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看出清淨心

 
 
 

日志

 
 

凯西传记《生命之河》第七章 29-32   

2016-10-30 18:58:32|  分类: 开卷无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命之河 29-32


前文:http://williamho.blog.163.com/blog/static/74954914201693063338160/


第七章


29


大家都来到厨房里,林医生把催眠经过记下来。爱德加的父亲也讲出了自己的记忆。爱德加忙着试嗓子,母亲忙着煮咖啡,满脸高兴的地一边抹眼泪,一边围着锅子,炉子转。

林说:“爱德加,这是你经历过的最了不起的事,也许是我们所有的人都经历过的最了不起的事。如果你能成功地为自己催眠看病,为什么不能给别人提供催眠信息?你完全可以在那种状态中透视别人,就如你能透视自己的一样。”

“也许我当时是在透视自己的思维。不是人们说思维都存在于个体的体内吗?”爱德加这样说。

父亲说:“他以前经历过这类事情。当他有一次被球砸了一下时,他看见自己,然后要求给自己做了一点敷泥剂。”

林点了点头,他以前听说过这件事。“他以前能透视枕在头下的书本,看见所有的页数,为什么不能透视附近别人的身体,描述其病情呢?”林说。

“我很愿意试一试。”爱德加说。他对林内感激不已,同时为自己做点什么而感到高兴。

“明天,我们可以在我身上试一试。我的肚子已经折腾了我许多年了。我看了各种医生,能够理解他们的诊断,我可以说出你是否描绘出确切的病情,以及是否说出准确的治疗方法。”林说。

爱德加说:“听来有点荒诞,但是我愿意试一试。”他大笑起来,非常开心,准备去接受并相信任何事情。

林走了以后,母亲说:“如果你照着林的建议干,你可能再次失去嗓声。”

爱德加摇了摇头说:“我不这么认为,如果我有能力帮助自己,也应该可以帮助别人。”

母亲显得愉快起来,因为儿子用诚挚的语言回答了她的问题。她说:“我就是等你这么说,我与你同感。记得吗?我总是想着你是个医生,我们总是相信你的这次经历一定是有道理的,也许这就是答案。”

父亲点燃了烟,拔弄着烟火,说:“你能治好所有的病人,我打赌。”

儿子看着母亲。母亲说:“不要忘记感谢上帝带来的奇迹,是神在通过你展示威力。”


2016年12月18日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当地报纸关于凯西失声恢复的报道


第二下午,林带来了他写下来的治疗病情的问题。爱德加拒绝先看这些问题。他说:“这些我不看,对我来说本来就没有意义。”

就如前天所经历的一样,他自我催眠,林坐在一边,手里拿着本子和铅笔。当爱德加醒来时,林开心地向他挥动着本子,说:“你完完全全透视了我,诊断了我的病情,并且告诉了我的自我感觉如何,应该如何做——药理、食疗、一套身体练习。如果这一切都有效,那么我们的运气就来了。”

爱德加看了看林记下的内容,里面都是身体部位的名称、药的名称、食品名称,以及锻炼身体的建议。

“我怎么个告诉你这些内容的……?”

爱德加停一下,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嗓音好好的,一切正常。

“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你所记下的这些名称,我没有学过生理学或生物学、化学、解剖学。我也从来没有在药店里工作过,这些都是成药吗?”

林说:“有些是成药,有的是简易合成药,不需要从医生处方的。我会去搞这些药,按时服药。如果我的病情好转起来,我们可以在别的病人上试用。”

一个星期后,林的病情有很大改善,他打算给别的病人试行。爱德加有点担心。问林:“我该做些什么。”

林说:“灵力透视。”

爱德加根本不理解这个词,他到母亲那儿又问了同样的问题。

母亲说:“在我们的梦中,我们有时可以做到醒着的时候做不到的事。我们有这种能力。正如人们说的,万事都在每个人心中。我曾经听传道人谈过这些。这种力量只有通过努力和学习才能显示出来。你没有机会上学了,但是你做得很努力,愿意帮助别人,也许这就是那位在你异象中出现的女士所意会的,‘你的祈祷有了回报了’。”

