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看出清淨心

 
 
 

日志

 
 

凯西传记《生命之河》第三章 13-17   

2016-10-28 20:48:09|  分类: 开卷无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命之河 13-17


前文:http://williamho.blog.163.com/blog/static/74954914201692882835341/


第三章


13


1892 年的总统竞选对基督教县来说是一件令人兴奋的事情。克利夫兰试图夺回在 1888 年败给哈里森的席位。他选了本乡的阿德雷·史蒂文森为竞选的合作者。当地的人们都出来支持这位来自内地、做了好事的竞选合作者。爱德加的父亲,这位热衷于政治的老头子发表讲话,在路口上的店铺里争辩着,还许诺把十五岁的儿子带到霍普金斯,这个区的首府来参加庆祝典礼。

克里佛伦德在竞选中获胜了,庆祝游行和大型聚会也已经安排好了。就在这前一天,学校的一位新的教师,珊伯先生在课间休息时把爱德加叫到办公桌前。

“小伙子,我同你父亲谈过话了,我在他面前表扬了你是我的最好的学生,你总是能理解课文。他告诉我你通过睡觉来记住课文。别人也提到了这一点。这是怎么回事?你是怎么做的?”

“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我好像知道有一次我把头枕在书上,睡着了一下就记住了课文。后来,我在其他书上也这样做了。效果也很好。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爱德加很难为情,脸红了。

珊伯先生说:“这没有什么奇怪的,只是不要认为你是与众不同。生活中有许多我们所不理解的奇怪的事。你是如何看出课文的图片的?”

“我能看到每一页上的图片。”

“我不会再问你这些事了。但是我认为这种现象应该得到研究,有这么多的事我们不理解。不要被这种事情所烦扰,也不要中止。这没有什么伤害之处,继续下去。同孩子们一起去玩吧。”

爱德加跑到外面,参加了男同学们正在玩的游戏——囚徒基地的变化。他比任何时候都跑得快,球也扔的更猛,尽力想忘却掉他一直带着的与众不同的感觉。现在,大家老是盯着他看,男同学们甚至叫到:“喂,老头子,替我们在书上睡一下怎么样?”

因为父亲把这事儿告诉了别人。他为儿子感到骄傲,想让大家看看儿子是多么聪明。通过睡一会儿,他能这么快的学到了一切。

爱德加每次想到这些事,就感到羞愧不已。男同学对他叫道:“老头子,快跑,跑呀!”他跑着,跑着,终于跑到了,但是当他跑入基地时,球被踢到了他的背脊骨的尾部。

铃响了,大家奔到了教室里,整个下午,他的举止显得莫名其妙, 一会儿大笑,一会儿吃吃地笑,要么做鬼脸,要么扔纸团子。珊伯先生非常不愉快,但是没有让他留在学校里,想着他那天的提问让这孩子变得很不舒服。

回家的路上,他一会儿在地上滚打着,一会儿跳进路沟里,一会站在路当中,举起手阻止马车。母亲在家里把绿色的咖啡豆放入锅子,在炉子上烘炒着。爱德加拿过锅子,也不感觉得烫,走到院子里,然后把咖啡豆如种子一样种入土里。

吃晚饭时,他朝妹妹们扔东西,然后大笑,朝父亲做鬼脸。父亲把他放入床上睡觉。

在被子里,他变得正经起来,指点大人们做敷泥罨,放在他的头的后部,靠近脑子底部。他说,惊厥伤害了他,如果敷泥罨用得对,第二天早上他会好起来。

父亲问母亲:“我该做什么?”

“做敷泥罨,里面没有伤害他的东西:玉米粉、洋葱、一些草药。来,帮我一下,我这样做。”

一切就绪,大家把敷泥罨放在爱德加的头的后部,当他感觉到位置舒服时,显得松弛下来,睡着了。晚上,他几次叫起来:“克利夫兰胜利!”,又朝墙上踢,但是并没有醒来。为了不让儿子伤着,父亲把床从墙边拉出来些。

第二天早上,当他醒来时,邻居们和亲戚们都坐在他床边,守了整整一夜。

“出了什么事?我是不是给车压了。”他一点也不记得自那天课间休息离开珊伯先生之后的事。父亲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他:“你对我们说,你受了惊,要我们把敷泥罨敷在你的头颈上。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我感觉很好。”他下了床,说:“今晚,我还能去看庆祝典礼吗?”

