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看出清淨心

 
 
 

日志

 
 

凯西传记《生命之河》第二章 8-12   

2016-10-28 20:28:35|  分类: 开卷无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命之河 8-12


前文:http://williamho.blog.163.com/blog/static/74954914201692841910898/


第二章


8


他们骑着马穿过田野,直奔马棚那边。

男人们都在机房里修理割草机。祖父想看看事情干得怎么样了。当他们来到位于路边和马棚之间的小水池边时,马停了下来。

“老头子,还是下马吧。该让牛也喝点水了。”大家都叫爱德加“老头子”。

祖父把爱德加轻轻的放下马。他走到水池的草地边,庆幸的让自己凉快一下。马背上实在是热得很,又没有风,太阳直晒到他的秃头顶上。马背的毛把爱德加的裤子热湿了,双手因紧拉着缰绳而出汗了。他走近水池边,注视着水下有没有鱼。

祖父把马拉到水池边,让马也喝水。自己坐在马鞍子上,双手放在臀部下。

突然,马猛地抬起头来,跳起来一头扎进水里。祖父坐稳后,拉住缰绳,用尽全力拉着。马游到了水池的另一头,然后又向马棚边的白色围墙越去,跳了一下,没有跳过去,又回到水池里。祖父一动也不动的坐在马座上。

当这匹马第二次回到池塘里的时候,一下子陷入了齐腿深的水。祖父从马的头上被摔出去,背朝地面倒了下来。马又提起脚步,跳跃着,前脚踢到了祖父的胸部,然后一下转头朝田野里奔驰过去。

祖父的头浸在水里,爱德加等着他抬起头来。他叫唤了几下,没有回音。祖父躺在那儿一动也不动。老头子飞快跑向村子让人来救护。

祖父断了气,人们把他抬到家。肯那医生很快就到了。老头子只是听到祖母大声哭着。看着叔叔们的伤心的脸,他知道是怎么回事。老头子坐在厨房里,向帕斯特·凯西说了事情的经过。

“祖父死了,马断送了他的性命,他们是不是准备就埋葬祖父了?”

帕斯特说:“祖父会回到天使那里,他是个好心人,他会回到天使那边去的。”

老头子又问:“我还会不会见到他?”

帕斯特低下头,瞅着老头子说:“你一定会再见到他的,你是另有看法,是不是?”

他不知道帕斯特指的是什么意思。突然,感到要去见母亲。“我现在就想回家去。”他说。

帕斯特说:“我带你去。”

她拉着他的手,两人一起向街上走去。穿过街就是农家屋子。自从他的父亲关闭了在街上开的一家铺子以后,他们一直住在这所房子里。他告诉母亲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母亲坐在那儿,一动也不动。然后说,死亡是进入天堂的一条途径,或在这个世界上只是远离天使。

“但是,祖父是我的朋友,天使应该知道这些。我需要他带我去骑马,他还答应叫我钓鱼,打猎。”

“也许他会的,即使他是个天使。”母亲这样回答道。

第二天,帕斯特把爱德加带回自己的房子里,只见大家坐在马车上,前去参加葬礼。他的叔叔们爱德加·克林顿、麦索、罗伯特·李、路辛和德尔伯特·凯西。他的几位伯父也参加了葬礼,他们是乔治·华盛顿、詹姆斯·麦迪逊、法兰克林·皮尔斯·凯西。他的伯母艾拉·凯西、环斯也在那儿。还有几位叔伯们和家庭主要成员。有几位来自别的农庄和凯西家族农庄的伯母。他根本就记不住这么多人的名字,而且,每个人都穿着礼服,看上去几乎都相像。

当人们把祖父的遗体抬到葬礼仪式的时候,爱德加和帕斯特呆在家里。站在窗前,看着马车消失在街上。他可以闻到苹果的花蕾芬芳,听到蜜蜂来回穿梭着的嗡嗡声。

这一天过得这么孤独。他独自回到家,来到屋前的杏树下玩。他的一些玩伴们同他一起玩耍。天气太热,在屋后院子里玩不了。

这些男女孩子们都是好孩子。他似乎不明白为什么人们都没有看到这些孩子们。有一天,他发现了原来是这些孩子们不愿意让人看见他们。父亲问他谁在同他说话,当他转过身去指着那些孩子们时,他们早已不见了。一会儿,当父亲走开时,小伙伴们又回来了。