爱德加并没有表示接受,他是很怕接受。头忱书本,记住课文是一回事,讲出病人病情如何、开出药方,完全是另外一回事,弄不好会致人于死。

林说:“不会出问题的。我对药物非常了解,可以分辨药物是否有危险。另外,有毒或麻醉性的药一定要通过医生才能开到。我们不可能得到这种药。因此,你只能给我普通简单的疗法。我会提醒你,假如你提到一种我搞不到物品,我会让你提出我可以办得到的替代药。”

自从他接受治疗以后的三个星期后,他感觉非常好,于是决定在妻子的店边上租两个房间,当他的办公室用。他宣布说,他的目的在于催眠引导和整骨疗法。爱德加知道林会请自己帮忙。

而这个时期里,他的嗓音变得微弱,一天天地微弱下来。

本节出处: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4c7962c90102eduv.html


30


林说:“我们可以再试一次,到我的办公室来,在我新沙发上开始,沙发刚刚运到这儿。”

爱德加去了他的办公室,心里担心得很。

当他从催眠中醒来时,嗓音又恢复正常了。这次再也不能推却,你只能答应帮助林。他说:“我愿意给别人试试催眠术,条件是你不要告诉我那个人是谁,催眠结束以后也不要告诉我,我不想知道病人是谁。”

几天以后,催眠被试用在病人身上。爱德加醒来后,林拍拍他的肩膀说:“诊断正确。”

“你怎么知道”爱德加问。

“因为跟医生的诊断一样。上个星期,医生只是没有办法治好。而你提出治疗法。”

“安全吗?”

“一切安全。而且简单,这个催眠术太好了,不会有问题。”

几个月过去了,林正式开业了。爱德加默默地配合,给病人诊断,自己不收分文。

爱德加告诉林说:“如果我们收钱,还是不干的好。”

他父亲经常来这儿尝试催眠术,这对爱德加是一种安慰,因为他知道有人可以看得到爱德加的催眠,可以证明林所说的确是真的。这并不是他不相信林,而是对自己有怀疑,尤其是自己在睡眠状态的时候。

林发现每次他都告诉爱德加病人在哪儿。有时,病人在外间,爱德加催眠的过程中,他们会离开办公室;有的病人前来这儿检查身体被告知,需要过几天回到这儿诊断,并会给出治疗方案。这段时间,病人们都由爱德加给予诊断,林把这种试验称之为“解读”,把爱德加的睡眠方式描写成“自我引导的具有灵力透视功能的催眠诊断。”

据林概括,病人们在接受治疗后,都有明显的好转,许多人彻底恢复。他本人的健康更是好上加好,这个事实是无可怀疑的。然而,爱德加本人还是感到不踏实。只要有一个死亡了的病人,就会使他感到自己就像个谋杀者。

他不想干了,却又不能不干。每个月总有一次,他的声音会有毛病。他需要林给予催眠建议,恢复嗓音。一段时期后,治疗声音的间隔拉长了。他不明白这究竟是由于他渐渐好转,还是因为自己愿意让别人利用他的能力。有时,他希望前者是主要原因,有时又希望后者是主要原因。

很少有人理解他的动机。他把这些想法告诉了格秋,她也开始担心起来。当时,许多人都认为催眠术是荒唐的,人体健康会因为经常性催眠而受到破坏。

格秋对爱德加说:“你的嗓音恢复了,我非常高兴。尽管我不觉得林是恶魔的化身,可是,我总也不能感觉这种催眠术对你的健康有好处,我相信你不要再干了。”

