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看出清淨心

 
 
 

日志

 
 

美这东西  

2013-07-20 23:57:37|  分类: 颠倒梦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这东西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这幅泰戈尔的人像摄影,美得让我惊奇,拍得如米开朗基罗的雕塑。

伟大作品由被拍摄的对象成就。忘了是那位摄影家说过这样的话,但我相信,出这肖像的摄影家,如果他(暂不知其名)没有深刻的洞察力,怎能抓到思想非凡的泰戈尔的神韵?这是迄今为止我看到最传神的泰戈尔。

之前曾经努力地在网上找这幅肖像的JPG,但在百度翻过100个搜索结果的页面,不是像素很低,就是从印刷品上翻拍下来的(之前被用在我微信上)。今日读到泰戈尔说美,然后就在上网时,无意在一篇文章中看到了这个还算可以的电子文档。我真想问:美男子,您是在为我证明灵魂不朽吗?




泰戈尔说美


我们一直依靠心灵认识这个世界,这个“认识”有两个方面的含意。我们通过知识,认识客观物质;我们通过感情,认识自己,那时客观物质作为次要认识目标与那个“自己”结合在一起。

科学从事着认识客观物质的工作。文学进行着人对自己的观察工作,它的真实性存在于自己的感性认识,而不是存在于现实的客观物质之中。哪怕它是非凡的、非实际的,也不因此而有丝毫的虚假。

有必要直率地说出这么多日子以来被说颠倒的事。以前说,“美给以快感。”实际应该说,“心灵把赋予快感的东西成为‘美’。”文学通过某种东西,唤醒美感,这不是主要的,只有通过深刻的感受,“美”就能被证明。人们是否说它“美”,无关紧要,心灵在世上无数被鄙视的事物里承认了它。

有个问题曾经扰乱我的心:“为什么在文学里的充满痛苦的故事,提供着快感呢?我们为什么因此把它放入美的行列中去呢?”

心灵回答:当周围缺乏情味,我们的意识不存在感触时,那就存在着隐隐约约的痛苦,那时的心灵认识是模糊的。人们越认识“我就是我”这事实就越能获得快感。当面前或四周,存在着我不漠然置之的某种东西,而对那种东西的认识,呼唤着我的知觉时,我在认识它的过程里,深刻地了解了自己,而缺乏这种了解,会感到哀戚。事实上,心灵越向无神性方向靠近,它就会越感到痛苦。

对痛苦的强烈认识也含有快感,因为它以极其深刻的形式提供自我存在的信息。只有无益的怀疑在其中起着阻碍作用。倘若不存在这种怀疑,我就可称痛苦为“美”。痛苦使我们清醒,不使自己朦胧起来,深沉的痛苦是“最高的神”,那最高的神存在于悲剧之中,那就是最好的享受。人把在现实世界中的恐惧、痛苦、忧伤看作是与完善本性不相容的东西;但与此同时,为丰富和加强自己心灵感触,人不获得痛苦,就会丧失自己本性。人在文学和艺术里满足了自己本性的渴望。我们称这为“游戏”,在想象里,有着自己的纯洁的认识。人如果没有这个“游戏”,那要痛苦的心碎。

这道理早在我心里记住诗人济慈那些话的日子时就明白了,济慈说:“Truth is beauty, beauty truth.(真实就是美,美就是真实。)”也就是说,我们心灵认识的那个真实就是美的,就在那里我们认识了自己。

美的表现不是文学或艺术的主要目的,我国修辞经典说过有关这方面绝妙的话:“诗歌是带情味的句子。”

人们往往由于损害健康的极端狂喜而忘记最简单的事理,那时他求胜心切地以有害于身体的食物来改口味。有害身体的食物具有巨大吸引力,只有当吃坏了肚子才明白“要很好地安排膳食”。但是,总有一日,心灵会康复,人的永恒本性会复归,那时简朴的享受的良辰吉日又会到来。那时文学抛弃短暂的现代主义时髦东西,以真挚感情与永恒的文学相遇。


节录自《文学的道路》(1936)倪培耕 译。收于《泰戈尔随笔》刘湛秋 主编,安徽文艺出版社1995年5月第1版
  评论这张
 
阅读(2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