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看出清淨心

 
 
 

日志

 
 

凯西传记《生命之河》第五章 20-24   

2016-10-28 22:28:12|  分类: 开卷无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命之河 20-24


前文:http://williamho.blog.163.com/blog/static/749549142016928102737106/


第五章


20


在霍普金斯,似乎很容易打发光阴。每年的日子总是一个模式。冬天里,雪覆盖了路面和房屋;到了三月份是一片尘土;四月和五月,又被雨水洗净了,到了炎热的夏天,又被烘干了。冬天寒冷,春天下雨,夏天炎热,秋天是一片柔软的、充满金黄色和赤褐色树叶的辉煌气派。

但对正处于热恋和幸福之中的爱德加来说,每天的日历和这个世界都变了样。他的内心保持安详,就怕错估恋人对他的爱情中的每一刻。

他的幸福并非来自对她的爱,但他的饥渴确实会因此不断地得到喂养。如营养供应终止的话,这种饥渴会从兴奋变成折磨。正是她的爱使他如此兴奋:她使他失去疲劳感,她要同他在一起,顾意作他的唯一同伴,有时爱德加真是感到获得过多了。在他的一生中,他从未得到遇自己想得到的东西,他已经习惯于永远也实现不了的梦想。就象一个小男孩,曾经想长上翅膀,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在空气中飞翔。

当他在书店里工作的时候——包书,或把新书放在书架上他已经想着她了。他感到也许在同一时刻里,她也在想念他。

他会看着她在客厅里忙碌着,把他带来的书拿起来看,一页一页地翻着。他会随着她的瘦瘦的手臂的脉搏的血液直至她的清晰的小小的脸型和长得忧愁善感的黑黑的眼睛,看着她的头发盘在头上,就像个花篮,然后注视着她的头部,想找出她究竟对自己在想些什么。他的双手会颤抖,脸上会发出光彩,他会快速找些什么事尽全力去做,使他的内心的狂热产生的力量,散发到身体各个部分。

从安全和工作的角度考虑,他强迫自己不去想她。他会把思维送至她所住的房子:包括每一个细节、面貌,以及格秋对他说话的神态、语调。这样,他的内心会慢慢的静下来,他的心跳减到正常的搏动。


2016年11月22日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希尔山庄门厅的旁边是大厅,面朝阳台,这个大厅比普通还要大得多。里面有两个大写字台,各自靠墙壁。它们是很大的、高到屋顶的橡树制成的,写字台的上方是装有玻璃门的书架子,中间是写字台面,下方是装有木制门的架子。两个写字台上都有台灯,灯罩是白色的,便于阅读,写字台上的书架里放满了书。大厅里零散地放着几把椅子,以便于阅读者之用。

爱德加还没有到卧室——大厅的另一端有一个卧室,在这个卧室和房子的后面,还有两个卧室——他听说过中间的一个卧室以前由凯特婶婶和格秋的母亲合用过。里面有两张橡木制成的床,床上的垫子是羽绒的,凯特为她自己的床搞到了羽绒,利兹——凯特是这样称呼她的姐姐的——也为自己床铺满了羽绒。两个自己动手,把床垫子塞了羽绒,缝好和整型。每天,两个人都把自己的床理得整整齐齐,也不让别人来帮忙。各自有自己的特别的做法,除了她们自己,没人可以碰她们的床,不管是什么理由。姐妹俩各自还有一摇滚椅,也是橡木制成的。椅子的下部是结实藤木料制成的。夏季里,白天她们在屋外忙碌时,都是带着椅子到后院。这两把椅子就如她们的床那么的宝贵,然而,它们的尊严有时被打破了,因为姐姐们经常责怪对方坐在自己的摇椅上。

房子的后部是餐室,橡木制成的特大的桌子使得其余的家具——餐具柜、椅子、餐台——变得小的可怜。另一个角上,紧靠墙壁,是一个很大的药柜,上面放满了各种成药和家用药品。凱特总是说屋子里的所有人总有一天会中毒,因为牛、鸡、狗、人用的药放在个柜子里,竟然不分上下架子,混在一起。她这样说:“不知哪一个漆黑的晚上,我会因拿错了药而断送性命。”