父亲朝亲戚、朋友们看了看,说:“他给自己治好了病,你们看他有没有搞错了事情,我说,他在睡着时,他是世界上最了不起的小伙子。行,爱德加,我们去看庆祝游行。我们要庆祝两件事:一是阿德雷·史蒂文森被选为副总统,二是你恢复了健康。”

亲戚、朋友们没有说一句话,他们的眼神显得有所疑虑,看着爱德加穿好衣服,跑出房间,奔到楼下。大家一直到他跑到房子外面时才开始说起话来。


2016年11月18日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在霍普金斯,那是一个几世纪最快乐的一个晚上。火炬照亮了大街,标语、旗帜、彩旗使商业区变成了狂欢的地方。人们一边喝威斯忌酒,一边交谈着。路的两边挤满了人,挤满道路上,挤满了酒店。父子俩一路上看着、逛着,父亲说说话,喝点酒,听朋友们谈谈。一阵笑话后,大笑一下。儿子一声未吭,只是用他的两眼、两耳度过愉快的时光。当他看到偶尔有人拳脚相向时还是很高兴地看着,然而,当他看到一个男子从口袋里拔了手枪,把离他才十尺远的另一个男子打死时,他一下感到浑身生病似的,等不及要回家。众人们和警察围上来时,他一下坐在街沿上。

热闹过去后,父亲找到了儿子,让他骑在自己的脖子上往回走。“爱德加,这真是不寻常的一天啊,我们还是回到马车上去吧。这些人都喝醉了,总会人会受伤害。”

本节出处: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4c7962c90102e08a.html


14

今年是爱德加上学的最后一年。到了三月份,他就是十六岁了,足以能干大人的活了。他的叔叔,李给了他一个工作,为祖母干农活。

他的最后课程是在学校操练,背诵章节,他开始在他所有的英语书里搜索,找出他最喜欢的文章。父亲为他定下了章节。

一次,父亲到镇上去遇见了国会议员,杰米·麦肯兹(Jim Mackenzie)。他以在华盛顿为取缔奎宁药的药税而论战为自己赢得了好的声誉。他在代表席上发表了激烈的演讲,人们都称他为“奎宁·杰米”。克利夫兰总统派他到秘鲁,现在,他在上任之前回老家一次。他和爱德加的父亲一起喝了一杯,以庆祝基督教乡村的荣耀。

爱德加的父亲在老朋友面前夸奖了自己的儿子,以引起他的特别的注意力。他说,我的儿子能记住所有的事,条件是在他睡着的时候,头枕在书上。这位议员对此根本不信,爱德加的父亲反复强调。议员要他拿出证据,父亲愿意拿出证据:儿子将在几天后在学校的操练课上背文章,让这位议员选择文章,儿子睡在上面,然后他可以亲眼目睹之。

爱德加的老爸建议道,这段文章一定要足够长,足够难,这样,爱德加不可能在背诵之前的短时间里记住。例如是否就选择他的有关的奎宁的演讲呢,那样的难度?

爱德加的父亲还加了一些。不光是这段演讲,还可以更多一些。他许诺不但不让儿子看到演讲的内容,而且还不让他睡在上面。议员想知道这个孩子将怎么记住。

“我在他睡着的时候念给他听。”

议员同意了。第二天晚上,爱德加在客厅的方便椅上睡着了。他先想一想天使,然后在脑子里祈祷她的帮助。当他睡着后,父亲念了演讲稿,足足有一个小时多,当他念完后,儿子醒来了。考试开始了,他开始背诵演讲,准确无误。

为了确保准确性,第二天晚上,父亲又重复念了演讲,第三天晚上又重复了一次。第四天晚上,演出开始了,议员也在场。那天热得很,学生们背诵的内容里有别的演讲,别的文章。奖状颁布了,毕业证书发出了。轮到爱德加了。他背了一个半小时,父亲和议员都高兴极了。但别的在场的人觉得比较无聊。