然而,母亲常常看见孩子们,这使他非常高兴,有一天,母亲看着窗外说:“你的伙伴们正等你玩耍呢。”他走到屋外,只见朋友们正等他,从草垛上滑下来。

本节出处: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4c7962c90102dz37.html


9


这是一片美好的土地。他是那么喜欢这片绵延起伏的棕色的土地。夏天是一片绿色,丰硕的景象。还有那一片森林地带,温顺的绵羊在那儿玩耍,发出悦耳的声音。他也喜欢一排排大房屋和农庄马房,它们点缀着乡村景色。

不管他到哪个马房,他都可以看到叔叔们或者表弟们在那儿干活。他喜欢同他们聊一会钓鱼、狩猎的事,有时也聊聊烟草、天气之类的事。

在农房里,总有那么多的活可以干。尤其是秋天,当烟草晒干以后,大片的木头堆放在一起,渐渐燃烧起来,烟团高高升起。他喜欢坐在那儿,让烟熏着。他也喜欢烤肉房,那儿火熏烤着猪肉片和肉肠、火腿肠。

冬天里还有更多的活要干。机房里,种子房里,用于第二年春天的种子。

到了三月份,日照时间长起来。土地开始变得湿软。很快,播种期到了。5 月、6 月是种烟草的时候。树林变得非常悦目,一片郁郁葱葱中,那红色的花蕾,白色的棕榈树,核桃树杆,点缀其中,5 月苹果开花,6 月末和 7 月初结果子。还有松鼠和野兔子。爱德加长大后学会了打猎。打猎的工具是古代方式制作的火枪。他的设备是简陋的。

有时候,报纸扎得不够紧,弹药射出去会产生蒸汽,变成焰火,就像一幅漂亮的画面。

小河里和水池里都有鱼。夏天里,最使爱德加高兴的就是钓鱼,白天长,天气热,男人们都在地里干活。女人们都待在室内,做罐头水果、罐头蔬菜。他只有同妹妹们一起玩耍。妹妹们似乎一个一个出生,一直到第 4 个妹妹出生。他们是安妮、玛丽、欧拉、塞拉。使他高兴的是,他在水边就能长时间地摆脱妹妹们和她们的洋娃娃,她们自己玩或者玩他做鱼饵的蚯蚓。


2016年11月17日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但他的玩伴总跟他在一起。

他们总是同他一样比例,他长大了,他们也长大了,他想做的事也是他们想做的事。有时,只有几个伙伴,有时有很多。有时来玩的伙伴们全都是男孩子,有时全都是女孩子。一个走了,另一个又来了。爱德加父亲朋友的女儿叫安娜,同爱德加一样大。小伙伴们似乎都喜欢她。她也可以见他们,同他们交谈,又是非常好问。有一天下雨了,大家都奔到一个造在农房顶上的玩耍屋里,她问为什么你们都没有淋湿?一个小伙伴说:“噢,我们不会淋湿,我们生活在花朵和音乐里。”

安娜问:“什么样的音乐?”

一个男孩子说:“万能音乐。”

一次,爱德加和安娜一起来到位于安娜的父亲的农场后面河边的一个小岛上,他们在河边看见了别的小精灵。然而,他们与人类毫无相关,他们说他们从来不会是男孩子或女孩子,更愿意同蜻蜓一起玩。

爱德加想着这些孩子会不会在冬天里也来玩耍,因为安娜和她的父亲得了肺炎去世了。他猜想这些孩子会跟安娜一起走,或者安娜会同他们一起去玩。

春天来到时,爱德加到树林子去,他看到小伙伴们,然而,安娜却不在其中。爱德加同他们一起玩耍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到他们不再成长,跟不上他的节奏。他已经知道他会失去他们。

爱德加几乎记不得哪一天他第一次见到小伙伴们。他在花轩的蚕虫枝下造了一个小屋子,有一天,一个男孩子来这儿同他一起玩。爱德加同母亲谈起了这个男孩子,然而,母亲从没有见过他。第二天,男孩子又来了。而且带来了另外几个伙伴。从这以后,母亲见到他们。

有时,伙伴们没有来玩,爱德加无聊地过了一天,但是,当伙伴们又来玩时,他又无所谓了。他变得愿意听鸟叫和树林的风声,一直到周围的动、植物替代了无形的朋友们。他所害怕的孤独感还未占据他。

