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看出清淨心

 
 
 

日志

 
 

并不是唯一的选择(镜缘录 w.1701)   

2017-01-09 12:08:26|  分类: 红尘滚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并不是唯一的选择(镜缘录 w.1701)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广州,2017






刘希彦(1976- ):记得我小的时候,每到春天都会长一身的红疙瘩,很痒,一般来说几天就会消退。老人都说发出来就好了,其实除了皮肤病,像咳嗽咳喘也是排毒的方式。我发现现在长这种皮肤病的人越来越少了,我自己发这种红疙瘩的情况也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少,这不是好事。现在很多小孩子普遍也不长了,这跟现在普遍使用抗生素是有关系的。


北岛(1949- ):史康成(1949- )站在船头,挺胸昂首朗诵:“解开感情的绳缆/告别母爱的港口/要向人生索取/不向命运乞求/红旗就是船帆/太阳就是舵手/请把我的话儿/永远记在心头……”停顿片刻,“当蜘蛛网无情地查封了我的炉台/当灰烬的余烟叹息着贫困的悲哀/我依然固执地铺平失望的灰烬/用美丽的雪花写下:相信未来……”我为之一动,问作者是谁。郭路生(1948- ),史康成说。……和 ……的诗除琅琅上口,跟我们没什么关系,而郭路生的诗如轻拨琴弦,一下触动了某根神经


将志(1971- ):约 20 秒的食指(郭路生,1948- )在发呆的镜头,拍摄时我尽量轻轻的呼吸,从取景框中看他久久地一动不动,只是眼睛偶而眨一下,他这时不再是一个被访者,不再是一个诗人,而是一个人,一个呼吸者,不知在想些什么,或什么也没想,像我们所有人经常会的那样。这个镜头,有的人说太长了。这时代人们不再有耐心去注意别人的发呆了。这是可以理解的。


塔可(1984- ):构图、光线、结构,观察一切可知的,想象一切不可知,我脑子里像是开了锅,一波未落一波又起,不单腿脚疲劳,更是心累,目的想让照片看起来足够简单直接,好像一切都是顺其自然的。像作家最大限度地剔除字句中用来抒情或定义的这些太过私人化,太过时效性的形容词、副词。其实人们吃饭前随手拍一张,发个朋友圈是改变不了艺术摄影什么的。有的放矢的箭,还是只有那几位武士射得出来。


鞠白玉:我个人尊重那些少数的将修行视为秘密生活的人,对宗教的探索也是正常生活里的学习和知识储备,他们因为吸纳智慧而最终取得愉悦,并且旁人也能够自然地感受和分享到这份愉悦,修行使世俗生活变得自由开阔了,和对文学和艺术的热爱一样,它不是潮流,我们受其滋养,而非作态。


詹宏志(1956- ):旅行与探险叙述之所以迷人,正因为它所叙及的地理面貌与风土人情是如此的遥远、怪异、不像真实;或者应该说,它太不像聆听者自己熟悉的世界。异文化与我们自身世界的“对照性”,我们的人生也因而就隐藏了一种新选择。显然我们既有的人生并不是唯一的选择





>>> 镜缘录 2016 >>> 镜缘录 2015 >>> 镜缘录 2014-2011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