本节出处: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4c7962c90102e0dj.html


15


夏天来到了,爱德加已经是成人了。他并没有感到长大,不过同大人们整天在地里干活,大家都和他平等相处。他在大房子里总是把饭菜吃得精光,同祖母交谈了许多。祖母生病了。

五月份,烟草开始储存入农房。那天,祖母被扶到床上。晚上,母亲一直照料着祖母。当母亲回家照料妹妹时,爱德加坐在祖母的床边,对她讲一些白天在地里干的活。然后,祖母会把她在白天想到的事告诉他。

过去的事、令人费解的事、有关种地的事、天气、家庭成员的事、她年轻时碰到的事。她非常爱把记忆里的事掏给爱德加听,用她柔软的手来抚摸过去的往事。

祖母把凯西的所有的事告诉了爱德加,她自己也是凯西家的。祖母的母亲是沙德拉·凯西(Shadrach Cayce)的外孙女,沙德拉后来离开波洼达乡村,去了田纳西州的弗兰克林。

祖母又说:“沙德拉的一个兄弟名叫阿斯巴的,去了南卡罗来纳州,在那儿建起了凯西村。现在,那儿已经没有多少地了,但是一个有名的凯西房子还在那儿。里面有一张桌子,是康威利斯送的,制作的地方就是那个名叫艾米利·盖格的姑娘生活过的地方。她在一个晚上骑马上路的故事比起波尔·瑞弗利的故事更精彩。”

夜色降临,晚上的空气和着紫藤气味进入了屋子。祖母说起了 1871 年,十八岁的艾米利·盖格从凯西家那么英俊地骑着马,一直到一百多英里远的健登家,把格林元帅的信送到珊德元帅那儿,告诉他,罗尔登(英国兵的将军)的兵力已经分散,如果双方的美国军队迅速行动,联合进攻的话,他们会被击败。

格林元帅找不到人来给送信,因为几百英里路正处于南部的最危险的亲英派乡村。艾米利·盖格听说后,自愿要求送信,坚持要当信使。她说她熟悉道路,一路上,英国人上将也许不会像阻止男子一样来盘查女子。

她骑了一匹好马,上了路,一切顺利。直到第二天下午,她被英国人拦住,盘问一番后,要进行拘留搜查。当男人们等待当地的亲英派的两个女人来搜查她时,她在房间里撕碎了信纸,吞到肚子里,记住了信的内容。

英国人找不到任何东西,只得让她走。将军,罗尔顿——就是他的兵士拉住了艾米利——特地陪她一起到了几英里远的艾米利的亲戚家。艾米利不愿意住下过夜。尽管担心一路上会被追赶。天黑后,她还是跨上了养足精力的马。一夜又一天,到了第三天下午,到达了森特将军的兵营。艾米里把信送到了,美国军队一直团结起来,打败了英国人。你可以告诉我这是不是胜过了波尔·瑞弗利。”

“这是一个了不起的故事。凯西家在历史上还不错,是不是?”

祖母又继续讲着:“我的伯祖父,布里森特·凯西,他是沙加赫的一个儿子,去了肯塔基州的福尔顿区,在那儿建了凯西村。当然,威廉来了这儿,但是,他的弟弟乔治去了伊利诺斯州。”

祖母笑了,连羽绒床垫也摇动了一下。

“你的曾祖父从他的哥哥那儿听到的唯一的一件事是,乔治写信埋怨他从铁路围墙上骗了出来,决定向一个名叫亚布拉罕·林肯的人控告。

“老威廉老是对此大笑,他是那么富有幽默感。我想他的儿子们都被起名为总统的名字是他开的一个玩笑——乔治·华盛顿、詹姆斯·麦迪逊、法兰克林·比尔斯,还有你的祖父的名字,托马斯·杰弗逊·凯西。人人都说那是因为他是这么一个了不起的男子汉。但是,我总是猜疑他是不想让儿子们成为总统,所以给儿子们起上了那些已经当过总统的人的名字。

她打了个哈欠,微笑在疲倦的脸上消失了。

“我不应该在快见上帝之前讲这类话,但是,不知怎的,我做不到太严肃。他们在那儿也一定有愉快欢笑的事。怎么可能保持严肃?如果现在我们没有欢笑的事,你祖父和我都将不能享受天堂的快乐。”