餐室后面还有一个屋子,里面有一个颇有名气的大肚子炉窑。老年的沙尔特女士是一个非常严肃的基督教徒,如果发现儿子们参与赌博、喝酒、算命其中任何一项,定会惩罚他们。她对儿子说,算命的牌,掷骰子,喝酒都魔鬼的行当。

冬季的某一天,她发现了儿子威尔的口袋里有一叠扑克牌。她把全家人叫在一起,讲了一串话后,打开炉子门,把所有的扑克牌都扔到火里烧了。扑克牌的纸是用赛璐珞做的,炉子里的火炸崩了,炉门崩开了,飞到空中,满屋子都是火星。没人受伤,满屋飞扬的火贴子被捡到一旁,扫干净了。沙尔特女士一声不吭,看上去还挺高兴的。这一爆炸事件似乎证实了她的观点。

山庄的这家子,同这个世界一起和平共处,互相之间还是有愉快的争议。山姆·沙尔特在家里建立了一套完整的民主制度。如果晚餐桌上有争议的话题,他认为每一个人,甚至是小孩都应该发表见解。他蔑视那种人云亦云的人。他认为每一个人是独立的存在,应该在任何方面都有所不同。作为一个建筑师,他相信每一块砖头应该有相同的尺寸,但是作为一个人他坚信每一个人应该是不同的。

就这样凯特、利兹姐妹俩和睦地住在一起,虽然从未有过一致的观点。凯特照看动物——牛、鸡、马和狗。利兹照料植物——花园和果园。利兹喜欢广泛阅读,尤其爱好传纪和政治性论文;凯特阅读每天的报纸,主要是社会报道,生、死、婚姻之类的事。利兹对政治感兴趣,她通过个人关系,或是通过写信,对本地、本州的政治颇为了解。凯特对人们日常生活及社会变化感兴趣,她对本地的每家家谱了如指掌。利兹注重于长篇的、有争议的通读题材,凯特把交流看是交谈的艺术。

爱德加认识了格秋几年后,老人们相继去世。这姐妹俩主管着希尔山庄。她们孝顺、体贴父母,决心继续担负起山姆·沙尔特反复强调的承诺。

山姆说过:“这座房子毫无债务,我要求一直保存它,这样,全家人代代都或以此为天堂之家。保住了这座房子,任何时候,你们中的任何一个人有个麻烦,或生了病,或需要帮助时,可以回到这儿来。这是这座房子的用处,可以支撑你们!凯特,你回来,利兹,你回来了,也许你们的孩子们也许会回到老家来。替他们保管好房子,我不想让他们无家可归,或从一个陌生人那儿被迫接受慈善帮助。”

其他的一些后辈们不常回家,希阑在 L-N 铁路部门工作,最终在纳希维尔定居下来。威尔在西部州医院州立医院当建筑工人,已经在山坡对面的一块地方替自己盖好了房子。凯特最小的妹妹,在附近的一个城镇享德森工作,当一个百货店里的收购员。比起哥哥们,她还常回家,由于她年纪同格秋、休、林、波特、雷猛和史特拉这些人接近,她总是在孩子们和他们的母亲们之间当中间人或和平的使者。


2016年11月22日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全家人把爱德加当作一家之成员,想到这一点,爱德加感到就如得到格秋的爱那样受宠若惊。听他们就天气、星期日的晚餐、吃什么,穿着的式样、传教士的布道而争论不休,作为格秋的求婚者,他不能理解这家人究竟怎样能在这些有争议的主题上连成一致观点的。但当他们认为爱德加有错时,他们就会象接受他们之间的缺点一样,来接受爱德加的错。他们在讨论的主题上欢迎爱德加的观点,尽管会不同意他的看法。爱德加对此很高兴,这就是他所想像的家庭生活。然而在他自己家里完全是不可能的。