本节出处: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4c7962c90102dz6p.html


10


不久,爱德加的父亲在路边又开始了店铺,爱德加坐在木桶子或箱子旁边,听着男人们聊政治和烟草,女人们聊衣服式样,商品价值。当她们买回来一些布料、几桶面粉、几包米、草药、茶叶、药品——几乎所有不在农场里种的东西。他喜欢听大人们交谈这些事。

祖母是除了母亲后爱德加最好的朋友。父亲也很好,但是他根本没有时间同男孩子交流。父亲总是抽烟,摸着络腮胡子,同大人们谈论政治。他是治安推事,大家都称他“法官”。祖母总是一人呆着,要么就是同帕斯特·凯西在厨房里唠叨。她有的是时间交谈,非常乐意听爱德加告诉她看见了祖父。爱德加看到祖父在农房里,通常是当烟草烧干的时候。他从来不告诉任何人,只有跟祖母讲了。这是他们两个人的秘密。当然,祖父并不在那儿,反而像是一个玩伴,要仔细看着就看见他了。

爱德加发现大人们都有固定的话题。祖母爱谈论祖父的农场,以及爱德加长大后会做些什么。帕斯特·凯西爱谈论什么好吃,爱德加有多胖,就是不谈爱德加有多瘦。父亲爱谈论长大后上学校,以及他是否干了些活。同妹妹们交谈的话题总是离不开洋娃娃,今天做了什么,明天要做什么。只有母亲没有固定的话题。他可以同母亲谈任何话题,所以他最喜欢母亲。母亲从来不逗笑爱德加,因此,爱德加总是毫无恐惧地向母亲谈自己的想法。母亲从不挑剔,爱德加知道母亲不喜欢挑剔,所以,他爱替母亲干活,越多越好。同母亲在一起,替她干活是一种非常愉快的事。母亲是他的好朋友。

入学之前,爱德加已经七岁了,那年,他的阿姨艾拉·凯西·琼斯,有一个女房客,名叫艾里森,从美国西部来到这儿,她是摩门教徒。据她说她是 Brigham Young 的太太之一。她以前当过教师,邻居的家长请她负责一班年小的班级。琼斯在自己的家里开了一个教室,“法官”凯西把自己的儿子和几个女儿也送到了这个班级。

艾里森是一个可爱,说话温和从容,浅黑肤色的女士,对孩子们很善良,孩子们都爱她。法官的儿子在她的班级里学得很快,因为他要使老师高兴。

“我理解了这一课。”当爱德加这么说时,艾里森总是弯下腰,向他提问题。当她靠近爱德加的肩膀,并向他提问题的时候,她的头发碰到了爱德加的脸颊上,这时,爱德加可以闻到她的身上的香味。

春天到时,艾里森离开了学校,秋天里,爱德加被送到了一所自由教学的简陋的乡村学校。第一天,他吓坏了,课桌太矮小,两腿无法伸直,他根本就不知道老师在讲些什么。当老师向他提问题时,所有的同学都看着他,两腿被绊住,站立不起来。

他讨厌上学校,每次老师向他提问题时,他总是在想别的事情,答不出老师的提问。乔斯·特纳问他:“你什么时候可以停止幻想?”

他想尽办法使自己集中思想,却怎么也做不到。当别的同学在朗诵课文时,他会朝窗外看树林,或者祖母的家,注意力全在外面。

外婆家正在建造新的房子,一年前,房子被火烧掉了。现在新房子快造好了。这时,爱德加的父亲又决定自己另外再造一个房子。

父亲在树林边选了一块地,这块地位于大房子旁边的农房和公路之间。这里风景漂亮。当父亲和叔叔建成了这座小房子后,大家都称之为“树林里的小房子”。

乔斯·特纳问爱德加:“老头子,请你念那个句子。”然而,他盯着窗外看,想象着新房子,穿过树林子的小河,根本不知道课上到哪儿。

都林博士同乔斯·特纳结婚后,乔斯不再教书了。爱德加得好好念书了。因为父亲接下了教书职业。父亲是一个极严厉,又没有耐心的人,他先教训你一下,然后提问题。爱德加还是整天幻想,记不住上课内容,一直到指节上的皮被父亲打破为止。

当大人们开始带爱德加上教堂时,事情变化了。那时,爱德加才十岁,第一次去老自由教堂做礼拜,他喜欢听传教士念故事,而且想知道所有的故事。回到家后,母亲给他一本《圣经》,他念了整整一个下午,一直到母亲拿回《圣经》。