爱德加说:“到了秋天,您就会下床走动的,母亲说您一天天好起来了。”

“不,她没这么说,你不用来骗我。我并不怕死,为什么要怕?我活得很长了,为什么这么说呢?你出生时,我已经是老太婆了。

“我记得那天——1877 年 3 月 18 日,那是一个美好的星期天。除了爱德加和莱斯利,男孩子们都在一起吃晚饭,就是他们两人都是已婚的了。艾拉也在那儿。她告诉我们都林医生到了房子里,天哪,你出生时,你父亲才二十三岁,你母亲才刚满二十一岁。你知道吗?

“晚饭后,我们都到房子里,男孩子们和你的父亲站在屋前阳台里,我听到他们谈论着庄稼和政治。天气暖和、晴朗,我们打开了窗户。

“我听到了你的第一次哭声,三点整。我给你洗了第一次澡。”

祖母又打了一个哈欠,微笑起来:“那些小家伙们——婴儿们的成长是那么了不起。他们是那么小,那么丑,那么淘气。现在,这个孩子已经在地里为我干活了:是个大男子汉了。”

祖母向床边倾斜着身子,抚摸了一下爱德加的手臂,说:“庄稼活是不是太累着你了?”

“不累,我喜欢干。”

“明天是你祖父的纪念日,十二年前的六月八日。你知道祖父在果园里种下的桃树吗?他种下的最后一棵桃树?我指给你看过。”

“是的,我知道。”

“明天,给我带一个桃子来。这是我想要的这棵树上的最后一个桃子。你能给我带来吗?”

“当然,但是,您还会吃很多桃子的。”

第二天晚上,爱德加给祖母带来了那棵桃树的一个桃子。祖母很慢地吃完了桃子,爱德加坐在一边看着。祖母吃完后,把桃子核给了爱德加,让他种一棵桃树。

“为我和你的祖父种下这棵桃树。”她说,接着又回忆起了往事。

“你祖父是个非常与众不同的人,你知道。他的手碰过的东西都会长出来。他的手不只是用于种庄稼,而且有魔术似的。邻居家的所有的井都是祖父指点他们挖的。每口井都出水。一天,一位邻居来叫你祖父替他找一个挖井的地方,他随即就去,一路上,他砍下一根榛子杖,然后,在那块农家人想挖井的堤上来回走,一直到这根杖子叫他在哪儿停下。杖子的一根小树枝会说:“‘就在这儿。’大家就开始挖井,水出来了。”

爱德加说:“我试过了,在小屋后的树林子里,试着挖了井,挖到深处,水出来了。”

祖母说:“是的,我相信你能做到,就如你祖父那么了不起。也许,你们俩都有同样的威力,也许你有不同的威力。你祖父做不到睡在书上,醒来后记住了。他在许多东西上睡着,醒来后根本记不住。

“但是,他能看到东西,就如你告诉我你在农场里看到他。你祖父对我这样说:‘噢,任何人都能看到。只不过需要明亮的眼睛。’但是这是不够的,这需要另一种视力,不管这是什么。他还能做某种事。他能使桌子、椅子动起来,使扫帚舞动起来,手也不碰。他从来不向别人显示。我相信除了我,没有任何人看见他这样做过。他以前总是这样说:‘一切都来自上帝,有的人比别人更聪明些,赚更多的钱,有的人唱歌唱得漂亮,有的人能写诗歌。我能使庄稼成长。上帝说每个人都面临善与恶的选择。如果我们把时间花在舞动扫帚、做魔术让人逗乐,这就是行恶了。’”

爱德加说:“我相信祖父是对的,我不喜欢向人们表演魔术,比如我背诵的那段演讲词。我愿意帮助人,当一个传教士。”

“你一定会的。但是你的首要的职责是帮助母亲,你是她的唯一的儿子,他是一个非常好的女性。对母亲来说,儿子比任何人都重要——比她的女儿、丈夫都重要。你父亲是一个好人,但是他有一个大家庭,工作又辛苦。儿子总为母亲做些父亲做不到的事。你一定要好好对待母亲。”

“这个我很容易许诺,我会尽力做得最好!”