本节出处: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4c7962c90102e2e1.html


21


他与母亲之间的互相理解是无从能分享的。和平与友爱,这就是他希望在与格秋之间会存在的。父亲对世界的看法完全不同,而且还无法与他争议。在餐桌上对父亲提出的观点,爱德加无法持反对意见。所以,他总是一声不吭,他的妹妹们有时表示相近的观点,有时完全相反。

渐渐地,他认识到兄妹之间的关系是最难,也是最微妙的。当他坐马车或步行走出门去看格秋时,他对凯特瑞和史特拉——这两人几乎就像他妹妹一样——的眼光会有所注意。这一点同他回家时两个妹妹同他打招呼的样子不一样。对他来说,原因很清楚。他只是担心事情就该如此。他希望同他所有认识人的人保持宁静平和,但是,更主要的还是希望在毫无保留、毫无拘束的情况下过轻松的日子。当这种情况出现时,他感到孤独。

他的最大问题是孤独,尽管他对镇上的人们已经习惯了,尽管他现在是星期日教堂的老师,幸亏他在《圣经》课上能出色的解答问题。只有希尔山庄上的人们把他带到了宽而深的山谷,得到安息。同人合成一片并不困难,然而要了解深入一个人却很难。

在陷入爱情后他才意识到这一点。在这之前,他完全集中在自己的直,他从来不过问别人在想些什么。在与格秋的第二次约会时,他坐在她旁边,发现自己直盯着她看,而格秋的却望着天空,他猜想着她想些什么。爱德加对格秋的思维的海洋感到嫉妒,产生了一种被排斥、被抛弃的感觉。好像他不存在一样。突然,他意识到在自己与所有的人类之间似乎产生了巨大的隔阂,不管他离姑娘有多近,她会转过头去,仿佛有遥遥万里之距离。这也是他对世人的感觉。

人们在互相之间谈论这些家常事,谈论别人和别人的事。当他们无话可谈时,觉得如此遥远;高到天空,低到平地,或者地平的世界里远离所有的人。爱德加伤心地意识到这个词——距离,他会对此大笑或微笑,或对他的朋友所说过的话点点头,想给予回答。当这种恍惚的眼神出现在他的朋友的眼睛里的时候,爱德加会离开,独自一个待着。每一个都有两个世界,一个是自己的,一个是朋友的,就是他的母亲在厨房里独自忙碌时,她的内心想法也会在脸上露出来:有时漂移着,有时急驶着,有时堆积着。当她一见到儿子时,她的眼神会亮起来,微笑着。她会融入他们交流的世界。而在其他世界里,她只是孤独地生活。

爱德加总是老样子,同每一个他所认识的人之间总是有一种距离。对书店里常来的一些顾客及每一个人,他都说些不同的笑话,谈论不同的话题,不同的生意经。当一个顾客走进书店时,爱德加的思维立即进入正规的轨道,曾经消失了的那种存在又出现了。

对一个人了解的越多,可交谈的事情也也就越多。如果你有一个真正的朋友,你是不会保留看法的。这就是爱德加所感觉到的。然而,现在他却总有那种保留感,不管他们同你有多么接近。他没有把真正、内心的秘密告诉任何人,只告诉了上帝。别的人也一定是这样。个人的想法是个人的尊严,这就是上帝在所有可见的方面创造了人类 ,而留下了内在思维的原因。

这还不是爱的秘密。当你爱人们时,你很想立即进入他们的内心,分享所有的快乐和忧愁,尽可能帮助他们。但是如果他们不需要你,你就是令人讨厌的。仅仅你去爱他们是不够的,他们也得爱你。如果他们不爱你,你就无法进入他们的心,你会受折磨。

他同格秋在一起时受了折磨。当两人在一起,格秋会停下来同别人说话,要么抚摸一下狗,要么摘一朵花。爱德加羡慕那人、那狗、那朵花。他们把格秋从他那儿夺过去了,当她回来时,她的内心已经藏住了某些东西,这些远离自己——小小的东西,然而延伸至她出生时期的那段长长的人生列车。