母亲说:“你快伤了你的眼睛了。”

父亲说:“下次去城里时,我会替你买一本《圣经》。”父亲总算为儿子感到骄傲:“我非常高兴,你喜欢《圣经》。这是世界上最了不起的书。”

第二个星期天,教堂司事说教堂需要一个管理员。“什么叫管理员?”爱德加问母亲。

母亲说:“管理员就是负责教堂的建筑,保持教堂干净。”

“我愿意干,我可以当管理员。”爱德加说。

教堂很小,这份工作并不费劲。爱德加檫干净地板,清扫灰尘,替传教士放好讲坛。父亲从镇上买来了一本《圣经》,霍普先生是书店老板,当他听说十岁的孩子要读《圣经》,拒绝向爱德加的父亲收书费。

他说:“每个男孩子都应该有一本《圣经》,送给这个要读《圣经》的男孩子,使我非常愿意做的事。”

爱德加在扉页上写下“1881 年 1 月 14 日”,然后开始读《圣经》。到六月底,他已经通读完《圣经》。

本节出处: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4c7962c90102dz8p.html


11


那年夏天,约翰·郝金斯住在凯西家的大房子里,在老自由教堂里主持了一系列会议。爱德加坐在祖母身边,第一次听到神学讨论,他想自己许多问题。当郝金斯先生走了以后,他开始向别的传教士提问题。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教堂的主持者们一起开会,他总是在那儿,并且总是第一个开头讨论《圣经》。

他向所有的大人们都提问题。他们是:祖父、乔治·华盛顿、法兰克、皮尔琪、丹尼尔·奥斯来、叔叔、艾德·琼斯,以及其他几位。他们都听他提问题,然后给予解答。一旦他提出问题,他就不再谈论,静静地听他们争辩各自的观点。

有时候,他根本就听不懂大人们谈的内容。自由教堂的机会都属于基督教堂,是长老会教会的一组。它的分支是由巴尔顿·史顿在北卡罗米纳州创建的。另一个分支是由亚历山大·坎布贝尔在宾西法尼亚州创建的。他们两人第一次在这个教堂见面。基督教堂实施开放圣餐,每个星期日都做礼拜。当他们谈论宗教歌曲、史顿的观点、坎布贝尔的观点时,爱德加完全搞糊涂了。这时,他会悄悄地离开,打开《圣经》,翻到他最喜欢念的章节。

有一天,他给自己订了一个伟大的计划,经常有人说:“我念了十遍《圣经》,对我来说,这意味着……”,或者另外一个人说:“我通常读《圣经》,对我来说,这从不意味着……”。爱德加打算反复通读《圣经》,这样,他可以向别人说,在他的一生中,一年通读《圣经》一次。他听到有一个人说:“我每年都读完一遍《圣经》。”这一点启发了他。他想尽快通读《圣经》,所有的次数加起来相当于他的年龄。然后,他一年通读完一次《圣经》。

爱德加一旦决定这样做,马上就开始读“创世纪”。从那时起,他不管到哪儿,都把《圣经》随身携带,尽管他并不愿意让别人知道。一有时间,他就念《圣经》,只有在干活时才不念,对学校的课程毫无关注,因为父亲已不再当教师了。

春天来了,他到新房子后面的树林里,给自己找一个安静的地方。这是一个树皮小屋,周围是可爱的小树苗,一丛丛的,还有青苔、树皮子和水边的芒苇,旁边是柳树,河水在这儿弯弯的流去。沐浴着阳光,初春仲夏的一个又一个下午,他躺在那儿读《圣经》。秋天来到时,他只好到屋子内,靠在厨房的炉子边,连母亲进来时也不知道。母亲从他肩膀上看过去,看他念第几章,轻轻地说些什么,帮助他理解一些词。

一次又一次,他反复读完一章又一章,一节又一节,一直到书中的每一页都像客厅墙上的油画那样,对他是那么熟悉。每次,他都期待着令人兴奋的高潮点:玛拉基书的最后一章“旧约全书”的末尾是预言圣人的到来:

万军之耶和华:“那日临近,势如烧着的火炉,凡狂傲的和行恶的必如碎秸,在那日必被烧尽,根本枝条一无存留。但向你们敬畏我名的人,必有公义的日头出现,其光线有医治之能。你们必出来跳跃如圈里的肥犊。”