“我希望一直会这样。也许你会很快到城市里去生活,你父亲想去。也许他应该去。他能同别人一起干任何工作——他喜欢他们,他们也喜欢他。奇怪的是,他来自农家,他就是在干庄稼活、养动物方面不行。也许他应该离开家,做生意、干政治也许行。

“总之,你要照顾好母亲,不要惧怕你所具有的威力,不管这是什么样的威力。就是不要错用。如果你听到什么议论,把它们同《圣经》里耶稣所说的话相比较。如果你看到什么事物,同你所懂得的善和美相比较,用你母亲所说的、做的、她的为人来比较一切事物。决不要做伤害别人的事,不要惧怕,不要骄傲。”

祖母静静地说着说着,她的手轻轻地搁在爱德加的手臂上,说:“你会认识女孩子们,想娶她们,你会认为她们是美好的,有的女孩子确实好。但是记住,她们也想要你。男人愿意陷入爱情,女人想成家。你不应该被这个控制了太多。像你这样的人应该保持一定的自由……也许你属于上帝,不应该让女人夺走了。她只是肉体和血……然而,男人不这么想……他想把一切都给女人……甚至连微妙的想法。”

八月的一天,当大家开始收割烟草的时候,祖母去世了。爱德加一直握着祖母的手,一直到她的手停止了颤抖,变得冰冷为止。大家把她埋葬在祖父的坟墓旁边,凯西家的坟地上。

本节出处: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4c7962c90102e0k3.html


16


就是这个夏天,爱德加开始了恋爱。他知道自己同别的男孩子们不一样。他没有打垒球、摔跤,没有参加赛跑、跳墙或挑起打架。他也从来没有介意过女孩子,然而,现在有了一个他心仪的女孩子。任何时候,他都想去见她。有时,他带她乘祖母家的最好的二轮马车,有时,两人去参加野餐或坐马车郊游。他想在她面前显示自己成熟的样子,他抽烟——但是没有告诉她,烟草地和农房里的烟灰使他感到恶心,他告诉她,他在保护自己,他抽上了烟斗。他感觉好多了。他说了些庄稼活的事,跟她讲星期日自己在自由教堂讲解《圣经》的事。然而,在聚会、野餐上,当别的小伙子们在一起谈论赛球、赛马、乡村的政治、赌博和斗鸡时,他只能沉默,他不属于那个世界。

有一个星期天,在小屋后的树林子里办了个野餐会。爱德加把姑娘带到了小溪边。就在这儿,他以前搭了个小木屋,读《圣经》。他已经好几年没来这儿了。小木屋早已倒下,井也堵住了。

两人坐在小溪边,开始交谈起来。他告诉姑娘他将来想当传教士,把自己对她的爱告诉了他,甚至他见到的影幻的事情。除了她的母亲,那姑娘是第一个听到这个经历的人。他向姑娘求婚。

“我知道,我们还年轻,但是,我会努力工作,干出些事业。也许我会成为乡村的最好的传教士。我们可以办一个教堂,和自由教堂一样。有一个农场,种烟草和各种农作物,我们会有一个花园,几匹马。”

姑娘捡起一粒小石子,向水里扔去,突然笑了起来,说:“我喜欢你”,说着拧了一下他的胳膊,又说,“你是个怪人,只有黑人常说些不存在的事。”

“不过,”她朝爱德加远远地看着,“我不愿意当传教士的妻子。这太没有意义了。我喜欢参加聚会,跳舞、购物。当一个一板一眼的人有什么意思?我要一个男人——这个世界上真正的男人,他会干出许多事,而不是坐在这儿海阔天空地想象。”

姑娘走到水边,又说:“然后回到家,搂住我,问我,要我爱他。你做不到这些,而总是读《圣经》。”

爱德加简直震惊了,他想解释,告诉他,他会以她愿意得到爱的方式去爱她。

“我不相信,而且,父亲说你的脑子不正常。”