没有爱德加前,她已经成熟多了:这常常使他伤感透了。当希尔山庄上的一家人聚在一起的时候,他可以听得到一些过去的欢乐和忧愁,这些,他都没有在这儿经历过。格秋和她的兄弟们、表弟、表姐们谈论儿童时期的恶作剧,他坐在那儿一声不吭,浑身难受。


2016年11月22日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格秋从一个与家人分享的世界来到与爱德加分享的世界。爱德加的唯一愿望就是同她结婚、离开他的生活圈子,留在两人刚刚建立起的生活里,然后,渐渐地、点点滴滴地,两人在同一的想法里成长。这样,当格秋去别人那儿去时,他不会而感到孤独或嫉妒,因为她内心会把他携在身边。她会以爱德加的想法来对待别人和她自己,以爱德加和她自己的眼光同时看待别人,以爱德加和她自己的观点同人们交谈。爱德加自己也会这样做。两人不再是两人,而是一个人。

之后,当他幻想自己走过森林,见到黄金般的服饰,女子的面纱会被揭去,他看到了她就是格秋。

这个梦境已经多次出现在他面前了。在他认识格秋,陷入爱情后,他一直在想为什么面纱还未揭开。现在,他很清楚了,这是因为这个梦是一种精神向导,如果要精神上真正同格秋结婚,两人必须在思想、内心和灵魂上结成一体。

两人的爱情现在还在面纱里,各自的内心因不能表达感情和未能告之于对方的事情而隐秘着。两人渴望在一起,愿意在有机会时平静的单独坐在一起,他们仅仅知道这一点。

本节出处: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4c7962c90102e310.html


22


格秋看上去比任何时候都娇嫩和美丽。她的祖父的去世,接着又是祖母的去世使她的健康下降了。她从南部肯塔基大学退了学,待在家里,更多的休息,服用凯特嫂嫂配制的药品,看一些爱德加给她带来的信。

每个月,爱德加给她带一本新的小说。作为圣诞节的作品,他还特地赠送给格秋最喜欢的作家,罗艾(E. P. Roe)的完整的一套书。

他想求婚,但是不知道应不应该。也许,他应该等她康复,也许应该等到有足够的资金办婚礼。然而,想得到格秋,想从她的嘴里听她说爱德加高于任何人的愿望太强烈了。

1897 年,三月七日,一个晴朗而寒冷的晚上,他问她是否愿意嫁给他。她两眼直直地看着他,看到他的内心。她的棕色的眼睛似乎在猜测他的灵魂,寻找他的不正之处和罪过。爱德加内心感到裸露无遗,两手慌忙的抓起烟斗和烟草。

格秋也朝别处看去,盯着手工漆成的客厅里的灯罩,梦想着。

最后,她说:“结婚同恋爱是那么不同。恋爱的时候,双方没有责任;一切都是那么美好。但是,女孩子结婚后他就有如此多的事情需要考虑。她得考虑家庭,因为她要同家庭分担责任。然后,她得考虑自己是不是一个称职的妻子。她要建立家庭、做饭,当母亲。我会考虑的,爱德加。我们还年轻。”

迟迟疑疑地,他以颤抖的手把烟草放入了烟斗,点着了。他感到大愧,而且感到毫无责任感,也感到困惑。他一直在思考梦里的事,和母亲对梦的解释。母亲说,订婚是很容易的。她把幸福看成订婚之前的那段时间。爱德加说:“你是对的,我们现在还是不要考虑这件事吧。我们太年轻,对不起,我提出这事儿,不再想这事儿了。”

“当然,我会考虑的。”格秋说。意外的,她看着爱德加。“总有一天,我们得正视责任,我是成人了,我能在我的生活中尽到我的责任,我只是在做出决定之前需要一点时间考虑。”

说完,她坐直身上,挺直腰板,骄傲的抬起头。爱德加吐了口烟,以遮掩脸上的微笑;格秋看上去是那么娇小、脆弱,而又如此自信。

她说:“下个星期天晚上,我会给你答复。”

爱德加说:“那天是十四日,我会早点来这儿。”

格秋站起来说:“现在不要谈这个事儿了。我们还是去把凯瑞和史特拉找来,一起玩惠斯纸牌吧。”