“但愿自己不再干了。”爱德加说。

凯瑞小姨则认为格秋的恐惧感和爱德加的怀疑不必要。

她特地跑到林的办公室目睹催眠试验,向病人询问病情的好转情况然后对爱德加说,这是上帝给予的治愈病人的异能:“我不管你们怎么认为,相信我的话,如果我哪一天病了,我一定会从爱德加那儿接受解读报告的,并且照着他的话去做。我相信医生们也不知道他们自己在说些什么,至少有一半不知道。”


30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这种坚信使爱德加更害怕了,他祈祷要么让这种事情彻底搞清楚,要么让这种奇怪的功能会消失。

本节出处: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4c7962c90102eduz.html


31


爱德加已经是一位成熟的摄影师了,嗓音恢复后,波尔斯先生派他到周围附近的城镇去拓展业务。每到一个地方,他就开一个点,待上几天,给学校的学生们、刚结婚的新郎新娘们、婴孩们照相。还给城市建筑和其它建筑制作明信片。


29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1902 年,五月的一个晚上他来到了拉非特(Lafayette)。旅馆的服务员递给了他一个留言。

“有人请您给绿波林市的接线员打个电话,那儿有你的长途电话。”

对方电话里的声音听上去很熟悉,原来是法兰克·巴赛特。他是霍普金斯的一位年青医生。

“如果你愿意,这儿给你提供一份工作。我的一个朋友波特,开一家书店。他的得力助手决定辞职,自己去开设生意。波特现在需要一个有经验的助手,我告诉他你是最合适的了。这个地方不错,工资也可观。”

爱德加在听电话的时候就决定了。他实在想离开霍普金斯了,离开林,不再干催眠。催眠诊断也许是正确的,然而,最使人担心的是林不是医生,如果有医生的证明和医生的监督、指点,他就不怕试验。一个靠通信自学来治病人就完全是另一回事。

爱德加说:“我愿意接受这份工作,明天我就回到霍普金斯,明天晚上就去绿波林。”

到了波特书店两天后,他马上就感到像回到自己的家一样。他对那些书是那么了解,还有画、镜框、信笺、笔记本、铅笔盒子,闻起来很清新。顾客们也是那么熟悉,他们都是书店的热爱者,他一下子就熟悉了书店业务。简单地就如穿上了一双自己喜欢的鞋子。

他发现绿波林是一个小巧玲珑的城市,市民约一万人,位于巴伦河边,正是缅非斯 L-N 铁路的交接处。繁华的来源是三个学校:商业大学、圣经学校、奥格登学院。奥格登学院是一个由绿波林的富裕市民资助办成的学院。目的是为瓦伦县的学生们提供免费的高等教育。绿波林市是瓦伦县的一个重要城市。

城市的商业活动都集中在喷泉广场周围,漂亮的草坪小岛和茂密的树木,位于红砖建筑群的商店的中央。州立街和学院街横跨东西面转接处。主街和住宅们于南北两端。波特的书店就位于州立街上。

第一天工作结束后,波特把爱德加带到州立街,穿过广场,就看到一幢奶黄色墙壁、有白色的百叶窗的房子,它位于广场的北端,而书店位于南端。

波特先生说:“这是河林女士的房子,不少专职青年都寄住在这儿。饭食很好,走路去书店也很近,我想你一定会喜欢这儿。”

他们两走进了宽大的接待室,右边是餐室。前边是楼梯,通向二楼。河林女士看上去矮小结实,她微笑着打了招呼后,把爱德加带到了楼上的房间。

“小伙子人住在楼上,女士们住在楼下。你知道,我是寡妇,有两个女儿。她们在这儿和我一起住。这儿的年青人都很好,我相信你会喜欢他们的。你介意同室伙伴吗?我有一个房间,两个人可以住。现在有一个小伙子住在那里。不知道他现在是否在。他是医生,专门看眼睛、耳朵和鼻子、喉咙。这儿……”

她敲了敲门,门打开后,一个矮小而结实的男子站在那儿,微笑着。

“这位是胡·比兹莱医生,这位是波特先生的新职员,他叫爱德加·凯西。打算同大家住在一起,如果你们愿意的话。怎么样?”河林女士说。

爱德加同年轻人握了握手。

“你是从霍普金斯来的,是不是?我听说过,但还未见你。你是凯西家的。我没有见过凯西家的人,其他人见过吗?”

