友至今还留在那里。说到时髦,当年和我一起跟卡卢仁波切学习的大概有 12 人,超过一半的人来自欧美,剩下的是印度人或西藏人。他能同时教这么多学生也是挺令人惊讶的。

我觉得其实佛教对人的强烈吸引并不完全关乎宗教信仰,不关乎它可以对着一个全能的神明祈祷,而是因为那种建立在亲历之上的天性。因此,在我这里,“正念”(mindfulness)也就是最重要的艺术理念——我所热爱的艺术应该成为我存放“正念”的工具。艺术不是放任欲望,而是重获平衡。

现在的人谈起 60 年代,总是说中产阶级或特权子弟如何放纵自我、游手好闲,我却不这么认为。我自己从小就被父母严格要求言行,包括如何安排时间在内的一切事情都会受到极其苛刻的规训。这也合乎情理,毕竟父母们都在战争期间背负过巨大压力。60 年代的人在思考很多问题,比如,重建世界之后的真正价值到底是什么?处在后殖民主义思潮和多元文化世界中的我们应该了解,西方传统和天主教并不是这个世界唯一的模式,人类社会有各种各样的形态。在我看来尤其重要的是,60 年代实际上既开拓也平衡了各种诉求,成为一种严肃的反主流文化的起点:什么是资本主义?它的利益诉求何在?物质主义是衡量价值与进步的唯一标准吗?



------
* 雕塑家安东尼·葛姆雷:http://www.arts.org.cn/alm%20files/Antony%20Gormley.htm

** 节录自:曾焱《“我关注所在,甚过所见”——专访英国艺术家安东尼·葛姆雷》,刊于《三联生活周刊》#879 2016.3.28 第 13 期 p.137-138 http://www.anyv.net/index.php/article-293298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