格秋内心很紧张,她不想单独同爱德加在一起。爱德加感觉好多了,也显得自信一点。至少,在格秋身上。打牌的时候,他对凯瑞和史特拉尤其客气。格秋会指点她们,就如她会指点全家人一样。爱德加希望她们会帮助他。

星期日下了一天雨。当爱德加在五点赶到出租站时,所有的有顶篷盖的马车都出租光了,他不得不租一辆敞篷马车。当他来到山坡时,他的外衣和裤子下部全部湿了。客厅里,他坐壁炉前,烘干衣服。一句话也不说,一直到格秋把手放在他的手臂上。

“我的答复是肯定的,爱德加。”格秋没有朝他看,他也没有朝她看,俩人坐在那儿,看着壁炉里的火,听着下雨声。

在两人开口之前,似乎过了很长时间。格秋说:“你在想什么?”

爱德加慢慢地朝她转过身去,吞吞吐吐地说:“我在想如果雨不停的话,我的烟斗在回家的路上就会熄灭了。”

两人一起笑了进来。爱德加吻了她。格秋说:“我在任何时候都给予肯定的答复,但是,我想确切知道全家人是否都会赞成我的想法。”说完,她又笑了起来。

“我本来以为有几个人不会赞成的,但是在我还未向所有的人问一下之前,我已经嫉妒了。大家都像我一样爱你。”

爱德加再次吻了她一下,然后,打了个喷嚏。格秋跳了起来,说:“我得把你放进芥子池里,你感冒了。”

春天里的那些日子长而快乐。从早晨起床到入睡这段时间里,爱德加天天一个模式。只有在必要的时候,他才想些别的事。没有这些必要的时候,他就想着格秋。

本节出处: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4c7962c90102e313.html


23


在格秋接受求婚的第二个星期,爱德加买了一个钻石,然后,寄到罗马尼亚精做,以表示郑重。格秋在地图上寻找着航线。

“想像一下,为了替我做戒指,这个钻石一路上穿越大洋,经过整个欧洲。我的手指都会发痒。”她说。

当钻石被寄回来时,已经是一个钻石戒指了。戒指在她左手手指上,就像一个酒杯一样。


2016年11月22日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从那时起,两人总是一起出门。聚会、聚餐、舞会、垒球比赛——格秋的哥哥是本地的一个垒球高手——坐车郊游。去荷兰剧院看戏。爱德加买了个德国赛马,格秋穿上了最时髦的衣服,是由凯瑞带来的。凯瑞现在在田那西州斯布林费尔德市的百货商店里工作。

爱德加不再怕羞、怕人了。他渐渐发现,在霍普金斯,每个人都沾点亲戚,哪家子的人是谁的表兄。在书店里柜台后面,他已经习惯于必要的表面应酬,这正是大多数人所应用于朋友关系的做法。他认识并熟悉了同他年龄相仿的男女青年们,他们并没有他想像中那么具有优秀的个性和教育水平,而是学得少,享受得多。他出售学习用品给他们,听他们埋怨学习上的困难,然后他们就同格秋一起参加聚会和舞会。

其中一些人参加了星期日凯西的讲经课。他一直牢记慕迪先生和他的传教,一点一点地,他的小组变成了传教工作的特殊讲经课。其他教堂的男女青年们也来参加了,并且在不同的教堂里举行了会议。毫无疑问地,在这方面,爱德加是超过所有学生的。尽管其中不少人比他多受过教育。正像慕迪说的,他们读过许多书,爱德加只读过一本,但是,他读过的一本比任何别的书都重要。

最使爱德加高兴的是别的教堂的人们也参加主讲经课。他对格秋说:“哪一天,所有的教堂会重新成为一体,正如耶稣希望的那样。耶稣生活的时代里,犹太信仰里有许多不同的教派,耶稣不赞成他们。比起耶稣上十字架的那个年代里,现在有更多的基督教派。我想耶稣是不会喜欢的。”

格秋说:“我认为耶稣是根本不会赞成基督徒圈里出现的情况,根本没有人实践教义。”

爱德加说:“也有人尽力实践,他们尽最大的努力去实践。”

暂时的一阵沉默,格秋显得有点固执,她最讨厌的就是伪君子。她拧了一下爱德加的拍手臂,说:“过几个星期,树叶子就会变金黄了,你能从空气里闻到秋天吗?”