河林女士站在那儿点点头,微笑着。

“我要楼下告诉波特先生,你愿意住在这儿。”河林女士对爱德加说:“如果你们两位愿意住在一起,也行,如果不愿意,我给你另一个房间。”

比兹莱医生说:“我非常愿意你住在这儿,这样,我可以有个伴。”

爱德加说:“我也是这么想的,我本来就担心我一个人住会孤独些。”

他们来到楼下,一起就餐。在餐桌上,爱德加认识了寄宿的同学们。有两个人是兄弟:约翰·布莱克本,是实习医生,留着尖尖的胡子,以显示自己的年轻样子。詹姆斯·布莱克本是牙医。还有约·连达,他是基督教青年会的秘书。另一个是波布·荷兰,在百货商店里工作。他们的年龄都与爱德加接近,他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些人。大家都非常友好,互相帮助,生活得很愉快。他们所做的事都非常有意义,这也是爱德加以前所梦想的。

那天晚上,他写信给格秋:

“这是我们应该生活的地方。这儿都是年轻人,大家每天都忙碌工作。城市也漂亮,夜间安静,树木带来了凉快感。我的房间的窗户直接面对广场。路面是那么干净,房屋都是像刚刚洗过似的。你一定会喜欢这儿,我相信……”


31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爱德加参加了基督教堂的活动,以及基督徒协会。约·达特带他去参加基督教青年会(YMCA)的讲座和聚会,这些都由基督教青年会组织主办。爱德加在银行开了个账户,新的生活就这样开始了。

梦想的生活持续了两个星期,他的嗓音又出了毛病。星期六,书店关门后,他打长途电话给林,用嘶哑的嗓音在电话里告诉林自己的处境。林告诉他回霍普金斯。爱德加坐上夜间的火车,第二天早上到了林的办公室,进入了催眠状态。当他醒来时,嗓音又正常了。

林说:“你的这个问题随时会回来的。要不我隔一段时间抽一个星期天到绿波林去,这样一方面可以照顾好你的嗓音,另一方面可以问一些我的病人。”

爱德加愣住了。接着说:“可以。”

一开始,林每个月来两次。很快,变得每个星期都来。每个星期日下午,林的来访都要支开比兹莱,这样他们可以做催眠解读。爱德加不敢告诉任何医生这件事,包括绿波林的任何人。他非常担心。当他同比兹莱、布莱克及其他朋友们,或者跟格秋在一起的时候,他明白自己的需要。他只想过正常的日子,简单、平凡的基督教徒的生活。同相爱的的女子成家,住在喜欢的城市,同要好的朋友们在一起。

他不想当一个“不正常的人”,也不想与众不同,不想当工具或媒介,或者梦游者,“神秘的治疗人”。

然而,当林谈起越来越多的成功病人的案例时,他又动心了。难道说他具有这种威力,而他又是注定给人治病的吗?事情看上去简单得很:异象出现、给予的许诺头枕书本记住课文的内容的能力、失去嗓音、籍由神奇的威力中恢复嗓音。

如果他能够对这些都确信是神的指引就好了。如果医生们都相信,而不是这位只有函授的学历的学生以及一些治疗手段的林,那就放心多了。

八月的夏天,一个热而粘的日子,他接到了来自霍普金斯的电话,查尔斯·蒂璀(Charles Dietrich)先生,一位霍普金斯公立学校的前任校长在电话里说:“林告诉我你给他的病人看过病,我的小女儿病了很久,没有人能治好他的病人,你如果能坐星期日的火车来这儿,火车站上已经预定了你的火车票,看看是否有办法治好女儿的病。我的妻子也希望你过去来,我在车站接你。”

本节出处: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4c7962c90102edwx.html


32


爱德加答应一定去。蒂璀先生在霍普金斯是一位德高望重的人,他一定对自己作的决定很清楚。也许他已经没有任何信心,决定试试所有的办法。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所有的医生都无法治好他的孩子,试一试催眠诊断不会失去任何东西。

在火车站,爱德加好奇地取车票,这是第一次他收到报酬,难道催眠的威力有这种价值吗?