还有 4 小节就全部念完了。之后,他可以随手翻到那一页“上帝的新约全书和救世主基督耶稣”。第一章是马太福音:“基督的家谱:亚伯拉罕的后裔、大卫的子孙、耶稣基督的家谱……”

爱德加非常高兴,因为基督战胜了魔鬼,治愈了病人和盲人,拯救了死亡的人。他被钉死在十字架上后,又复活了,升天同父在一起。在约翰福音里,耶稣忠告他的信徒们,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就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

当他念到最后,读了燃烧似火的启示录,又开始念《圣经》,从荒野上的英雄们,巴比伦,埃及,应许之地,该隐杀死了亚伯,诺亚造了巨船,哈拿生了撒母耳,罗得的妻子变成了盐柱,……一个故事接着一个,英雄和农夫,恶人与善人。

他念得那么快,到了春天,他十三岁的时候,他已经读了十几遍从亚当到约翰的启示录。一旦季节变得暖和起来时,爱德加又回到了他的树林里的小天地。五月的一天下午,他坐在小屋入口处,正读着吗哪的故事,他感觉到有人在这儿。抬起头,看见一个女士站在他面前。他以为这是母亲,叫他回去干活。阳光非常明亮,他的眼睛一时没看清,因为两眼一直集中在《圣经》上很久了。当这位女士开始说话时,他才知道他不是母亲。她的嗓音温柔,清晰,使他想到音乐。

“你的祈祷蒙应许了,告诉我你最需要的是什么,我可以给你。”女士说。

爱德加看到她的背后还有什么东西,影子显出来像是翅膀。

爱德加吓坏了。女士看着他微笑着,等着爱德加回答,他怕自己说不出话,就像在梦中一样。他张开嘴巴,只听到自己说:“我最想做的是帮助别人,尤其是帮助生病的孩子。”

他一直在想着耶稣和他的信徒们,他想当这样一个信徒。一下子,这位女士消失了,他借着阳光朝那儿一直看着,她是不是还在,但是她已经不见了。

爱德加拿起《圣经》,奔到家里迫不及待地把这件事告诉母亲。母亲在厨房里,坐在桌前听他讲。

爱德加讲完后,感到羞愧了。

“您看我是不是读《圣经》读得太多了,这会使人不正常,是不是?”爱德加问。

母亲坐在爱德加身边,拿过《圣经》,翻到约翰福音,念起来:“……我是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你们若向父求什么,他必因我的名赐给你们。向来你们没有奉我的名求什么,如今你们求就必得着,叫你们的喜乐可以满足。”

母亲看着爱德加,微笑着说:“你是个好孩子,你愿意帮助别人,你的祈祷怎么不会被回应呢?你不必停止读《圣经》,如果你的感觉不好,我会知道的。我们还是不要告诉别人今天你所看到的事。

“我不会的,我只告诉您,这样,我就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是,这究竟意味着什么呢?”母亲站起身,回到原来的坐椅上,双臂搂住爱德加,说:“这可能意味着你将来会当医生,也许是非常出名的,给孩子们看病非常成功。或许意味着你会当一个传教士,或者牧师。你知道,有时,有的人学了医以后,外出当传教士,这样,他们能传播上帝的话,同时又能在异教的国家里给人看病。”

爱德加说:“我就是想当传教士。”

母亲说:“我们现在就清洗牛奶桶吧,清洗也是体现上帝的精神。”

本节出处: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4c7962c90102dzps.html


12


那天晚上,爱德加很少睡着,第二天,他在学校里呆呆的坐着,根本听不进一个字。他怕教师,也是他的叔叔,路斯安教他拼写 cabin(小屋)。他拼写不出,路斯安变得非常不耐烦了。说:“今天留在学校,在黑板上写 500 遍。”

爱德加花了很长时间写完了 500 遍,到家很晚了,根本就没有时间去树林子。他得在晚饭准备好之前,先干完下午的活。

父亲回到家时,非常气愤,全家人也都不高兴,因为叔叔路斯安说他们家有这样一个笨孩子。晚饭的时候,父亲一直不停的谈这件事。

晚饭后,父亲拿上字母拼写书,把爱德加带到客厅里。“你现在开始学习课文,否则我就知道你为什么拼写不出。坐在这儿,开始吧。”

这个晚上过得很长。父亲一次又一次地拿过书本,提问题。所有的答案都是错的。父亲气得把书还给儿子,凶狠的说:“好了,过半小时,我再来问你。”

