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看出清淨心

 
 
 

日志

 
 

【转帖】阮义忠专栏:唱劝世歌的盲妇  

2013-05-14 08:07:21|  分类: 为学日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帖】阮义忠专栏:唱劝世歌的盲妇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台南南鲲鯓,1976年。阮义忠/摄




正方形的乡愁?阮义忠专栏:唱劝世歌的盲妇

     在《正方形的乡愁》摄影集中,我将一组作品取名为“乡亲”,并写下:会用相机镜头去看一个人,已是用情了;会拍下一张照片,已是有亲了。对摄影家而言,被他拍下来的陌生人,在某个意义下,都成了乡亲。

     这位在树下捧着月琴自弹自唱的盲妇,天生有副好嗓子,人们管她叫乞食婆,可在我看来,她比有些红透半边天的艺人还强,只可惜生不逢时,若是晚个五、六十年,说不定会变成如今流行的选秀节目巨星。

     那年头,乡下人口中有群乞丐帮,每当什么地方有庙会,他们就成群结队地出现。人们总是远远地躲着那些脏兮兮、缠着人不放的小孩,或是瘫坐在路边、不知是真是假的残疾人。庙方则是一见他们便立刻驱赶。

     这位盲歌手却显得十分有尊严。我在不同的庙会见过她好几次,每回都会忍不住驻足聆听,把身上零钱全掏出来,轻轻放入翻转在地面上的斗笠里;里面的赏钱总是只有一点点。

     “我来念歌啰——呼恁听噫——不免却钱啊免着惊呀——劝恁做人着端正——虎死留皮啊人留名唉——讲甲当今啰的世间哩——鸟为食亡啊人为财死啊——想真做人搁着嗨嗨——死从何去生何来咿——”这首《劝世歌》台湾人耳熟能详,她却能唱得让人抚心自问,是否依然记得老祖宗的教训。

     每次看到这张照片,我就会想起她那尾音细腻,余韵缭绕的独特嗓音,仿佛是在借着歌声,与她不曾见过的世界沟通。


引文来源:http://epaper.oeeee.com/C/html/2013-05/14/content_1856392.htm


 

在他乡·阮义忠专栏

日本系列(上)

 日本系列(下)

巴黎系列(上)

巴黎系列(下)

土鲁斯系列(上)

土鲁斯系列(下)

佩皮尼昂系列(上)

佩皮尼昂系列(下)

阿尔勒系列(上)

阿尔勒系列(下)

巴塞罗那(上)

巴塞罗那(下)

安达鲁西亚(上)

安达鲁西亚(下)

 

正方形的乡愁·阮义忠专栏

失落的优雅·阮义忠专栏

为“失落的优雅”补白(开栏语)

老天出了一道谜题

天地健行者

农妇的优雅

望乡的背影

山里的小姊弟

等戏开锣的孩子

八家将的莫名优雅

沙河上的钟馗

汪洋前的独脚男子

万般带不去,唯有业随身

看海的小女生

从梦中脱身

那夜的裸泳

当心飞机

旧布鞋与老竹凳

扛斗笠的人

与神共眠

听那远方的火车辗轨声

迪化街两兄妹的外套

家园的前身

爱河上的栈道

水门外的午睡

农具间的摇篮

大冠鹫的宿命

中山北路的沧桑

田中央的布袋戏工坊

岁月之矢

佛相、人相、庄严相

老田寮的茶、人、狗

体会到了什么叫哀伤

碧侯村的影子

向往天际

几乎被遗忘的山城

书香门第的芬芳

做功课的童年

五位小小摄影师

躺在大地怀里

荒芜之境的美丽心地

随风飘荡的台湾小调

等候家人下工

文学家的郊游

在回忆中重游旧地

必然和偶然

奔跑的孩子,隐藏的摄影人

孤独旅者与飘泊人

等到因缘成熟时

穿过时光隧道

爰得其所

有喜、有忧、有淡定

人生百态、世间万象

望海的背影

码头缆桩与军中岁月

时间长河与海防岗哨

农夫与牵轮仔

永恒的天籁

召集令和同学会

本貌和初心

天上掉下来的财富

摩托车上的一家人

盐田孩子

思乡人

在路的尽头望海问苍天

完美的那一刻

两个巴掌的怀抱

不是每个怀抱都柔软

怀抱里有怀抱

庐山温泉的父女

淡水河堤的祖孙

驿站

火车与乡愁

不一样的《望春风》

归园外的逍遥人

 连结天地之气的身影

下工的农妇

故乡的牵罟人

那个时代那些人

回家与离乡的路上(结栏语)

 

台北谣言·阮义忠专栏

只是一则谣言罢了(开栏语)

无声的爱与恨

用力擦亮台北

铜像仍在,人可少多了

找寻另一半

万国旗下的物欲之火

照见存在或消失

看不见的大包袱

八又二分之一和一又二分之一

电影总有散场的时候

不确定与不具象

囚禁不住的梦

脸孔与面具

仁爱路上的时空交错

丈量天地与身心

几分是真,几分是假

成人世界的迷障

城市迷宫的出口

在城市寻找安身之地

新公园的恐龙

五二○农民运动

万物被光洗净

那朵云

大台北左岸

何种动物、何类人物

历史的残影

张三的歌

一辈子去一回

被光线牵动的傀儡

温习恋爱

歌厅和红包场

与恐龙干杯

鸿源百货12楼的柏青哥

电影广告牌拼图

台北的蜕变

小天堂的早餐

来自何方?将往何处?

逝去的与存活的

拍卖乡愁

No.1

走样的童年

在现实中发掘愿景

埋怨与理解

命运的造化

成功人士

重生之人

台北速写簿

证券交易员

股民人生

钟摆生涯

皮相与名相

有关盖房子的记忆

窗里窗外 

假发店与修相机的老黄

流浪儿的美梦

浪漫年代的电影试片会

幸福不是拥有得多,而是计较得少

鱼在空中,人在地上 

时间、空间、人与人之间

背影与文身

上世纪的漂泊者

运动与参禅

一切只是空间的片断

被抹掉的岁月痕迹

比例错觉

破窗户与落汤鸡

生命的强度

靠左或靠右

欲念一触即发

卖药郎中的场子

令人动容的背影

都会上班女性

时钟停摆,时光照样流逝

别人的悲剧

化缘和尚与大象

美丽的错误

水淹台北

空城记

幼儿园的毕业大合照

一个时代的结束与开始

台北不再是谣言(结栏语)

人与土地·阮义忠专栏

老天给的礼物(开栏语)

美浓,回家的路上

都兰的蔗香

澳花的三代同洗

鹿港的午餐

永靖的好德之家

桃源的过客

车城的海角几号

比利良的最后人家

三湾放鸽子的兄弟

多纳的夜明珠

告别童年

头社的米真香

西螺的惜福老人

布农族的床头话

垦丁农场的孤单女工

风柜的蒙面女

水埯的鹦鹉鱼

蔺草的清香

农妇的雕像

被爱串起的一家子

二水乡的十字路口

北港的妈祖信徒

苏厝的陆上行舟

摄影与信仰

美浓的伯公坛

兰屿的白日梦

兰屿的头发舞

举手宣誓或去煞仪式

灵魂的肖像

  评论这张
 
阅读(215)|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