霍普金斯的火车站上,个子不高的,少言而显得保守的蒂璀先生用马车带上爱德加。在去他家的一路上,他谈起他的女儿,艾米已经病了三年。现在艾米已经五岁,两岁的时候,得了流行性感冒后,她的思维能力毫无发展。许多专家看了后都无法治好,也无法中止她的痉挛。她的思维几乎是一张白纸。

“现在,她住在家里,我们在家庭做一些治疗,然而,她的病情恶化——有时甚至是一天二十次痉挛。”蒂璀先生说。

大家进了屋子,蒂璀先生把爱德加带进房间见了艾米。孩子在游戏,正坐在沙发上,玩着积木。她看上去正常、健康,同年龄相称。一位护士坐在一边的在椅子上,看着她。

蒂璀先生问爱德加:“你需要检查一下她的身体吗?”

“不需要。”爱德加说。孩子要比想像中更健康。

在客厅里,蒂璀女士同林在说话。爱德加急着想处理好这件事情,在沙发上躺下来,进入睡眠。

当他醒来后,蒂璀女士正哭泣着。她说:“凯西先生,你给了一个正常的孩子所需要的第一个希望。你一定要住在这儿。看看林先生是否能调节好孩子的脊骨。”

爱德加盯着她说:“我说了些什么?”

“你告诉我们,艾米在走下马车的时候,滑了一下,在尾锥处碰了一下。这是在她得了流行性感冒几天之前发生的。流感病菌在进入她的脊椎,导致现在的病情。林先生需要帮助调整骨脊,艾米会好转。”蒂璀女士说。

爱德加看看林,只想着犯法入监狱的事:“函授整骨学员、催眠的合作者,因非法行医入狱。”

蒂璀先生说:“我会让你的上司讲,放你的假。”

爱德加看看蒂璀女士,只见她看着自己,等待着答案。

“我留下来。”他的声音轻得难以让人听见。

他到了家,吃了晚饭,与格秋待了一会儿。第二天早晨,又到了蒂璀夫妇家,给了一个催眠报告。醒来时,蒂璀女士微笑着说:“你要在这儿多住几天,背脊还未被调整好。”

找到机会跟林单独在一起,爱德加问他是否对整脊有把握。

“当然没问题,”他回答说:“第一次调整是很困难的,而且我非常轻柔,这样脊椎不会留下挫伤。”

林再次给艾米调整了背脊,下午,爱德加又给了一次催眠报告,这次发现背脊调整得好多了,只是还未完全好。林又试了一次,第二早上,“检验解读”——正如林自己所称的——后,表明骨脊被调整好了。

爱德加那天下午回到了绿波林。林将在接下来的三个星期里,每天调整脊骨。林在火车站送爱德加说:“下个星期我再去你那儿。”

当林下星期日到来的时候,带来了好消息:蒂璀的孩子开始有反映了。她开始叫她生病前最喜欢的洋娃娃的名字。第二天,又叫出了母亲和父亲的名字。

林说:“艾米在逐渐恢复以前所失去的思维,蒂璀女士说,艾米的思维正在发展,这正是在她变成思维空白以前存在过的。”