爱德加听了这些后,再也不解释了。姑娘的父亲是邻近地区的一个医生,他同所有的庄稼人都交谈,他们也一定这样看待爱德加。

两人坐回到聚餐会上的人们那儿,然后,爱德加把姑娘带回家,道了声再见,回去了。姑娘的母亲没有留他吃星期日的晚饭,爱德加意识到姑娘的母亲从来不那么热情,从来没有请他吃晚饭,也没有请他到厨房里喝杯牛奶。

那天晚上,他一夜未睡,只想着自己是否不正常。他想到了那位女士的形象,睡在书上的事,以及大家告诉他被球砸了一下以后他做出了些什么事。他想到了自己是如此酷爱《圣经》,而邻居家的男孩子们对此根本不感兴趣。

本节出处: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4c7962c90102e0t2.html


17


最后,他睡着了,做了一个梦。第二天早晨,他清清楚楚地记得梦里的事。他对母亲说起了这个梦:

他穿过一片小树林,树木像是玉米的形状,地面上铺满了开着白色的星星之花的蔓藤。一个女孩子从他身边走过,挽住她的胳膊。女孩子的脸被遮盖着,两人非常满意、幸福,充满了爱情。

地面渐渐向下斜去,一直到小溪边,水流过夹着石卵的白色的沙子,小小的鱼儿在水里游,他和女孩子来到了小溪的另一边,看到一个男子,铜色皮肤,除了耻骨部分,全身裸体。双脚、双肩上有翅膀。手上拿着一块金制的衣料。两人在这个男子面前停了下来。这个男子说:“你们俩右手握右手。”然后,他用金制的衣料盖在两人的手上。又说道:“你们俩在一起,一切都会成功。单独一人不会成功。”

说完,他消失了。

两人继续走着,来到了大街上。路面粘湿,当两人看着路面,想着该怎样走过粘湿的路,又不会弄脏衣服时,那个男子又出现了。

“使用你们的衣服。”说完后,又消失了。

两人挥动了衣服后,一下到了路的另一边。继续走着走着,来到山崖边,这儿光滑得连立脚点都没有。爱德加找到了一把刀,尖得足以在软石头上挖出凹地。他刻出阶梯,朝垂直的山崖上爬去。女孩子跟在后面。山崖越来越高,山顶还是高得无法爬上去。

梦在这儿结束了。

他问母亲:“这个梦是什么意思?”

母亲笑了,拍了一下儿子的肩膀说:“在我看来,这个梦的意思很简单,说出了你未来的妻子的模样。你看,她的脸被盖着,这是因为你还未见到她。但是,她已经在什么地方等待你了。你们俩的灵魂已经在幸福地相爱了。你一旦见了他,你们俩就会知道了。这就是我们所说的一见钟情,因为两人灵魂注定在一起,能互相认识出来。

“你容易跨越小溪,表明你的求婚或订婚,这很简单,一切都很清楚。然后,你们成亲了,婚姻的纽带是金制衣料,任何时候处于困境时,两人的爱和忠诚这个纽带会支撑你们。两人真正相爱,而且是真诚的基督教徒,一切都无法阻挡他们。

“山崖表明你维持生活、供养妻子、孩子的职业。这就是你必须挖出阶梯的原因。

“你看这个解释清楚吗?”

“是的,听起来有道理,这一定是说一切都会好的。”

“现在把你的咖啡喝了,不要再做梦了。等会去想你这儿究竟是怎么回事。”

爱德加感觉好多了。

日子慢慢进入了冬天。祖母去世后,爱德加的父亲再也没有兴趣种庄稼了。他决定搬到城市里去住,妻子也同意了。在霍普金斯,女孩子们可以正规地上学,学期不会因播种期、收割期而耽误下来。而且,毕业后,霍普金斯还能为毕业生提供职业,使她们具备遇上富裕的丈夫的机遇。

爱德加的父亲决定了做卖保险的生意,还在建筑、贷款协会里找到了一份工作。他对儿子说:“老头子,你看,你将做些什么?到大城市来寻找好运?”