季节变化着。爱德加的父亲一直抱怨着,去年冬天是如此,前年冬天也是如此,冬天会得肺炎,还会早死。他唯一能预测是,在下雨天、雨夹雪的天气里,凯西会不断来往希尔山庄。

“不要担心,他已经得了重病。我会把其他的人分开住的。”爱德加的母亲说。

爱德加并未注意到,格秋一直在观察他。一边照料他,一边期待着他的缓慢的银行储蓄,和充满急不可待的结婚的愿望。当爱德加担忧格秋的健康时,她会讲一些荒唐的故事或奇迹般的故事,使他能轻松些。每个星期六晚上,她都去听爱德加的《圣经》课,这样,当星期日早上爱德加去教圣经课时,充满信心。

格秋没注意到,爱德加也在观察他。看到她的脸上显出轻松的样子,正像所有的女孩子长大后,成为好帮手,而不是添麻烦。当爱德加父亲生意做得很牢靠,生活来源更有保障时,她的眼神发亮起来。她年龄大起来了,但是也更愉快了。

安妮是女孩子里最大的,大家都叫她姐姐。她在林内太太的帽子店里工作。她长的漂亮,比她的妹妹们矮一点,胖一点,深灰色的眼睛,淡棕色的头发。她是她哥哥的崇拜者。安妮下面的一个妹妹是奥拉,她高而瘦,黑色的头发,在高中学校里念书,专业是会计和商业训练。接一来是玛丽亚,正进入高中。塞拉还是个孩子,还梳着两个小辫子。

她们都在楼上,同奥拉在一起,为她去约会梳头。六月的一个星期六,当爱德加在厨房里擦那双星期天穿的皮鞋时,感到思想老是不集中。他有点烦躁地把鞋刷子扔进鞋子盒里,对母亲说:“我失业了。”

母亲放下手里在的活,也没有朝爱德加看。

爱德加说:“开契门先生买下了书店的一半股权,海瑞先生结婚了,现在住在田那西州,他不想保持他的一半股份。所以我想离开。开契门会干我那份工作。”

母亲继续干起手里的活,问道:“你的计划是什么?你有没有想过做别的工作。”

“我想了所有的事,但是,事情并不在于什么工作,而是我喜欢在书店里工作。我可以在隔壁家的杂品商店干嘛,但那不是书店,只是一个职业,我知道我不会愉快的。”儿子说。

母亲又说:“你可以离开霍普金斯,到大城市去,比如,路易斯维尔,在那儿的书店找一个工作。你会很快挣到更多的钱,然后可以成家。在霍普金斯,一个志向的年青人干不出什么事业。”

儿子听了很吃惊,说:“你愿意我离开家?”

“你在我身边的时间足够长了,太长了。以前,我需要你,因为你在家里替家里人着想,帮忙。现在,你该为自己和未来考虑一下了。你对格秋要负责,还有你未来的孩子们。”母亲说。

两人都沉默了。母亲蹲下身子把针线筐拿在身边。爱德加从鞋盒子里拿出鞋子刷子,擦了一下皮靴的头部。一会儿,他抬起头来。母亲试着穿针眼,却没穿过去。爱德加上前帮着穿针,母亲把针和线递给了他,拿出手帕,说:“总之,你二十一岁了,母亲总得在哪一天让儿子离开身边,不可能让儿子一辈子都待在身边。”

爱德加怎么也无法使线穿过针眼。

本节出处: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4c7962c90102edey.html


24


凯瑞说:“爱德加,有什么理由不能离开这个城镇?你在这儿是浪费时光,你是知道的。家用杂品店是最糟糕的,干粮食品店更不行。鞋子店,不用说了。我知道那些商店,爱德加,我以前在那里干过。我现在在一个商店里工作,他们只想占你的便宜,到了最后,你什么也没有得到。你应该做你熟悉、喜欢的工作,可以到其他地方去。在书店里找一个工作。”