在第三个星期末,林从爱德加那儿得到报告说,艾米的发展很正常。而且会继续正常发展,已经不需治疗了。

三个月以后,蒂璀女士告诉林,艾米在一切反映上都是正常的,并且很快赶上了教育程度,这是她以前落在同龄的孩子们后面的。现在旧病没有复发过。

爱德加非常高兴,也松了口气。然而,他告诉林不要让人知道这件事,继续在绿波林悄悄见面。他的目标很简单:同格秋结婚,在绿波林过正常的生活。

他知道实现这个目标的条件是钱。他已经存了一部分工资收入。然而,他想像着更多的积蓄,这样可以为他的新娘买一座房子,和一套家具。到了冬天,他已经准备了计划中的积蓄。

爱德加被指定为基督都青年会的娱乐负责人之一,另一个人是公立学校的绘画老师,名叫布特南。他们一起为会员安排聚会和舞会。布特面建议在一个聚会上设计一种扑克牌游戏。爱德加每天晚上在餐桌上,仔细倾听有关芝加哥的麦子市场的讨论,然后,想出一种交易或贸易的游戏,叫 Pit,或者成为贸易局(现在美国还有出售——译者注)。牌的数目代表谷物的数量,目的是定价麦子市场。

在娱乐界里,这个游戏非常流行,YMCA 会员有特别标记的扑克牌。之后,爱德加寄给一间游戏公司一副样品,他收到了一封感谢信。信中感谢他发明了这个扑克牌。很快,“Pit”扑克牌遍及全国。爱德加收到一打牌,以及一些赞扬词。

他抗议了,见了律师。然而,制牌公司说他拥有版权,并且告诉他,如果爱德加要印刷或出售这种扑克,他会受到法律制裁。

林告诉他说:“你如果先做一个催眠解读,这样你就会准备好扑克牌的版权,然而再寄样牌给印刷公司。”

爱德加说:“律师也对我这么说,如果我事先问他一下。”

林说:“听着,我告诉你完成的了不起的事。”

那天是星期天下午,爱德加从催眠中醒来。林指着笔记本,上面记录了爱德加在催眠报告中给病人指出的建议。

“其中一个病人住在纽约,名叫安德鲁,从他的名片上看,他是铁道机械部门的总指挥。他从凯·肯布兹医生那儿听说了你的事。你看,我一直把这些催眠解读报告给这个医生。”

林停了一下,等着爱德加吃惊的反映。

爱德加问:“我想知道那个安德鲁先生说了些什么?”

“你给了一个很好的诊断。尽管我还不知道你的诊断是否符合病情,你还提出一套治疗方法。我想说的是安德鲁先生愿意付你钱。他认为你的服务应该有一个价格,这是自然的事,也是你应该得的。你可以攒到比制作扑克牌更多的钱。”林说。

爱德加点了点头。

爱德加说:“扑克牌的事已经不行了。我必须从其他方面解决问题。”

“你打算怎么办?”

爱德加盯着窗外看。这是春天的季节,喷泉广场上,鸟在树上叽叽喳喳地叫。树叶已经冒出来了,苏醒了的大地飘着一阵阵清香味。

“我决定同格秋结婚。”爱德加说。

林茫然地看着笔记本,问:“你听说过有一种叫“南欧凡参水”吗?”

“没有听说过。”

“你在催眠术中给安德鲁先生提出的,也许是种成药。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六月份。”两个沉默着。

路对面一只知更鸟正在麦克莱斯基的院子里筑鸟窝。

本节出处: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4c7962c90102edxb.html



下一章:http://williamho.blog.163.com/blog/static/74954914201610903815823/



2016年10月21日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收录 14306 份凯西催眠报告的 DVD-ROM,可向亚马逊购买:https://www.amazon.com/Official-Edgar-Cayce-Readings-DVD-Rom/dp/0876046154





凯西传记《生命之河》序言、目录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生命之河

目录

序言

第一章 1-7
第二章 8-12
第三章 13-17
第四章 18-19
第五章 20-24
第六章 25-28
第七章 29-32
第八章 33-35
第九章 36-38
第十章 39-41
第十一章 42-47
第十二章 48
第十三章 49-51
第十四章 52-54
第十五章 55-62
第十六章 63-67
第十七章 68-70
第十八章 71-75
第十九章 76-79

哲学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