如果在城市里能上学,爱德加会愿意在城市住,然而,上学一事并不存在,只有找工作做,可能是在烟草、器具商店里干活吧。

爱德加说:“我还是想呆在乡下,叔叔克林特要我去那儿,我想在干任何别的工作之前,先学会种地。这样,我总是可以回到乡下来。”

“这个想法太好了,我们会相信你的。”

全家人在寒冷的一月份的一天上路了。所有的东西都堆在马车上,妹妹们还得好好的扶着东西。一路上,爱德加骑着牛,慢慢地离马车越来越远。天快黑时,一家人到了城市。那天晚上,他同全家人一起住在位于第 7 街的房子里,那儿有一个牛棚,后院没有篱笆,一直同到一块肥沃的牧场地。


2016年11月18日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第二天早晨,爱德加走过城市,想搭上一辆马车。这个地方太拥挤,他不喜欢这儿。他搭乘了表格的马车,回到了叔叔克林特的农场。

他喜欢他干的活,尤其是春天来到时,他可以走出农房,来到田野。白天,大多一人干活,耕地、松土、播种。他有许多时间可以考虑当传教士的事。

他知道自己需要再多读几年书,他认为这一点可以办到。首先,节省自己的钱,一旦念起书来,没有人会怀疑他的学习动机,也许朋友们,如威尔格斯先生会借钱给他。他会一边打工,一边上学。如果在溪边见到的那个有翅膀的女士继续帮助他,他可以在课文上睡一下,在上课前记住全部课文。

威尔格斯先生仍然到这儿来同他一起打猎,总是看一下他脸上的伤疤,那时威尔格斯的猎枪走火时伤着的。这并不是一件大事。那天,当威尔格斯先生朝一只鸟射击时,爱德加离他太近,一片铅震动了一下,子弹片击到了他的脸上。威尔格斯先生对此总是感到内疚,他说:“我在射击时,真不愿意让你一起去,但是,我一个人出去没有用,因为我不可能找到任何猎物。”

是的,也许威尔格斯会资助他,还有,别的传教士也许会帮助他,因为他们都喜欢他。现在,他可以继续念《圣经》,星期日在教堂讲经。总有一天,他的机会会来到。父亲也许会在霍普金斯赚到很多钱。

八月末的一天,叔叔克林特让他去玉米地里耕地,给了他一头骡子,这头骡子的主人是来这儿帮忙收割烟草的。一整天,他跟在驴子后面,耕地。一次,他停了下来,整理了一下土,蹲下来,一下意识到了某种存在。他知道这是谁,尽管没有看见。

她说:“离开农场,到你母亲那儿去,她需要你,你是她最好的朋友,她相信你,在那儿一切都会好的。”

爱德加知道这位女士已经消失了。然而还是不敢抬起头来看一下。当他碰到脚的时候,一把抓起犁耙,眼睛直盯着地面。

黄昏时,他骑着骡子,回到农房。到了那儿,几个男人奇怪的看着他,骡子的主人奔上来,叫道:“快下来,这头骡子会害了你!”

他从骡子上跳下来,吓坏了。

“从来没有人敢骑在这头骡子上面过,它也从来不让人骑在上面。这是怎么回事?”

“没事儿,我只是骑在上面,回家来。”

一个男子说:“骡子已经累得不行了,没准可以骑上去,你自己来试一试。”

驴子的主人骑上驴子,一下被甩掉了。男人们看着爱德加,眼神中所流露出的视他为异类的诧异,令他感到浑身难受,他只好转身走开。晚饭后,他打好了行李,一路走到城市去。

本节出处: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4c7962c90102e0t4.html



下一章:http://williamho.blog.163.com/blog/static/749549142016928102737106/



2016年10月21日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收录 14306 份凯西催眠报告的 DVD-ROM,可向亚马逊购买:https://www.amazon.com/Official-Edgar-Cayce-Readings-DVD-Rom/dp/0876046154





凯西传记《生命之河》序言、目录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生命之河

目录

序言

第一章 1-7
第二章 8-12
第三章 13-17
第四章 18-19
第五章 20-24
第六章 25-28
第七章 29-32
第八章 33-35
第九章 36-38
第十章 39-41
第十一章 42-47
第十二章 48
第十三章 49-51
第十四章 52-54
第十五章 55-62
第十六章 63-67
第十七章 68-70
第十八章 71-75
第十九章 76-79

哲学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