母亲和妹妹们早就睡觉了。到了晚上十点,爱德加还是拼写不出单词。父亲实在忍耐不住了。他把爱德加从椅上拉过来,把他拽过来又朝地板上按下去,说:“在给你一次机会。”

十点半以后,儿子还是答不出来。父亲又把他从椅上拉起来,按在地板上。最后,儿子两腿无力,实在累得想去睡觉了。

当他坐在椅子上时,觉得听到什么声音。两耳听着地上发出的声音,他内心就是听到什么词,那声音就像是那天他见到的女士的声音,说:“如果你能躺下睡一回,我们可以帮助你。”

儿子请求父亲让他歇一会儿,就那么几分钟。他完全有把握会记住所有的课文。

父亲说:“我现在到厨房去一下,待一会儿,我会再来问你。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该记住了。”

父亲走出房间后,儿子合上字母拼写书,放在头下,在椅子上蜷曲着身子躺下来,一下子睡着了。

当父亲走进屋时,一下拿过书本,叫醒了儿子。儿子说:“你现在可以问我课文里的内容了,我全部知道了。”

父亲一一问了,儿子的答案又快又准确。

儿子又说:“问我下一课,我担保全部都答得出。”

父亲又问下一课,所有的答案都是正确的。儿子又问:“你可以问我所有的课文。”

父亲这儿那儿翻了几页,跳了几个最难的词问儿子,答案都是正确的。儿子开始告诉父亲那些词在第几页,还有那个插图在第几页。

“那一页上有一个青贮塔的插图,这个词是 Synthesis,拼写是“s、y、n、t、h、e、s、i、s。”

父亲合上书,扔在桌子上。他完全没有耐心了。“这究竟是什么花样?你已经完全记住了课文,记住了全部的书本。这是什么意思?你是不是就打算以后不再上学了?你就这么懒吗?你就是一辈子想当三年级学生,是不是?”

儿子说:“老实说,我睡着后才记住了课文。真的。”

父亲又把儿子从椅子上拽下来,说:“在我还没有发火之前,你还是先去睡觉吧。”

儿子奔到楼上,拿着教科书,在被窝里祈祷感谢了那位女士,拥抱了一些拼写书。

第二天早上,父亲走了以后,爱德加把书还给母亲,让他听自己重新背课文。他还是记住了。儿子告诉母亲昨天的事,母亲吻了吻儿子,说那位女士实现了承诺。

在学校里,爱德加拼写字母是非常出色的,然而在别的课程上还是很差。他把书带到家,睡觉前放在枕头下,想一想那位女士,祈祷帮助。第二天,叔叔路斯安问他地理上的问题,那一页的书面出现在他的脑子里,然后他从哪儿回答问题。

在别的课程里也是这样。他每天都把书带到家,到了晚上,就头枕书上,他想第一次一定要这样做,决不侥幸。加上这样可以使人相信他每天拿着这么多得书,一定很用功了。

他开始在学校里成为好学生。叔叔路斯安让他升级,并同他父亲谈了这件事。

“他似乎掌握了书中所有的内容了。我问什么他答什么。简直就像照着书上念一样。我知道他不是在作弊,他把书放在桌子里站在那儿,看着我背书。”

父亲回到家把儿子拉到一边,问了几个问题。“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是如何做到的?你的睡觉功能是不是有名堂?”

“我是那么做的,睡在书上面,醒来时我就记住了书中的所有的内容。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有用,只知道这就是有用。”

父亲抖动了一下络腮胡子,说:“但愿你不是不正常。”

本节出处: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4c7962c90102dzy3.html



下一章:http://williamho.blog.163.com/blog/static/7495491420169288489339/



2016年10月21日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收录 14306 份凯西催眠报告的 DVD-ROM,可向亚马逊购买:https://www.amazon.com/Official-Edgar-Cayce-Readings-DVD-Rom/dp/0876046154





凯西传记《生命之河》序言、目录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生命之河

目录

序言

第一章 1-7
第二章 8-12
第三章 13-17
第四章 18-19
第五章 20-24
第六章 25-28
第七章 29-32
第八章 33-35
第九章 36-38
第十章 39-41
第十一章 42-47
第十二章 48
第十三章 49-51
第十四章 52-54
第十五章 55-62
第十六章 63-67
第十七章 68-70
第十八章 71-75
第十九章 76-79

哲学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