“在哪里?”爱德加问。

“任何地方,就不要在霍普金斯,在路易斯维尔或绿宝龄,或辛辛那提。天哪,你和格秋坐在那儿,光是爱情绵绵,而给我留下难题。这个女孩子体重才八十磅,这世界同她毫无关系,只有爱你。她也不懂自己该做些什么,她只是你担心你的职业、什么时候结婚。

“你先出门一阵子,找一个适合你的职业,相信我,这对你们两人都有好处,格秋知道了你愉快,她会恢复健康。一旦你们两人有了新的目标,你们都会好起来的。”

霍普金斯的七月的一天,他们站在理查德的日用品店的后边的鞋子区,这儿就是爱德工作的地方。

他包好了凯瑞买下的的鞋子,把盒子递给了她。

“爱德加,考虑后,决定一下吧。”凯瑞说。

她走了以后,爱德加走到销售员的办公室,拿过一张信笺和一支笔。他的脑子里已经计划好几个星期了。他决定做起来。

在露易斯有一个大的书店,名叫默尔顿公司。他写信给他们,要求寄一份完整的目录。

一个星期后,目录寄到了。那天晚上,他头枕在目录上。他已经从每一位政治官员、法官、医生、律师以及他在霍普金斯的基督教市镇上所熟悉的商人那儿征求过了推荐信。

当他确信自己对目录的每一页都了解后,他写了一封信给公司,申请了职员的职务。之后,他收到了一封礼貌的回信,上面说眼下没有职业可提供,但是他的申请信会保存在档案里。回信时,爱德加把一大叠推荐信寄过去,每一个信里都夹进了一叠推荐信。

三天后,来自露易斯的一封电报到了。上面有书店经理的签名。电报上说:

“不要再寄推荐信,八月一日来报到上班。”

那天是七月二十九日,爱德加从银行里取了钱,买了一套有衬里的套装,打好行李,同格秋度过了那个晚上。第二天一早上了火车。


2016年11月22日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露易斯这个地方使他不知所措,他发现自己使墨尔顿公司也不知所措。销售员们都来看他,他们同他握手,说:“你征服了经理”。

经理也不得不说:“从来没有人把这么多的推荐信寄到这儿来,他们一致认为你是霍普金斯最了不起的人。但是,这儿实在没有空缺的位置,你一定得自己找事做。”

爱德加尽力干,就如他在霍普兄弟俩的书店里干的一样。尽量可能地使用在目录里记住的知识。当一位顾客已经买下一本某种专题的书时,他会说:“我们还有……”,然后背出一套合适的相应的书名。

一位女顾客被他的介绍打动了,就她所有感兴趣的主题书一一问津。爱德加背出了所有这类书的名称,最后,这位顾客认定他出自内心来介绍目录,对书店老板赞扬了这位如此出色的销售员。

当她走后,经理拥抱了一下爱德加。说:“你遇上了当地的一位最富有的女士。几年来,我都期待她来再买书,今天,你做到了。现在,你的工资从一星期七点五美元加到十美元。”

本节出处: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4c7962c90102edf3.html



下一章:http://williamho.blog.163.com/blog/static/74954914201693063338160/



2016年10月21日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收录 14306 份凯西催眠报告的 DVD-ROM,可向亚马逊购买:https://www.amazon.com/Official-Edgar-Cayce-Readings-DVD-Rom/dp/0876046154





凯西传记《生命之河》序言、目录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生命之河

目录

序言

第一章 1-7
第二章 8-12
第三章 13-17
第四章 18-19
第五章 20-24
第六章 25-28
第七章 29-32
第八章 33-35
第九章 36-38
第十章 39-41
第十一章 42-47
第十二章 48
第十三章 49-51
第十四章 52-54
第十五章 55-62
第十六章 63-67
第十七章 68-70
第十八章 71-75
第十九章 76-79

哲学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